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神秘芯片 > 第四十六章 十五根棒棒糖

第四十六章 十五根棒棒糖

    “踏踏踏……”王不燃他們跑動的腳步聲,已經在“橫躺”著的圓柱形排污管道里響起。 “你的方法很有效誒,到現在都沒人能追上我們的,我在此把計謀之王的稱號頒發給你,油菜苔女士,對此你有什麼獲獎感言需要發表嗎?”王不燃邊跑邊開著玩笑,眼看著他們就要安全地離開這里,他的心情變得很輕松。 可是油菜苔心里卻沒有因為可以離開而感到輕松,她知道,不遠的前方就到連接地下暗河的排水口了,到時候她的裝備真的只夠她一人使用,她不知道王不燃到底該怎麼樣,越想頭越是一陣疼。 “獲獎感言嗎?都什麼時候了,還在開這種玩笑,真是小孩子一樣……如果非要說的話,就是希望你也能平安離開,希望我還能再見到你……”油菜苔的聲音故意說得很小,她從來沒有對男生說這種矯情話的時候,再加上環境的限制,這些聲音與腳步聲混雜在一起,很難讓人听清楚。 “蝦米?你說蝦米?”王不燃不解風情地繼續搞怪。 不過這次,沒有凶巴巴的斥責,也沒有喜出望外的歡呼,油菜苔面無表情地保持了沉默。 她慢步走到下水道的一堵牆壁面前,眯著眼楮仔細地對比了一下這些磚塊的材質,然後自言自語地說道︰“沒錯,就是這個。” 然後用手里握著的棍子,輕輕地朝著那幾塊稍有差異的磚石,有規律地杵了幾下,然後牆上的磚塊立刻就被彈了出來,就像是里面被安置了彈簧機關一樣,油菜苔剛才一番舉動就是觸發機關的暗號。 “喔唷!這又是什麼鬼,你們這些有錢人玩的就是不一樣啊。”王不燃戲謔地說道。 油菜苔伸手從那中空的牆壁中抽出了一個盒子,將其打開後說道︰“這是幾個月前,我托人提前安放好的潛水裝備,你也看到,只有一套我剛好能穿的,所以實在對不起……” 最後那幾句話里,油菜苔的情緒里竟然還有了些沮喪,王不燃察覺到了她的心情,搖晃著腦袋說道︰“木有關系啦,你木有騙我,我就很感激的啦,至于我怎麼離開,自然有我的辦法的啦,你按你的計劃走就完事的啦。” “但願如此吧。”油菜苔說完後就開始脫去身上的外套。 “我靠,感謝我也沒必要這樣吧……”王不燃對她這旁若無人的舉動有些驚訝,沒想到臨別之前還有一波福利可以享受到。 外套,背心,褲子已經全部褪去,雖然是背對著王不燃,但是那後翹的臀部和背上柔嫩白皙的皮膚,在紫色馬尾的陪襯下就已經讓王不燃感到有些營養不良了,赤子之身的他,不敢再多看一眼,自覺地背過身去。 一杯茶的時間後,油菜苔已經換好了衣服,轉過身來剛要跟王不燃告別,只見他卻是背對著自己,心里不禁又對他欣賞了幾分,然後微笑著說︰“哎喲,沒想到你竟然是這種正人君子,真是意外呢。” “切,我可是新時代三好學生,國家的優良青年,未來社會的頂梁柱……你之前到底把我想得多麼不堪了,真是的。”王不燃對油菜苔的話語憤憤不平地說道。 “行了,別貧了,我知道你是什麼人,那我先走了……”油菜苔說道。 “ojbk,快走吧!”王不燃回復道。 “大哥哥,小姐姐,十五顆棒棒糖就可以走哦。” 只見他們的正前方出現了一位穿著藍色短裙的小女孩兒,身後背著一個藍色的小書包,再加上頭上扎好的蝴蝶結,小腳小手一動不動地站在他們的前面,一幅稚嫩可愛的面孔,最後的那句話里更是奶聲奶氣地,簡直讓人有一種少女心爆棚的感受。 “咦,怎麼這兒有個小女孩兒啊……”王不燃先是疑問,然後又緩步向前走了上去,正打算詢問一番的時候,卻听到身後的油菜苔驚訝地大吼︰“別!別過去!” 可惜油菜苔的阻止略顯遲到,事情好像已經無法挽回了,“嗡!”一道冰藍色的火焰從小女孩的手中憑空而現,朝著王不燃急速掠來,還好他一直沒有把星念系統關閉,第一時間察覺了這襲來的危險,才及時側身躲閃而過。 那道冰藍色火焰就撲了個空,打在了王不燃身後的牆壁上,只見結起了厚實的一層冰,冰里面還有一道幽藍色的火焰暗暗燃燒,那個被誤傷到的吃瓜“磚塊”,不一會兒就被融成了灰燼。 這才讓王不燃感到一陣後怕,他不敢相信如果被那道火焰踫到的是自己,下場會如何,只顧大吼道︰“wtf!我了個大草!這tm又是什麼怪物!” “快離她遠一點!那是冰焰安妮!t3高級魔術武者!”油菜苔大嚷道。 “t3高級!”王不燃十分詫異,因為他並不是一介莽夫,他早就考慮過,在這種地方怎麼可能會遇到正常的小女孩,他剛才敢徑直走過去的原因,是他老早就檢測過前面站著的那位小女孩兒的戰斗力連1都不到,才打消了他內心中的疑慮。 “是的,主人,那個小女孩剛才的一記攻擊,戰斗力竟然達到了190多。”莫斯菲特解析道,這大概也就是為什麼迪亞委員會在這嬌弱的小女孩面前,也要緊緊夾住尾巴的原因。 “我靠,莫菲斯特,你差點把爹坑死了,看來判斷一個人強弱,真不能只看戰斗力啊……隨便玩個火兒的戰斗力都快有我高了。”王不燃在洗劫藏寶庫以後,發現了很多可以使用的低級能量體,他並沒有把那些能量體全部選擇合成,而是先吸收了一些,就是為了防止可能遇上的戰斗。 不過一開始,他以為他的最終敵人只會是那個溫文,所以他所吸收的能量體也只把他的戰斗力提升到了200左右,而且也不是他不想多吸收一些,一是時間問題,因為芯片的吸收卡槽也就那麼一個,而低級能量體有好幾顆,每一顆都不能瞬間完成吸收的,二來是合成問題,他當然要留一些拿去合成,這樣子做才是最長遠的變強計劃,這個世界上的能量體可是有限的,這樣大把大把掠取能量體的機會更是不可多得,處理起來當然是不會像白菜一般隨意。 “擦……這可怎麼辦。”王不燃陷入了這場黑玫集團盜竊案,最大的一場危機中。 “嘖……這個許老賊,還真是肯下血本啊,連冰焰安妮都請來了。”比王不燃更為頭疼的油菜苔說道,她現在面對這種強者,對方稍微一不開心,呼出來的粗氣都能把她壓死。 听見油菜苔話里的“下血本”三字後,王不燃才想到那位冰焰安妮好像提到了什麼棒棒糖,然後就問︰“棒棒糖是什麼鬼啊。” 油菜苔苦笑道︰“呵,那是一種以魔術法石為原料制成的東西,對冰焰安妮這類需要靠消耗法力的魔術武者來說,就是一種法力的補給品……” “哦哦,是這樣啊,那給她好了,寫個欠條啥的,反正只要這趟出去了,我就發達了!不就幾根棒棒糖嗎,隨便送她。”王不燃倒是頗為大方。 “呵呵,一根棒棒糖一千萬,你確定要給嗎?”油菜苔繼續苦笑著說。 “臥槽!那特麼十五根豈不是一億五千萬!去你妹的!老子從出生下來就沒听過這麼多錢!”王不燃雖然是新時代三好學生,本應該說話注意素質,但是在這麼大數目的錢面前,他早就不知道素質二字怎麼寫了。 而且雖然他偷了很多寶貝,但是最值錢的那個“和氏母璧”早就被莫斯菲特消化得拿不出一點兒渣滓了,空間里剩下的那些零星寶物,雖然對他價值非凡,但是以金錢來估值的話,估計要到一千萬都夠嗆。 然後安妮又開口了︰“大哥哥,小姐姐,最後一次機會哦,十五顆棒棒糖才可以走。” 這就是安妮看著他們兩位的面孔比較順眼罷了,不僅給他們了考慮的時間,更是只在老許的基礎上多加了一根,要是換做康王進龍和溫文,逮到了這個機會,就算給她二十根棒棒糖,她估計都難給他們讓路,誰讓他們得罪了她最愛的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