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神秘芯片 > 第四十五章 大亂的地下研究所

第四十五章 大亂的地下研究所

    因此,油菜苔也意識到了時間的重要性,也就不再糾結于王不燃可疑的話語了,迅速操縱著手下的各種顏色按鈕。 “喂!你們這些不知好歹的蠢貨!給我立馬停下來!這些可是我們嘔心瀝血多年努力的杰出作品,豈是你們這些乳臭未干的小屁孩能理解的!而且你們知道那些怪物多可怕嗎?”培育箱里的老頭又開始嚷嚷了。 “呵呵,這位大爺,看來你對‘自作孽不可活’還是有一定的理解嘛,你們還知道自己生產的是怪物嗎?那你們知道他們會給人類帶來多大的災難嗎?趁著這個機會好好體驗一下吧。”說完後,油菜苔已經按下了最後的按鈕,不僅所有怪物都甦醒了過來,就連那些禁錮怪物培育室的大門,油菜苔也貼心地幫它們打了開。 “吼!吼!” “嘰!嘰!” “啾!啾!” 各種異獸尖銳的叫聲不絕于耳,好像在慶祝著自己的重生,也好像在向敵人展示著挑釁的資本。 “小兔崽子!你們別走!快把我們放出來!”那位話最多的研究員拍著培育室的玻璃窗,大吼道。 “老師,還是先別出去吧,我覺得這里好像更安全一些的樣子……”一位年輕的戴眼鏡研究員勸說道。 “咚。”地一聲,一只奇形怪狀的大蛤蟆肚皮,就貼到了培育室的玻璃門上,嘴里漏出來的毒漿,都把成分是碳酸鈣的地板給慢慢侵蝕。 “哇!什麼東西,快!小李,去檢查一下艙門有沒有關緊,別讓他們進來啊!”老頭兒想要出去的想法已經徹底消失不見了,他現在倒是跟他“兒子們”變得十分生疏。 拜王不燃和油菜苔所“賜”,那些經過改造的怪物已經迅速地布滿了研究所的各個角落,這是一處比較昏暗的倉庫。 “咦,不是說釋放了大批怪物嗎?怎麼一點兒動靜也沒。”一支武裝小隊的隊長正疑惑,可突然間,他的余光好像在某個置物架的後面看到了什麼東西閃過,于是就說︰“小趙,小錢,你們倆先過去看看,我在後面掩護你們。” 這兩位稍顯年輕的警衛,也知道他們隊長怕死的作風,只好無奈地硬起頭皮慢慢地按照指示走了過去,他們為了確保能應付突發事件,手指都緊扣在ak-47自動步槍的扳機上,只要察覺到有什麼危險逼近,那些從槍膛里瞬間爆射而出的7.62mm子彈,必然會在第一時間將目標擊斃。 正在緊張之時,走在前面的兩名武裝人員,只听見身後傳來“ ”地一聲,就立馬轉過頭,看見身後的小隊長心髒位置,已經被什麼尖銳的生物橫穿了過去,只留下了一個空洞的血窟窿,他什麼聲音也沒來得及發出,當場就斃了命。 “我靠!射擊!快射擊!” 他們兩位平日里的訓練也並沒有偷懶,看到這一突發情況後,也管不得這金錢促使而成的合作關系,立馬就朝著小隊長的遺體一頓猛射,眨眼間,幾十顆子彈貫穿而過,小隊長的遺體已經被打成了一個人肉篩子。 但是這般猛烈的攻擊,並沒有把那個奇異的生物射殺,而是他們耳旁的一陣破風聲,那個錐子一般的飛行生物已經飛到了他們身後,準備以同樣手段奪取他們的心髒。 那種生命危機的急迫感,迅速逼近他們的心髒,如果沒有其他東西的干擾,下一秒,可能就又會有一條生命從這個星球上消失。 可恰好在這生命危機關頭,一只的粗壯獸爪,卻是把那正發起攻擊的錐形生物一把就從空中牢牢逮住,然後“吧唧”一聲,蠻橫的力量將其狠狠捏碎,紫色的黏性液體從堅硬外殼里爆裂出來,濺到小趙頭上,看起來十分惡心。 不過對比起撿回一條小命,這點粘液相較起來也暫時可以忽略,他回過頭來一看,他的救命恩人是同樣也是一頭丑陋的人形異獸,不過他對此並不害怕,而是立馬感謝道︰“多謝溫文大人救我一命!” 沒錯,溫文和康王進龍已經趕到了地下研究所,只不過由于這些凶獸的阻礙,他們並沒有繼續追趕王不燃等人,而是先在這里處理起了麻煩,反正他心里也有數,這些怪物是不可能擋住冰焰安妮的,然後隨意地提醒道︰“全神貫注,保持警惕!” 可他剛剛說完,大概是仗著自己t3中級的實力,想著這些怪物雖然是凶禽猛獸,但是對于他來說,簡直猶如螻蟻一般,一個手指都能壓死一大把,所以狀態有點松懈,同樣地,又有一只錐子生物朝著他的心髒襲來。 “嚓”地一聲,飛在空中的丑陋巨蟲,已經被一把鋒利的匕首從中間腹部位置一分為二,那些漿液好像認準了主人一般,又精準地濺到了小趙的臉上,他現在的這幅模樣可不止讓人捧腹大笑,而是估計連他家人都難以辨認了。 這位以短匕為武器的武者,就是一直在保護眾多金主的刁天成,他得意地把玩著手里的利器。 “小刁,你不是在保護那些老板的安全嗎?怎麼也下來了?”溫文並沒有感謝這位晚輩,而是先把心中的疑惑問了出來。 “嘿嘿,老大,是這樣的,因為老許也清楚地下研究所的形勢好像有些失去控制了,而且為本次比賽準備的藏寶庫也被盜取了,哪里還有繼續進行游戲的資本,所以就找了些原因把那些金主給打發走了,也因此,他們那些人走後,我也沒什麼其他事情了,所以就讓我下來支援。” “哦哦,是這樣啊,你來得倒也是時候,這些怪物雖然對我們造不成什麼傷害,但是仗著數量上的優勢,就我和小康兩人一時半會也難以解決,再拖上些時間,只怕那兩只老鼠就會不見了蹤影,所以控制住這里的形勢就交給你們了,我要繼續追上去,決不能讓他們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就這樣輕易地溜走。”溫文說道。 “沒問題,老大你盡管去,這里就交給我和後輩小康了。”刁天成可真是夠刁的,無時無刻都不想著佔小康的便宜,若是沒有把握這機會,他心里好像就吃了大虧一樣。 溫文交代清楚後,話也就不再多說,一門心思地朝著王不燃他們離去的道路追去。 唯獨留下康王進龍憤憤不平︰“臭不要臉的,誰特麼是你後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