位置︰愛書屋 > 神秘芯片 > 第二十二章 高杰的陰謀

第二十二章 高杰的陰謀

    高杰跟龍東的這番對話,其實是一場蓄謀已久的陰謀,話要從那天高杰和王不燃在酒吧里偶遇的前三天說起。

    自從森力和高杰在王不燃的手下全面潰敗後,以前老死不相往來的兩個校霸協會,居然變得充滿了友誼氛圍,他們兩個就像難兄難弟一樣,經常會約定在這酒吧消遣娛樂。

    這一天,他們兩位都因為協會日常經費開支上出了一些問題而感到煩惱,原因就是之前在和王不燃較量的時候,他們不僅顏面盡失,更嚴重的是折了很多能打的小弟,這樣一來,一是他們必須要為這些“兄弟”墊付醫藥費,二是協會人手嚴重短缺,導致保護費收取途徑大幅減少。

    因此他們倆最近的生活是粗茶淡飯,就是連偶爾來酒吧消遣一次,都才敢點最便宜的酒水。

    越發想到這里,他們心里那種怒火就又熊熊燃起,森力和高杰到了他們經常光顧的酒吧,恰巧也就是王不燃兼職的酒吧,一打最便宜的啤酒下肚後,高杰越發覺得這個劣質酒喝得他心里直泛憋屈,正準備忍痛去前台再點幾**啤酒補充的時候,卻是被他看見了剛剛下課準備換班的王不燃,站在了收銀台。

    他還以為是自己喝劣質酒喝出幻覺了,使勁揉了揉眼楮,直到眼楮被揉得發紅了起來,才敢肯定那位服務生打扮的收銀員就是王不燃,心里先是一陣懼怕,微曲著身子,非常隱蔽地回到了他們的包房。

    森力看到他這幅猥瑣相,有些疑惑地問道︰“咋啦,債主上門啦,看你這虛得跟什麼似的……”

    高杰並沒有理會森力,因為他瑕疵必報的本性,在酒精的作用下終于還是忍不住了,他現在的心里已經迅速萌生了一個主意,一個如何復仇的主意。

    然後有些欣喜地對森力說道︰“呵呵,沒錯,確實跟債務有關系,但是這欠下的可不止金錢那麼簡單,而且對方也不是債主,老子才是債主,今天我們就好好盤算一下怎麼收回這筆債。”

    “你是債主,來跟我盤算個啥,難不成要回來的錢見者有份?我才不信,你高杰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大度了。”森力說道。

    “哼,我都還沒說完,你著急個啥,你猜我剛才遇到誰了。”

    “切,還賣上關子了,愛說不說,我才沒心情跟你這猜謎。”本來心情就不好的森力,確實沒那個心情再去猜測了,反正他現在最關心的是怎麼樣才能緩解近期的開支。

    高杰對著森力翻了一個白眼,然後說道︰“怎麼啦,你忘記了為什麼我們會到今天這個地步,喝最便宜的酒,抽最劣質的煙,難道這些債我們不應該找人還回來?”

    森力想了想後表情有些驚訝,但是說話的語氣卻主動壓低了三分,然後說道︰“他……他……難道他在外面?”

    高杰沒有回答,依然保持欣喜的表情點了點頭。

    “我最近沒得罪他啊,難……難不成是你惹到他了?那還不快走!”森力有些慌張地說道。

    “哎喲,森力啊,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用來形容你現在的這幅模樣真是太貼切了,謊什麼謊,是我先看到他的,我都不急,你有什麼好急的。”說完後,高杰就把包間的門微微推開,朝著收銀台位置指了指,示意森力朝那邊看過去。

    森力看到了那位服務生打扮的青年後,瞪大了眼珠子自顧自地說道︰“真的是他!他怎麼會是那個打扮。”

    高杰點了點頭後,把門嚴絲合縫地關上,把目光移到森力的臉上,然後說道︰“你沒看錯,就是那個小兔崽子,老子咽不下這口氣,我們兩人混社會這麼久,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什麼時候又受過這樣一口氣,這筆帳,我一定要找那臭小子算一下。”

    森力沒有立馬回答,而是等指尖的煙燃了過半後,才回答道︰“哼,怎麼報?你以為我沒想過嗎?我們現在根本打不過那小子。”

    高杰一看森力好像對他的復仇計劃動心了,就緊接著說道︰“森力,我覺得坐收漁翁之利,是比親自釣魚來得舒服,也就是說,這個仇不一定是由我們來報。”

    “這個想法你我不早就用過了,你也看到了,二十多個人都不夠他打……”

    “不,不,這次我們只要來一計借刀殺人,就可以徹底把他玩死,只不過這把刀並不是一個人。”高杰打斷了森力。

    森力沉思了一番後,還是沒能想到高杰口中的那把刀到底是個啥,然後才問道︰“那是什麼?怎麼借?”

    “我听說……最近地下鐵大會要舉辦了……”高杰說道。

    “地,地下鐵大會……你瘋了吧,雖然說那個大會給的獎酬極高,但是听說那可是個九死一生的比賽,再說了,那些東西跟我們有什麼關系。”森力情緒有些激動。

    “淡定,淡定,就是因為大賽報酬極高的同時危險性也不低,所以我才想到了這招。”高杰把唯一一杯調好的雞尾酒推到了森力的面前,又接著說︰“你想想看,王不燃那個臭小子平時學習成績不錯,好好的學校不待,為什麼會來這個酒吧當服務生。”

    “唔……社會實踐?”森力想了想後說道。

    “社你個頭啊,他學的是理科專業,還是漢城大學的學生,怎麼可能會來酒吧找實習,明顯的啊,他現在鐵定十分缺錢,而且剛才我還找了服務生問了一下,果然,王不燃最近的生活拮據得很。”

    “難道你想讓他去參加地下鐵?不……不行,那可是會死人的啊,再說了,他哪里有那麼好騙的,而且我听說那個大賽並不是所有人都有資格的,是需要推薦名額和報名費的,萬一到時候有什麼差錯,免不了追究你的責任,這些你不是應該比我更清楚嗎?別忘了當年龍東是怎麼逃出來的。”森力的口氣里有些勸阻的意味。

    “龍東的命都是我給他撿回來的,到現在我還不是一樣好好的,你說的這些我考慮過,雖然說這個地下鐵是會跟推薦人有些關系牽扯,但我覺得這些代價跟復仇計劃比起來,簡直就不算什麼。”

    “果然,我就知道會跟推薦人有牽扯,既然這樣的話,我更明確了我的想法……”森力說道。

    “哈哈哈,是吧,只要我們撒點小謊,一出困獸之斗的好戲還不近在眼前……”

    “不,我現在告訴你,高杰,我徹底退出,這些人的世界,根本就不是你我能參與的。”森力掐滅了指尖的香煙,準備起身走人。

    “什麼?這尼瑪就慫了?這口惡氣你就打算這樣咽下去?”高杰說道。

    “咽,我咽,跟出口氣比起來,活命更重要,高杰,看在我們多年對手的份上,別怪我沒提醒過你,最好別到這些人的世界里攪和……”說完後,森力就轉身離去。

    “我去,滾蛋!tmd,沒想到你森力是這樣一個軟蛋,老子真是看錯人了,還多年對手,你不配做我對手!”高杰嚷嚷道。

    “失了智……”三個字的回應,是森力留在酒吧里的最後一句話。

    高杰一看他的這個首選合作伙伴沒了戲,只好找備用合作伙伴——龍東,畢竟龍東可是參加過地下鐵大賽還活著逃出來的人,再說當時高杰是救過他的,雖然這一舉動關乎姓名,可他礙于人情虧欠,也不會拒絕。

    高杰和龍東又在酒吧的包間里聊了半天,無非就是討論了如何讓王不燃上套,以及地下鐵的一些比賽流程,至于龍東當年具體經歷過的那些事情,他卻只字未提,大概還是心中不願提及的陰影吧。

    這些話語可全被收銀台的王不燃听在耳里,早在高杰和森力進酒吧的時候,他就察覺到了他們的到來,但是卻裝得好像沒事人一樣,只是默默地開啟星念系統,監視著他們的一舉一動。

    其實在森力走後,王不燃就已經明白到底是誰還一直惦記著自己,差點沒忍住就過去教訓高杰了,可是他跟龍東的一番交談卻是深深地吸引住了他。

    他的目標可不光是在乎那些現金,更應該是他們聊天中無意提到的“稀有物品藏寶庫”這個詞,讓他覺得這趟險值得冒,既然高杰如此加害于他,那他不如來個以牙還牙好了,反正推薦擔保的人是他,到時候再添點油、加點醋,出什麼差池,高杰應該不會有好日子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