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神秘芯片 > 第五十五章 再到古玩城

第五十五章 再到古玩城

    等到王不燃從美夢中醒來時,時鐘上的時針都快走完一圈,現在是第二天的清晨七點。

    這一覺睡得舒坦,精神又重新變得跟一般小年輕一樣抖擻,扭扭脖頸,伸個愜意的大懶腰,莫斯菲特誠不欺他,d級能量體的醫療功效就是非凡,王不燃發現現在身體上已經沒有了一絲疼痛不說,就連之前頸椎和腰間盤隱疾都順便被祛除得干干淨淨,渾身打滿了雞血似的,活力十足。

    王不燃呆在密不透風的芯片空間里,雖然說沒有安全的憂慮,但是長時間離開了習慣生存的自然社會,也還是會像被關在籠子里的鳥兒一般,心情抑郁,所以等他醒來發現自己身體已經完全恢復以後,就立馬選擇傳送出了芯片空間。

    而且他還要抓緊時間,趁著這最後一天的請假日,趕緊把那些寶貝處理一下,畢竟逃課對于一名三好學生來說,可不是什麼好習慣。

    一想到即將要擺脫的窮困日子,王不燃心里就油然出一陣興奮,至于該如何處理這些東西,他最先想到的就是前不久剛剛被古老板“洗劫一空”的漢南古玩城,想必那些收藏古玩的商戶,現在都是一股腦地在想如何補充貨源,他再把兜里的寶貝送上門,貨物供不應求時,價格方面八成是不會虧待他的。

    “咕嚕嚕~”

    王不燃已經很久沒進食了,芯片里儲存著的那些零食,早就被炎爆狗尾草燒得不見了蹤影,再說了,剛剛經歷了一場激烈的戰斗,身上的傷雖已愈合,但是那件“露背t恤”還是頑強地掛在身上,灰頭土臉的打扮,已經跟以乞討為生的丐幫沒什麼差別了,要是就這樣去古玩城里談上萬的生意,實屬太沒排面了些。

    這臨近上課的最後一天,除了處置寶貝外沒其他什麼重要的事情了,所以時間方面相對來說是充裕的,而且還起了一個大早,如果不先好好地吃上一頓早餐果腹,豈不是太浪費起早這件事。

    所以今天的行程安排已經有了一個雛形,每一件該做的事情都被一一按序地列入了計劃中,王不燃摸了摸口袋,他終于有空來理清楚兜里的小額鈔票到底有多少。

    他一把就掏出了所有紙幣,十分有限的數量,幾乎不用過腦子,單純地用眼楮就能將它們相加清楚,那是72塊軟妹幣,這些零錢還是之前在酒吧打工時候客人給的服務小費,所幸之前一直用的是手機電子賬戶付款,不然為了地下鐵準備的那些雜七雜八東西,或許會讓他連這一點幸存的存款都拿不出來。

    72塊錢能干什麼?如果不過于追求品質的話,一碗加肉熱湯牛肉面、一件地攤上盜版“耐克”t恤衫和一條花里胡哨的沙灘五分褲,最後還剩下5塊錢,當然就要留給公交地鐵了。

    至于洗漱的話,衛生間里的味道雖然不讓人愉快,但使用的自來水跟許多家庭一樣,同是出自一個自來水水廠的,撇開心理因素,這些水的質量是夠得上用來清洗的。

    花了一個小時左右,王不燃喝完最後一口牛肉面搭配的大骨頭蔥湯,就從面館里滿意地離開,現在的他除了打扮有點騷氣外,倒是跟一般的城市年輕人沒什麼兩樣了,最後剩下的五塊錢零錢,也順利地把他運送到了最終目的地——“漢南古玩城”。

    今天的漢南古玩城與王不燃上一次見到的完全不同,商家們該存就存,該用就用,已經將古老板帶來的那筆意外橫財處置得差不多了,大家都不約而同地掀開積塵的卷簾門,摸著各自門道,從世界各個角落里淘來一些價值不菲的稀罕品,為下一口米飯的著落而高聲叫賣著店里的寶貝。

    因此,雖然只是在八九點時分,這里就充滿了商業氣息,王不燃看到後連連點頭,古玩城就是應該如此才對。

    王不燃從那塊灰色大理石牌坊中走過,雙腳已經邁入了市場中,雖然眼楮不安分地東張西望到處瞟著,腳步卻是像早有目的一樣走得不偏不斜。

    這是因為他懶得再去一家一家地到處亂逛,既然之前的那位胖老板為人還算不錯,先去他那兒打听打听或許能省不少時間,再者說,自己手上的東西多見一人,就會多有一人打它的主意,這種庸人自擾的行為能少干一件是一件。

    自從戰斗力不斷加強後,好像他的大腦都變得更好用了起來,距離王不燃上一次到這兒來已經有了一段時間,但關于那一天的記憶,在大腦中卻是很輕易地就可以檢索出來,所以找到那家古玩店並不是什麼麻煩事兒,幾分鐘後,王不燃就走到了這家古玩店的門口。

    店面還是和以前一樣,雖然在古玩城中算得上面積比較大一些的店鋪,但是即使老板發了那筆橫財以後,門面還是沒有加上過多的裝飾,反而走進屋內,倒可以發現里面已經和數月前決然不同了。

    迎上門口多加了一件兩米多高的木制屏風,上面雕刻著游龍戲鳳的精美花紋,賦予了古板的木頭一絲生機,同時也抬高了它的價格,繞過屏風後更有不一樣的景象映入眼簾,以前屏風後面的那張略帶現代色彩的桌椅,已經被換成了一張別致古風韻味的舊木櫃台。

    環顧四周,店鋪兩側的牆邊,擺放著的幾個紅木貨架沒變,倒是以前的那些空位置上多出了大大小小的陶瓷制品,獨具匠心的燒制工藝也不知道是景德鎮還是陳爐古鎮的杰出作品;再把目光移到店鋪的正前方,左右各有兩根沉木柱子,給本就古樸的屋子多添了些莊重與威嚴,兩根柱子上還分別掛了一槍一矛,左邊柱子上掛的是一把木制黑色的長槍,槍有兩米來長,上面還瓖嵌著一顆綠色玉石墜件,而右邊柱子上懸著的長矛,矛尖上的銀光寒芒在腐滿著的銅蛌驍媔℅繻蠾a表現著自己。

    其他地方,王不燃隨便張望掠過,這兒固然補充進了很多琳瑯滿目的商品,但不難發現,很多貨架子上還留有不少的空位,看來古老板大手一揮,影響的余溫還是久久沒有散去,不禁讓他心底里更是對這位神秘古性女子充滿了無盡的好奇。

    “嗨!小哥,進來坐啊。”這聲邀約,是從一張茶桌的下手位置椅子上傳來的,而椅子之上的肥胖男性,就是那位王不燃所想要找的白白胖胖的老板,他的打扮和之前一樣沒差,一身灰色古樸素衫,只不過他現在所干的事情,並不是擦弄那些玉器,而是嫻熟地操弄著面前的茶具。

    他們干古玩這一行的,雖然買賣的東西稍有特殊,但也逾越不了商人的行列,細微到察言觀色都是基本功,更別說王不燃這一個快接近一米八的大小伙子進到店里,其實他早就有所注意,茶桌上那一杯溫度適宜,沏好的春茶就是證據,只不過看到王不燃正在觀察的動作,他並沒有過早地打斷他罷了。

    王不燃對著邀約之人輕輕點頭後,就朝著茶桌走了過去,心底里直想,這位胖老板為人還真不錯,並沒有因為財富的多少而變得膨脹,待人還是一如既然地好客,果然自己沒來錯地方。

    看到桌上沏好的春茶,王不燃順著胖老板給安排的座位坐了下去,等他輕泯了一口,胖老板才開口說話︰“小伙子,又來淘寶嗎?”

    這一個“又”字,讓王不燃有些愕然,他是沒想到這位胖老板腦海中的記憶里,居然還留有他的身影,這些人為人處世的道理,有了空後,是值得研究和學習的。

    王不燃並沒有立即回答,而是先觀察了一下周圍的情況,現在是清早,又恰逢工作日,所以店里除了三五忙碌的營業員外,便再沒了其他顧客,于是才直言︰“不,我這次來是想問問貴店還收貨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