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神秘芯片 > 第四十三章 冰焰安妮

第四十三章 冰焰安妮

    “呼哧!呼哧!呼哧!我居然還活著!”油菜苔的聲音從揚起的灰塵中傳了出來,可過了一會兒,她還是沒听到王不燃的反應,就略顯著急地呼喊道︰“土鴨蛋!土鴨蛋!” “咳咳咳,看看你臉上的灰塵,到底是誰土啊,咳,還擔心起我來了,咳咳。”王不燃是因為數倒計時的時候吸入了很多灰塵,所以一時半會沒來及說話。 “誰擔心你了,你土,你們全家都土。”油菜苔看到他沒事後,發現自己白擔心了一場,就有了小情緒。 王不燃並沒有繼續跟她斗嘴,而是說道︰“剛才下來的時候,我好像感受到上面的氣息在慢慢遠去,估計他們已經在尋找下來的方法了,要是再跟他們發生正面沖突,勝算幾乎為零,趁現在趕緊走。” 油菜苔也意識到了事件的危險性,立馬甩掉小情緒,沖著王不燃點了點頭就準備離開電梯井。 “咯吱~” 因為電梯轎廂原有的門已經損壞,所以王不燃只好用蠻力將那道需要被動打開的廳門強行拉開。 電梯廳門外已經圍滿了看熱鬧的人,這些人全都被一件純白大外套包裹,臉上的口罩將他們的面部表情遮掩,只是露出的雙眼不懷好意地盯著他們二人。 “呃……”王不燃先是看了油菜苔一眼,然後才僵硬地對圍觀眾人打了聲招呼︰“你們好啊,突然來訪,如果打擾到大家工作的話,請多見諒。” 說完後,王不燃就跟在沉默不語的油菜苔後面,朝著人群走了過去,沒想到那些滿臉凶色的研究人員,竟然沒有為他們讓出一條通道,而是擋在前面問道︰“你們是誰!” “咚” 油菜苔並沒有理會他的質問,而是簡單粗暴地朝他腹部揮上了一拳,把那位看起來凶巴巴的白大褂一拳就打趴在了地上,疼痛感讓他蜷縮在地上翻來覆去,一陣哭爹喊娘,誰讓他不知道油菜苔最討厭別人凶她了。 看到這一幕後,那些文弱的科研人員,躲閃都來不及,更別說是攔住他們的去路,一條寬敞的道路就這樣從人群中間讓了出來。 王不燃繼續跟在油菜苔身後,對她剛才那般粗魯的行為有些汗顏,邊走邊微微點頭表示抱歉,然後說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大家繼續忙。” 與此同時,在監控室里時刻監視著王不燃他們的老許,十分生氣地怒吼道︰“這兩人到底想要干什麼!洗劫了我的寶庫不說,現在又到了最下層的研究所,到底有沒有人能管住他們!廢物!全是廢物!” 說完後,老許為了泄氣,把在場的所有工作人員都狠狠打了一遍,然後側眼看了看坐在角落里的一個小女孩,發現她依然只顧舔著手里的彩虹棒棒糖,對他這番作為無動于衷。 這讓他感到十分無奈,只好停止做戲,忍不住地向前去搭話︰“安妮大人,現在形勢都成這樣了,您能不能親自出手幫幫老許一把。” 他現在的語氣與之前的怒吼截然不同,就好像對方是自己寵愛有加的寶貝,又好像是需要尊敬十足的長者,他話語里的情緒中融入了溫柔與尊敬。 女孩兒听到他的請求後,才抬起頭來,一臉呆萌地回答道︰“好哇,十二顆彩虹棒棒糖。” “十……十二顆。”這一回答讓老許的心一陣流血,但是礙于目前的情況,他只能是采取拆東牆補西牆的舉措了,否則的話,要是王不燃他們破壞了他的地下研究所,那要付出的代價可不止這“十二顆棒棒糖”了,所以才滿臉無奈地說道︰“好吧,只要您能幫我把他們抓住,十二顆就十二顆!” 女孩兒臉上頓時就掛滿了欣喜的笑容,然後奶聲奶氣地說道︰“一言為定哦。” 看著女孩兒歡快地從監控室里蹦跳著出去的背影,老許肉疼地說︰“真是活祖宗啊,來不來就是獅子大張口。” 或許有人會疑問,不就十二顆棒棒糖嗎?幾塊錢能解決的事情,對于他這種身價過億的老板來說,有什麼痛癢嗎?其實他們所謂的棒棒糖,並不是每個超市都能買到的那種,這可是造價一顆一千萬的“魔術棒棒糖”,其原料是魔術法石,對小女孩這種魔術武者來說,簡直就是需求無盡的寶貝。 其實從廣義上來理解,老許雖然做著不合法的買賣,但也是為了公司集團的利益,所以說他可以勉強算上是一位企業家,而對于企業家來說,時刻為公司謀利才是他的工作理念,更何況這還是他白手起家,辛辛苦苦辦起來的公司,這“十二顆棒棒糖”不知要讓他們今年再工作多少日夜才能賺得回來,所以他對此感到十分肉疼。 小女孩蹦蹦跳跳地往地下通道走去,其間還遇到了溫文和康王進龍,不過她並沒有理會他們倆人,而是為了得到那十二顆棒棒糖,繼續自顧自地走著。 只留得他們倆一陣討論,先是康王進龍說道︰“我靠!老大,冰焰安妮都親自出馬了嗎,看來這次老許要掉不少毛了。” “少說點話,忘記我們委員會跟她姐姐還有過節呢,萬一得罪了她,可沒人替你賠棒棒糖。”溫文悄聲說道。 溫文剛剛說完後,只見安妮早就回過頭來,站在康王進龍的身旁,伸出細嫩的小手,抬起頭滿臉微笑地說道︰“嘻嘻,一顆棒棒糖才能走哦。” 棒棒糖這幾個字眼,對于她來說真是太敏感了,就像是餓肚子的小狗能嗅到十里外的骨頭一樣。 康王進龍意識到大事不妙,一旦他和安妮過招起來,他能想到最保守的結局也是他被安妮一招秒殺,于是稍稍往溫文的身後站去,滿臉尷尬地說道︰“這……老大,怎麼辦。” 溫文並沒有理會他,但依然是站在原地不動,一顆棒棒糖,對于他們這種領死工資的編制武者來說,根本就不可能隨手甩出來,所以他打算先跟對方理論一下,然後說道︰“小康並沒有說什麼對閣下不利的話,而且就目前形勢來看,我們都是為了抓住那兩只竄入這里的老鼠,沒必要現在就弄得不愉快吧。 其實在不久之前,安妮所隸屬的組織跟他們迪亞委員會有過一些不愉快的過節,而這過節所波及到的人員中,還有她最喜歡的姐姐,所以盡管那件事情與她無關,但是她心里卻是把迪亞委員會列入了記仇的小本本上,所以並不理睬溫文的提議,而是說道︰“兩根棒棒糖才能走哦。” 溫文對于她目中無人的態度有些生氣,雖然他沒有把握能擊敗對方,但要是把他逼急了,他可不是那種任人宰割的主兒,所以說道︰“張口閉口就要棒棒糖,真當我們迪亞委員會是atm不成,在下倒是很早就想討教你的溫度了。” 溫文剛剛說完,正準備獸化,他們所在通道里的揚聲器,傳來了一陣聲音︰“安妮大人,給您再加兩根棒棒糖,還請您盡快抓到那些可惡的盜賊。” “一言為定!”安妮先是為這多出來的酬勞感到十分驚喜,然後白了溫文一眼,甩過可愛的小馬尾,就轉身自顧自地朝著目標走去。 雙方互相挑釁的*味,早就沿著監控傳到了老許所在的中控室,要是他們在這緊要關頭還產生了內訌,這t3級別武者之間戰斗波及的損失,將是他老許無法承受的,所以即便再加兩枚棒棒糖對于他來說是雪上加霜的抉擇,他沒有其他方法可以立馬把這些人勸開了。 而且,他還想好了,那兩枚棒棒糖的損失,就從之前答應給康王進龍的獎勵里扣,誰讓他們連個王不燃和油菜苔都抓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