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神秘芯片 > 第二十五章 初探陰謀

第二十五章 初探陰謀

    “那……那我們測試繼續,下一位是油菜苔,誰是油菜苔。”主持人迅速恢復了正常的工作狀態,這歸功于平日里保持著的職業素養。

    人群中走出了一位戴著黑色口罩的單馬尾女孩,她頭頂上還有一頂深色棒球帽,完全看不出長什麼樣子,不過從身材上看起來,倒是屬于那種訓練有素的運動女性,她的背上還背著一根長長的金屬棍。

    按理說,她這個“油菜苔”的名稱不比“土鴨蛋”好听多少,但是現場卻沒有人敢像之前那樣放肆嘲笑,經過王不燃的戰斗,他們已經明白,能有勇氣接受考核官測試的人中不乏強者,萬一因為嘲笑而得罪了強者,那下場總是不好的,再說了,實在憋不住嘲諷的天性,等別人真的不行後再笑也不遲,因此,現場的氣氛比剛才嚴肅了一些。

    “主人,她的生物戰斗力經過檢測為86。”莫斯菲特說道。

    “都86了嗎?竟然沒有那個什麼武力等級憑證……”王不燃有些小疑惑。

    “咦,竟然是位女生,風行叔,那就由我來考核她吧。”一直沒有對手的小蘭說道。

    “嗯,交給你了。”風行點了點頭。

    這名著裝低調的女性,朝著小蘭所負責的區域走了過去,把背上的武器找了一個安全的角落掛起,什麼話也不說,就站在原地,好像是在等待對方先出招。

    “唔……資料上只寫了愛音樂,愛電影,愛運動呢,這些資料填得確實很像一名吃瓜的普通小年輕,看來你還真是不願意透露身份呢,那就讓我來測試一下,閣下有沒有進入下一層的能力。”這位打扮地像神樂千鶴一樣的考核官說道。

    說完後,考核官就率先發難,朝著油菜苔飛奔過來,一個回環,就繞道了她的身後,一記初探深淺的掃堂腿掀起一些地上灰塵。

    亭亭而立的油菜苔,腰往後一彎,一個標準的手撐後空翻動作就完成了,也是借助後空翻中,手*換的間隙,不慌不忙地躲過了這一計掃堂腿。

    “哎喲,不錯嘛,那我要開始真正的進攻了。”小蘭發現對手的實力似乎不俗,打算正式發起有殺傷力的攻擊了。

    小蘭緊接著側躍而起,身體就像一個陀螺一樣,在空中極速地翻滾了兩圈,再將翻滾的慣性凝聚到腿部,加上自身下降的重力加成,帶起一陣力量不俗的側鞭腿,朝著油菜苔的肩部位置踢去。

    油菜苔的反應也十分靈敏,強勁的腰力,使得她的身體在極短時間內大幅度地側曲了一些,任由這一記鞭腿貼著自己的衣服滑落下去,好像對這個距離把控地很有自信。

    接下來由小蘭發起的多次進攻中,這位名叫油菜苔的女選手,都用恰好的距離把控以及嫻熟的動作躲了過去,而且很多次躲避中,她都有反擊的機會,只不過她並沒有選擇攻擊,這一切局勢的變化,就像是如她所控,輕松自如。

    多次交手後,小蘭也明白了對方真正的實力應該是高于自己的,便停了手,說道︰“經過交手,我初步估計油菜苔的武力等級應該是在t4中級以上,有資格進入下一層。”

    考核官小蘭的這番話被大家听在了耳中,他們現在正為自己當時沒有嘲笑別人而感到慶幸,他們這些連考核都不敢的選手,哪里還有膽得罪一個t4中級以上的選手,果然很多時候是人不可貌相的。

    在這位油菜苔通過以後,兩名考核官又對剩下的二十多名選手進行了一番篩選,他們這些沒有武力等級證明的選手,最終有資格進入“-2”層的不過就只剩下了九位。

    “可以了,我們的初選環節到此結束,加上符合標準的九名選手,現在有資格進行下一環節比賽的選手共有九十二位,我們會將大家送到‘-2層’,至于那些沒通過考核的選手,可以乘坐電梯自行離開了。”

    螳螂三公、土鴨蛋、油菜苔等九位選手,在接待人員的帶領下,乘坐電梯又往地下下沉了進去,這“-1”到“-2”的距離,感覺上差不多也就和“-1”到地面的距離一樣,中間隔了厚實的土層。

    這樣做的原因,可能是當時設計時候的顧慮,因為土層薄了的話,很可能會引起塌陷,但是趕不巧這厚實的隔離土層,也超過了王不燃的星念系統覆蓋範圍,他跟他身旁的這些選手一樣,對即將抵達的地方是一無所知的。

    電梯門打開以後,就這“-2”層得空間而言,是比“-1”層小上了一圈,而且在場地的最中間,有著一個比較顯眼的格斗競技台,準確地說,那是一個四方形擂台,在台的四角安裝有四個角柱,角柱之間牽引了一些圍繩,它的佔地面積快要接近有半個籃球場,其他的倒是沒什麼更多的差異。

    硬要找點茬的話,那就只好觀察更仔細些,你會發現這個擂台上沒有容易讓人受傷的稜角,圍繩也變得更密集了些,就連角柱的外層材質也會讓人感覺比較柔軟,好像有在刻意地去避免參賽選手受傷一樣的。

    王不燃自然也是理會到了這些點,有些摸不著頭腦︰“不應該啊,怎麼感覺這打架的尺度與傳聞中不相符啊……”

    正當王不燃感到疑惑至極的時候,莫斯菲特突然說道︰“主人,快打開星念系統……”

    王不燃早在“-1”層的時候就打開過星念系統,由于系統檢測範圍的局限性並不能給他提供什麼信息,所以為了節約能量,他早就已經把星念系統關閉了,後來下來到“-2”樓的時候,可能由于習慣問題,還是沒第一時間打開系統檢測周圍環境,直到莫斯菲特的一陣提醒,他才想起還有這回事。

    打開星念系統後,王不燃感到十分驚訝,因為他身邊這些看似和之前沒什麼差異的牆,竟然全部是極高清晰度的單向顯示屏,難怪他怎麼感覺下來以後,空間非常規整地縮水了一圈,原來兩層的空間並沒有什麼變化,只是這些顯示屏把他們隔離的原因。

    再往後看一些,這一景象卻是讓他更為震驚。

    這些單向顯示屏的後面,三五成群地圍坐著一些人,他們一身黑色革履的西裝,臉上戴著款式一模一樣的墨鏡,難以分辨出真正的面貌,而且所有人的左耳上都連接著耳麥,會讓人感覺這些人是訓練有素、紀律組織嚴格的保鏢。

    再說說這些保鏢的站位,都是圍著中間的一個沙發而立,站得十分筆挺,以此很輕易地就可以判斷出,沙發上坐著的那幾位,就是他們所要保護的對象。

    在王不燃的觀測範圍內,可以看到兩位坐在沙發上的老板。

    他們其中一人指尖夾著已經燃燒過半的雪茄,頭上戴著一頂舊版紳士禮帽,翹著二郎腿正悠閑地靠著沙發,透過單向顯示屏,監視著場內選手的一舉一動。

    另外一人,比之前那位稍顯年輕,同樣地坐在沙發上,卻是不同的坐姿,只見他雙手合十,身體往前微弓,就自然地把手肘抵在雙腿上,這姿勢表面他已經沒有了之前那位的悠閑,而是若有所思地考慮著一些事情。

    王不燃剛要移動腳步,把周圍探測個清楚的時候,他發現這兩位老板的中間,還站著一個身型健碩的男子,此人與之前的所有人都不同,一身純白的西服,胸前別著的玫瑰花徽章,是王不燃有些眼熟的。

    他對這位打扮與眾不同的人感到好奇,正要看看他張什麼模樣的時候,王不燃卻發現這人的目光,同樣也在他的身上不停地掃動,好像察覺到了他的異樣,嚇得他立馬把星念系統關掉,然後裝作什麼事情都沒發生,往前一擠,被人群淹沒。

    莫斯菲特好像知道王不燃在想什麼,于是說道︰“主人,剛才那位身穿白西服的人,戰斗力只有3……”

    “3?不,絕對不可能,剛才對眼上的瞬間,直覺告訴我,這人的實力應該在我之上。”王不燃不相信地說道。

    “唔……確實是有這種可能,還是有很多方法可以隱藏戰斗力的……”莫斯菲特同意道。

    為了不引起懷疑,王不燃暫時關閉了星念系統,萬一對方真有什麼手段可以檢測到他的動作,在這風頭上,那他的處境真的就比較危險了,現在最好的方法是不打草驚蛇,不過這一發現卻真的提醒了他,這一場比賽確實不簡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