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神秘芯片 > 第二十八章 改變主意

第二十八章 改變主意

    王不燃等一行被淘汰的選手,原本心里都是滿懷欣喜地跟著工作人員去領取屬于他們的獎金,但是萬萬沒想到的,在這“-2”層的一道道內門之後,他們竟然被帶到了一間比較空曠的密室里。

    王不燃雖然對這些人的種種行徑起了疑心,但若要強行解釋的話,畢竟他們是去領錢的,那麼存錢的地方,放置地隱秘些也是無可厚非的事情,即便這樣想過,王不燃還是把星念系統打開了,如果真有什麼危險的話,自己也好有一個提前的準備。

    果然,在穿過最後一道內門後,領頭的工作人員說道︰“請各位在這里稍作等候,等我們核算完畢該發放的賬目後,獎金自然會到大家的手里。”

    “哼……”王不燃低沉地冷哼了一句。

    本來這個密室的設計就不大,面積最多也就幾十平方米,四十多名武者處在這個空間里,甚至還有些擁擠,因此,王不燃在星念系統的開啟下,自然是將那些牆體後面發生的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

    這些牆體從表面上來看,確實就是普通的鋼筋混凝土,不過中間的夾層卻是做過加厚處理的鋼板,在牆體中,還錯綜復雜地布置著一些頭粗腳細的不規則管道,管道外連接著一個個刷滿灰色油漆的鋼**。

    王不燃立馬就明白了,為什麼要把他們這些落選的人帶到這里,而不是直接通過電子賬戶的方法轉賬,發放獎金不過是一個幌子罷了,最重要的還是把他們集中到這個密室中。

    只是讓他疑惑那些**子里的氣體到底是什麼,這些人是想直接利用毒氣的方式將他們從這個世界上抹除,還是說另有它圖,這都是他還沒想明白的事情。

    不過即使知道危險悄然而至的王不燃,也只能裝作一副與他人無二的模樣,雖然說這一層的戰斗力幾乎全部集中在了之前的大廳,但要是硬來的話,那些人的支援速度必定會在他們逃離之前趕到,那樣的話,就真的會走到最後的死路,所以王不燃現在只好將計就計,抱著走一步看一步的心態耐心等待。

    在眾人等待的過程中,那些管道有了異動,王不燃通過星念系統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那些被釋放的氣體分子,迅速地沿著這些形狀怪異的管道,竄入他們所在的密閉室,等到這些氣體分子進入王不燃的鼻孔,他立馬就讓莫斯菲特分析了它們的成分。

    “主人,這是80%的笑氣和氧氣混合物……”

    莫斯菲特說到這里後,王不燃微微一笑就接著說了下去︰“笑氣,學名一氧化二氮,是一種臨床醫學的麻醉劑,當80%的笑氣和氧氣混合時,可以使人進入深度麻醉狀態,不過卻是能溶于水……”

    “莫斯菲特,先將空間里的那些礦泉水打散成透明水霧,釋放在我的鼻腔附近,然後當這些笑氣飽和溶入水中後,再與空間中的新鮮礦泉水進行置換。”王不燃頓時覺得在學校里學習到的那些知識,對于現在的情況來說是多麼有用。

    “主人好想法,這樣一來,便可以借助一氧化二氮的水溶物理性質,從而大大降低吸入鼻腔里的笑氣濃度……”莫斯菲特對王不燃的吩咐十分贊同,因此在執行的時候,也就達到了一個非常理想的效果。

    其實王不燃還有另外一種更完美的處理笑氣方案,這讓他想起了他高中最喜歡的化學老師,這位老師講課風趣幽默,通常在規定課程的學習中,還會穿插很多有趣的相關知識。

    曾經的那節課,不僅僅告訴了學生們,笑氣是一種可溶于水的麻醉劑,還告訴了他們笑氣是不錯的助燃劑,在遇熱以後會分解成無害的氮氣和氧氣,不過這種方法顯然不適合當下,他總不能拿一把火往自己的鼻頭上燎。

    “主人,經過水霧過濾後,真正吸入鼻腔里的笑氣濃度僅有19%。”莫斯菲特說道。

    由于這些被釋放的氣體,屬性是無色且略帶甜味的,在場的所有人,除了王不燃外,都對此毫無察覺,反而是甜味的作用下,臉上的欣喜更是歡欣了一分,對于他們來說,這個密室里可真是充滿了“快活”的空氣,不過好景不長,在這高濃度的麻醉氣體作用下,眾人們在短暫的時間里,一個接一個地陸續倒下。

    當然倒下的眾人中也包括了王不燃,只不過與別人不同,他是保持清醒地倒下,並且嘴角上輕輕揚起了一道迷之微笑,這就是低濃度笑氣的功效,盡管他已經用盡全力地克制這個迷之弧度,但無奈還是輸了幾分。

    不過好在弧度的上揚並不明顯,再加上因為這些人所使用的麻醉劑是笑氣的緣故,倒是也能牽強解釋過去,因此也就沒引起他人的懷疑。

    密室里的情況,迅速被監控**捕捉成了圖像,一幀一幀地傳到了外面的顯示器上。

    等到密室里的最後一個人失去了意識,那些所謂的工作人員開始有了動作,他們將王不燃等人抬著饒了一段圈子後,就陸續地到一個地下隧道的站台上,稍等了片刻以後,即使緊閉著雙眼的王不燃,也能感受到地面開始微微震動了起來。

    這種情況對于經常生活在城市里的他並不陌生,這正是地鐵進站的前兆。

    王不燃心里想到︰“難道我們現在在地鐵站?讓我來猜猜進站的是幾號線,扯淡吧……怎麼可能會是地鐵……”

    他還沒設想完,果然,漆黑幽冥的隧道中,一輛子彈頭形狀的乳白色列車徐徐駛出,只不過上面的編號牌上寫著數字“4”。

    王不燃有些驚疑地想道︰“這不正是漢城1~9號線中唯獨沒有的4號線嗎?”

    由于生活費吃緊的緣故,這些公共交通基本就是王不燃出行的大多方式,不論是城市里有幾號線,就是連哪號線到哪個站,他幾乎都可以倒背如流了,還記得很多年前,他就對為什麼沒有4號線而感到過疑惑,只不過當時自己想到的解釋,應該是數字不吉利的問題,所以便沒考慮這麼多。

    沒想到並不是因為數字問題而沒有4號線,只是他不知道4號線的存在罷了。

    王不燃等人順利地被這些工作人員搬運上了地鐵,其實整體來說,只能稱呼眼前這條“長龍”的前兩節為地鐵,後面的部分與地鐵的模樣大相庭徑,充其量只能算作是貨運火車,後面的那些車體,上面什麼都沒有,只有一塊塊可以搭載貨物的平板。

    不過這輛火車上的一個圖案卻是引起了王不燃的注意,那是一個以黑為底色填充的圖案,好像是一朵俯視下的玫瑰,三瓣肥碩的花瓣以螺旋形狀,朝著中間圓形的花蕊有力量地扭去,雖然圖案是死的,但是經過這般設計後,好像有了一些活動起來的跡象。

    這個圖案王不燃之前好像見過幾次,但是他唯一能想起來的,就是那位戰斗力僅有3的白西服男子的胸前。

    “難道這一切都跟這朵黑玫瑰有聯系……”王不燃心中逐漸有了些眉目。

    等所有人都被搬運到車廂里後,這條地下“長龍”緩緩地運行了起來,再一次鑽入漆黑的隧道中,耳邊沒有涌動的空氣激流,表明這輛地下列車的速度,是不如平日里王不燃所乘坐的地鐵。

    車體在完全沒入黑暗中以後,本來就是以貨運為主要目的的車廂,也漸漸變得昏暗了起來,雖然周圍有其他人的看守,但是在昏暗中,王不燃若是找到一個好的時機進行傳送,相信那些人也難以在四十多號人中發現他的消失。

    這也正是王不燃心里打的主意,收到電子賬戶入賬一萬元整的消息後,他心里想定的事情,自始至終都沒變過,現在他唯一要做的事就是找個合適的時機,從“虎口”中傳送出去。

    不過差不多在半個小時後,王不燃還是在那節車廂里像死尸一般,一動不動,其實這段時間里,他是有無數次機會可以逃走的,卻都因被他臨時听到的一段對話而強行放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