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神秘芯片 > 第三十九章 智進藏寶庫

第三十九章 智進藏寶庫

    “快點跟上。”王不燃快步走在前面,催促道。 由于星念系統的局限性,其實王不燃也不知道藏寶庫的具體位置,但是s級能量源散發出的那種能量波動,是這些厚實的鋼筋混凝土所不能夠阻擋的,莫斯菲特很早就嗅到了s級能量體發出的那些“氣味”,所以便使得王不燃有了一個大致揣測的方向。 現在他們走到了路的盡頭,眼前擋住他們的是一堵水泥牆。 “怎麼停下了。”油菜苔問道。 “你沒看見前面是一堵牆嗎。” “那怎麼辦……你不是說你知道藏寶庫在哪嗎?難道你在騙我!”油菜苔懷疑起了王不燃。 “到現在還在懷疑我嗎?騙你有什麼好處,真是的,別著急,讓我想想。”王不燃也沒料到他們會走到死路,但是他把星念系統打開後,很清楚地可以看到,面前這堵牆後面竟然是一條密道,然後說道︰“有了!你那根黑色金屬棍有沒有這堵牆結實?” “切,這有可比性嗎?我這根pr-10式聚碳酸陶瓷加強金剛棍,可是莫奈公司最杰出的武器之一,它的制作材料中不僅融入了金剛石的硬度,更是經過陶瓷炭燒工藝讓其變得韌性十足,別說是這種水泥牆,就是連鋼板……” “那就好,想要寶藏就快把它給我。”王不燃顯然沒那閑工夫听她瞎吹。 “你要干嘛。” “哎呦喂,你給我不就知道了,你看看時間,指不定下一秒那個鬣狗就追上來了!不想去寶庫就算了,磨磨唧唧的。” 一听到寶庫二字,油菜苔的眼中又直泛金光,雖然心里很不想把這件為她量身定做的金剛棍讓別人使用,但身體卻是十分誠實,乖乖地就把它交到王不燃的手中。 王不燃掂了掂握在手中的金剛棍,找了一個最舒服的位置,雙手緊握著棍棒的一端,用盡全力朝著眼前的牆壁掄去,這普通的水泥牆壁是絕對不可能擋住t3初級的力量,因此,僅僅掀起了一陣灰塵後就倒了去。 待遮掩視線的灰塵散去一些後,油菜苔看到了牆體背後的景象,然後說道︰“什麼!怎麼會有一條暗道,哇啊啊啊,你怎麼知道這里有一條暗道的,你到底是什麼人,平白無故地帶我來這里,你有什麼不良的企圖,為什麼你會取名土鴨蛋,你隸屬于哪個組織……” 油菜苔為這次入侵黑玫集團藏寶庫的計劃,已經提前做了好幾個月的準備了,她自以為對這地下建築的結構已經了如指掌,卻沒想到突然出現了一位名叫“土鴨蛋”的呆頭小伙子,不但莫名地救了她一名,還帶她找到了她所不知道的地方,因此,難免會產生許多疑問,一直跟在王不燃後面,像個唐僧一樣,喋喋不休地問這問那。 王不燃也能理解她的心情,可是在不經意間,王不燃居然還听到她問自己“今天為什麼會穿黑色的褲子”,走在前面的王不燃實在受不了這無盡的念叨,才皺著眉頭說道︰“哇,大姐,能不能消停會,這條小道走完後,差不多就可以看到藏寶庫的位置了。” “真的嗎!” 油菜苔听到王不燃的話後,那些疑問瞬間就被近在眼前的藏寶庫給壓了下去,滿眼泛金光地走到王不燃前面,快步超了過去。 “小心!”王不燃一把拉住油菜苔的外套,雖然把她拉了回來,但是她的外套已經被扯掉。 黑色外套里面原來只穿了一件白色背心,由于跟王不燃貼得比較緊密,豐滿的酥胸雖然有蕾絲內衣的束縛,可也被擠出了一道溝壑般的誘人事業線,衣物遮不到的皮膚更是白皙透嫩,而且由于情況比較緊急,王不燃的左手無意間竟然搭在了油菜苔的臀部上,雖然有一陣酥軟的觸感,但是他現在可沒心思來研究這血脈噴張的姿勢。 油菜苔臉上立馬泛上了一絲紅暈,剛準備推開王不燃,然後給他一個響亮的耳光。 “嗒嗒嗒嗒!” 只听見一陣激烈的射擊聲,高速移動的子彈頭就緊貼著油菜苔後背飛過,帶起的*味兒,更是混雜在油菜苔的體香中,飄入了王不燃的鼻孔。 現在油菜苔總算明白了王不燃的突然“流氓”舉動,雖然還是讓她很難為情,但比起挨幾顆子彈,她還是寧願保持這個讓她臉上泛紅的姿勢。 此時,她的耳邊傳來一陣吼聲︰“等到他們換子彈的時候,你就沖出去,用你的棍子掩護一下我,沒問題吧!” 由于槍聲很大,所以他們的對話不得不用吼的。 “掩護個錘子啊!你啥也沒有,我這不是出去送死嗎!”油菜苔也吼道。 “不會的!你相信我!我還等著你告訴我逃生方案的!絕對不會讓你受一點兒傷!要不然就一直保持這個姿勢好了!反正我不虧!”王不燃吼著回答。 “混蛋!想佔我便宜!門都沒有!” 等了一會兒,王不燃已經用星念系統看到了那些人彈匣里的子彈所剩無幾了。 在用力推開她的同時,大吼道︰“快上!” 油菜苔t4中上級別實力也不是蓋的,借助王不燃給予的推力,手里握著那根專屬于她的黑色金剛棍,就朝著那些正在換子彈的武裝人員沖了上去。 眼看著前面的武裝人員已經完成了換彈,正準備朝她射擊的時候,她一個前空翻,想靠這些體術技巧來躲避直線飛行的子彈,可等到她的前空翻剛剛完成一半的時候,她看到王不燃手里正甩出一些鍋碗瓢盆,從她的身邊破風而過。 接下來,油菜苔把一個前空翻的後半動作標準地完成後,只見剛才那些正準備射擊的武裝人員已經全部倒地,在他們的身旁,還雜亂地擺著一些已經變形的刀叉、砧板、鍋鏟等餐具,頓時讓她都不知道該有什麼反應了。 王不燃從她身邊滿意地走過,同時還說道︰“可以哦,掩護地不錯。” “呃……謝……謝謝鼓勵。”油菜苔依然是恍惚的神態,這可是她第一次見人拿些餐具當暗器使的。 “還愣著干嘛,那道大門後面就是寶藏庫了!” 油菜苔听到王不燃的這句話後,撿起地上的外套披上,就迅速跟了上去。 “呃……可是這好像不是很好開的樣子。”油菜苔看著眼前巨大的鋼制大門說道。 與此同時,王不燃的手朝她伸了出去。 “干啥?” “棍子啊,你之前不是說你棍子連鋼板都可以擊穿嗎?” “是倒是可以擊穿鋼板,可我也沒說包括這幾十厘米厚的啊。” “哈哈,跟你開玩笑的,以黑玫集團的作風,這鋼板肯定是最難突破的地方,誰會傻到去懟這鋼板,別說你的棍子了,就是普通坦克子彈也很難轟開吧,但是別忘了,我們是怎麼找到那條小道的,鋼板可就這一塊。”王不燃笑著說道。 “對啊,差點忘記了,鋼板旁邊也是些水泥牆壁啊……” “bingo!”說完後,王不燃就如法炮制地用那根金剛棍將旁邊的牆壁敲了開,不過這次確實比起之前費上了不少勁,看來這些牆壁也不普通。 “哇!這就是黑玫集團的藏寶庫啊!”兩人異口同聲地說道,嘴巴張得很大,就像看到了什麼可口的美食一樣,口水都快流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