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神秘芯片 > 第五十四章 奢侈治療

第五十四章 奢侈治療

    順著地下暗河的水流,差不多半個多小時後,武又靈終于順利地到達了計劃中的那片湖泊,只不過時間方面比預期晚了一些,那位之前選中她的武老板已經在這里等候多時了。

    焦急的武老板來回地走了幾百遍了,看到湖水中探出來的紫色馬尾尖兒,總算是舒了一口氣,才說道︰“大小姐,您可終于來了,怎麼比約定時間晚了半個多小時,是不是遇到了什麼意外?大家都很擔心您呢!”

    在大賽上扮演老板角色的武姓男子,現在卻是像一個私人保姆一般,婆婆媽媽地對武又靈噓寒問暖了起來,實在不像是身價過億的超級富翁,其實他的真實身份是武又靈的唯一私人管家,是武又靈的父親從孤兒院里領養來的,從小就陪著她一路成長,要不是礙于身份的限制,他們倒是可以算上是一對青梅竹馬了。

    他從到這個世界的第一天起,名字都未曾有一個,就被雙親遺棄在了風雪中,後來被一家窮苦的好心人發現,才從風雪中撿回一條性命,不過由于這家人無力再負擔一份口料,只好狠心將其送到一處公立的免費孤兒院中。

    這個農村里的公立孤兒院,也因為經濟拮據而給予不了他們理想的成長環境,能保證不餓死不凍死已經算是仁至義盡,所以在孤兒院里的生活也不比遺落風雪好到哪里去,里面的孩子如果沒有名字,都只會有一個冷冰冰的編號,第21個被送到這里來的他,“21”也就成了他的代號,他是院子里沒有名字的五個孤兒之一。

    後面在一次偶然機會下,武又靈的父親遠到深山中尋找一些東西,恰巧遇到當時未滿十歲的“21”,而且他還為武父帶過一段山路,然後武父越看他越覺得順眼,認為這小孩的機靈勁兒不應該浪費在深山,所以才把他從孤兒院中領走,順便還給他取了一個稍微霸氣點兒的名字“武峰”,為此事,當年可差點把年幼的“21”給高興壞了,他終于像那些身邊的孩子一樣,有了渴望已久的專屬姓名,而且寫起來是比兩筆就能寫完的“21”復雜了不止一倍。

    至于進到武家以後的生活,武父曾經在一段日子里是重點栽培過他的,直到後來武又靈的降生,才慢慢地把重心轉移了過來,不過武峰倒也想得十分通透,他並沒有一絲不爽,心底里的感恩念頭一直都在,因為他知道,如果當年不是因為武父的善舉,或許他現在還在深山中過著煎熬的日子。

    失去了關注後的他,雖然年齡還是很幼小,但卻變得更加自立,還把小自己七、八歲的武又靈當做親生妹妹一樣對待,陪著她一路成長,私人管家這一身份是他自願提出的,他從來沒有忘記過最真實的自己,所以才會有武峰細微關心武又靈的這一幕。

    對于武峰的疑問,武又靈卻沒有回答,並不是因為她擺什麼身份架子,而是臉上寫著的“悶悶不樂”四個大字早就表明了她的心情,游上岸以後,垂頭喪氣地找了一個隱蔽的地方,就把那套濕漉漉的潛水服換了下來,才乘上那輛在陽光下錚錚發亮的聖托里尼黑款式的油老虎——“路虎攬勝”,5.0t的排量大口大口地吞噬著汽油,驅動著四個專為越野設計的美國固特異牌大輪胎,穩健地就從坑坑窪窪的山地中向著公路馳騁而去。

    “大小姐,東西拿到了嗎?”坐在副駕駛位的一名女子問道,若是王不燃看到她的面容後,想必也會有一絲眼熟的感覺,這位就是輕松通過初試的香菜不香選手。

    武又靈魂不守舍地點了點頭後就再沒反應,香菜不香看她滿臉愁苦的樣子,也就沒好追問下去,這一次的盜竊行動確實讓她身心俱疲,反正東西也拿到了,是該留一些休息的時間了。

    車子花費了半個多小時就從坑窪泥沼地段跨越到標準高速路上,又馬不停蹄地行駛了一個多小時後,已經穿越到漢城的城區位置,莫斯菲特像提前設定好的鬧鈴一樣,把熟睡的王不燃叫醒。

    這一覺睡得不僅沒有緩解疲勞,更是讓身體多處感到不適,眼皮子里越發像是被灌滿了鉛,無論再怎麼使勁也很難睜開一毫,好在胸部肋骨斷裂的疼痛感襲來得及時,倒是幫助著他的大腦勉強開始工作了起來,透過星念系統,他先觀察了這車子里的情況,不論是駕駛位上的武峰還是副駕上的香菜不香,都是他腦海里有印象的人物。

    而且王不燃還在他們的對話中,隱約听到了早已拿錢走人的銀風,果然,如他之前猜測所想,這是一場蓄謀已久的盜竊,而主謀者,從汽車上的座位分配來看,除了若有所思的武又靈之外,不可能再有他人了。

    王不燃大概地理清楚事情脈絡後,也沒興趣再往下深究,反正屬于他的酬勞他已經靠自己的雙手緊緊握了下來,他現在的心思全在如何處置這些寶貝上,而且趁著此時的便車還在漢城城中,應該及時下車才對,要是再跟著行駛一段時間,別說口袋里的幾張小額紙幣夠不夠支付昂貴打車費用,就是連能不能踫上正在運營的的士也是一個問題。

    因此,王不燃輕輕地在武又靈耳旁說了一聲“我很好”後,就利用早已度過冷卻期的傳送功能下了這趟“順風車”,唯獨留下坐在後排的武又靈一陣懵逼,難不成是因為心里太過掛念而出現了幻听?

    王不燃被莫斯菲特傳送到了路邊的一堆花壇里,茂密的大葉黃楊枝葉把芯片掩蓋地難以發現,他倒是老早就好奇,這些被修剪得規規整整的路邊小灌木叢里會否真如書上所言——“一草一木,皆世界。”

    通過星念系統將這些草木一株株地覆蓋,不難發現,這里存在著的生命或許比道路上的行人還多,光叫得上名的就有︰七星瓢蟲、綠殼金龜子、洋辣子等數十種昆蟲,而且這還只是佔到其中的少數,不禁讓王不燃心中有了些感嘆,以前自己對這個世界的所聞所問還是太少。

    宅在芯片空間里的王不燃,在感嘆這花壇底部世界時,胸口突然又傳來陣陣劇烈的疼痛,這一趟折騰下來,肋骨少說也得斷上幾根了。

    為了避免那些不安分的肋骨在胸腔里亂動而造成胸內髒器損傷,他現在最為要緊的就是趕緊到醫院進行治療,可身無分文的口袋卻是讓他倍感尷尬,的確,王不燃現在除了緊急之下挑選的那幾件寶物以外,身上已經沒什麼值錢的東西可以讓他使用了。

    他正在倍感頭疼之時,莫斯菲特看穿了他的心思,說道︰“主人,經過系統分析,您現在的身體損傷狀況分別是,肋骨骨折四根,脛骨、尾骨、橈骨等十三處骨骼出現不同程度的損傷,且伴隨斜方肌、三角肌、股四頭肌等十五處肌肉出現不同程度的拉傷,按目前人類的醫術發展來計算,保守估計,需要臥床治療兩個月才能初步恢復。”

    王不燃听到這個結果後不禁有些詫異,他之前明明只感受到胸前的肋骨有陣痛,愕然說道︰“怎麼有這麼多處損傷……還要兩個月才能恢復,後天就要上課了,再讓我請那麼久的假,表哥非懷疑不可,莫斯菲特,除了醫院治療外,還有什麼其他方法嗎?”

    “嗯,主人,雖然您的身體出現多處損傷,而且也有很多傷筋動骨的地方,但所幸都不是什麼致命傷,所以除了醫院治療外,的確還有一種更為快捷的方法。”

    “什麼方法,快說。”王不燃著急地問道。

    “其實在本次芯片系統升級中,還附帶開啟了一種加速痊愈功能,只要不受到不可挽回的致命傷,這種功能不僅可以作用于宿主,同樣也可以作用于體重不超過宿主的生物,根據系統評估,主人這次所受到的機體損傷,只需要一顆d級能量體,就可以在十二小時之內完成全身醫療。”

    莫斯菲特把d級能量體描述得就像是菜市場隨手一抓的大白菜一樣廉價,因此,王不燃對莫斯菲特這種扎人心的用詞感到頗為憤慨,所以怒斥道︰“什麼叫只!”

    不過還好莫斯菲特不像武又靈一般會跟王不燃拌嘴,他面對這種情況時,采取的措施往往是不予理睬,很多時候,這種沉默比回應更會讓人感到不適。

    正在考慮的時間里,王不燃身上多處傳來了隱痛感,在莫斯菲特系統檢測過後,一開始沒啥感覺的地方竟然都開始努力地表現“自我”了起來,讓王不燃有限的雙手都不知道該捂著哪里呻-吟好了。

    這種持續的折磨實在是種煎熬,只見他的手已經自發地朝著口袋里的小金庫摸了進去,本來這是一個短暫而麻利的過程,卻被他耗費上了數分鐘才肯有了結果,不過也不難理解,這些拼命奪來的寶貝,也許在不久的將來就會全部成為莫斯菲特的肚中美餐,他當然是能多挽留一秒是一秒了。

    右手已經從口袋中不舍地移出,幾分鐘的糾結,終于以一顆陶瓷碎片的選中而塵埃落定,要不是有星念系統已經探測到其中蘊含著的能量波動,王不燃定不會以為一礫碎瓷竟然會有如此大的能量,不過他還是犯了“以貌取人”的不良習慣,要不然也不會挑選這最不起眼的d級能量體了。

    王不燃召喚出芯片,在莫斯菲特的說明下,把手中碎瓷朝著芯片最中央的卡槽放了過去,不管是以增強戰斗力為目的,還是醫療為目的,這些能量體的最終結果是同途殊歸。

    有了以往的經驗,他並沒有急于對這顆d級能量體帶來的效果發問,而是耐心地看著那粒碎瓷片被芯片最中間的卡槽吸收。

    坐等了差不多一頓飯的時間,d級能量體將其所該有的效果開始了表現。

    這種感覺不同于在提升戰斗力時,能量會如一股洪荒之流,在身體各個經脈的河道中熱血爆發,而更像在滿是病樹枯木的瘟疫森林里,及時地降下一場逢春的溫潤細雨,澆去萎蔫不振,換來欣欣向榮。

    不僅如此,那些被撕裂的肌*隙像一片片空隙泥地,時不時還會冒出一顆顆嫩綠細芽,假以時日,又會茁壯成參天大樹,相信那時候,王不燃的身體更是會強橫幾分。

    感受著d級能量體的醫療功效,像是在溫度適宜的草原上,任由早晨七、八時刻柔和的日光將他包裹,這是一種前所未有的安逸,王不燃已經從剛開始的坐姿轉化成了一幅安詳躺姿,雙手合十輕輕地放在胸前,嘴上掛著迷之微笑,雙眼強撐著的那條縫一合,他再一次進入了夢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