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神秘芯片 > 第七十五章 陳玉剛的請求

第七十五章 陳玉剛的請求

    這人的相貌王不燃並不陌生,把多件秋衣疊在一起穿的奇葩搭配,在整個賭石街里,除了陳玉剛會這樣做,他沒有發現第二人。

    之前在賭石街里,王不燃其實是關注過他的,雖然人家戰斗力遠低于他,但是年齡的差距擺在那里,也就意味著見識遠比他廣。

    所以王不燃就想著等淘完寶後,得找個機會跟這位年長的前輩旁敲側擊地打听些關于武者的消息,但是後來因為他的淘寶活動幾乎吸引了全場注意,不方便頂著風頭再去作為,被迫就只好先把這個想法給擱置了。

    可萬萬沒想到,這陳玉剛竟然自己追了上來。

    王不燃等不及了,無奈地就先開口︰“請問這位大叔有事嗎?”

    大叔還是一副心有所想的模樣,但在王不燃的提問下,終于還是吞吞吐吐地說︰“小小師傅,老子有事想請教一下,你剛才是怎麼做到的!是怎麼知道那些一點兒窗都沒開過的原石里有‘肉’?別跟老子說那只是運氣!”

    這回答,先是一個敬語,然後又是自高自傲的自稱,讓王不燃哭笑不得,心里直想這人有雙重人格吧?但口上卻回答道︰“那大叔你又是如何不靠運氣,來解釋自己的命中率?”

    “哼,明日通曉術可是老子的絕學,怎麼可能是隨便泄露的。”這次的表情和語態變化,先是八面威風又是謹慎小心。

    果然,王不燃確定了這陳玉剛就是有雙重人格,也確定了陳玉剛鑒寶所使用的手段。

    “呃既然是大叔不肯泄露的絕學,那我就不再打听了,至于我,正如大叔所說,也不是什麼運氣,但是具體的嘛,也像大叔一樣,是不能隨便泄露的絕學,要是沒什麼其他事的話,我就先走了。”

    既然話都已經說到這個地步,王不燃也沒多迫切地想去了解那明日通曉術有多大神通,不就是個鑒寶嘛,他就不信還能比星念系統厲害,再說了,就算他想了解一下,人家早就把話說死了,是不能隨便泄露的絕學!

    “我就說這小伙子肯定有點什麼東西,萬一能成”陳玉剛先是心里想道,然後又對正準備轉身離去的王不燃說道︰“等等!老子也不會打听你有什麼秘密,但你要是肯幫我一個忙,那老子就把絕學教給你!不僅如此,獎金也不會比你今天的收入低!”

    王不燃不過是一個正在上學的大學生,其實對于錢的渴求倒是不多,只要夠用就行,但是他還是有些好奇那個明日通曉術到底是什麼。

    因為之前跟迪亞監視會和安妮等人交手時,那些武者可都有獨特的一套招式,王不燃想想自己也總不能每次都赤手空拳地上陣,所以這個條件他有些心動。

    但是“天上不會掉餡餅”這個道理他不是不懂,人家給予自己的獎勵越高,也就意味著任務越重,他沒有著急答應,而是先問道︰“什麼忙?”

    陳玉剛一看王不燃有些心動的意思,簡單地說了兩個字︰“救人。”

    “啊?救人?”王不燃沒想到是這個條件,他不過是一個漢城大學理科專業的大學生,哪會什麼救人的本領,即便20的莫斯菲特有一個治療功能,但那也僅僅局限于普通的損傷,這種普通的損傷,只要肯花上時間,漢城這麼多大醫院,又何必需要王不燃出手。

    所以他想了想,正準備說自己沒那個本事,但陳玉剛卻是提前說︰“不是你想的那樣,要救的是精神病人,在這里不方便多說,你先跟我去看看。”

    陳玉剛的這句話把王不燃的拒絕壓了回去,精神病人?他之前還真沒嘗試過,要是真有那個可能的話,幫人家一下也不是什麼麻煩事兒,也可以借此又對莫斯菲特多一些了解。

    老男人看王不燃已經沒有了拒絕的意思,摸出口袋里的直板手機,這款手機是王不燃在電視廣告上見過的,是國內奢侈手機品牌,名字是珠峰的高度,價格幾乎沒有低于萬級的。

    然後陳玉剛撥了個電話。

    沒過幾分鐘,一輛極致暗黑風味的轎車就從大路上駛了過來,光從外形上,判斷不出這是什麼牌子,只是看到的一瞬間心頭會隱隱涌上一些奢華和大氣,但是等車子駛近一些後,車頭上金燦燦的飛天女神,一下子就讓他明白了眼前的是什麼車。

    再扭頭打量打量老男人陳玉剛的打扮,王不燃啼笑皆非地暗罵︰“媽蛋,這大叔的雙重人格是有多變態?”

    車停穩,司機正準備解開安全帶過來為他們開門,陳玉剛卻是以時間要緊的理由阻止了司機,因此,他就自己拉動了車門上的把手,不同于普遍車輛的車門是向前拉開的設計,這勞斯萊斯的車門設計非常標新立異,是往後拉開的。

    這種車門的設計,在中文官方翻譯里被稱作“對開式”,但是在歐美地區民間的叫法卻是“suicidedoor”意為“自殺門”,經常被作為汽車愛好車飯後調侃的談資,至于為什麼會有這樣一個不中听的叫法,有些人則是認為這種設計更容易讓歹徒把人從車上拽下來,但要是這種稱呼成立的話,其實叫“謀害門”會更為妥當。

    車門打開後,得益于這獨特設計的車門張度,王不燃不用像以前一樣彎腰躬背,就很輕松地緊跟著陳玉剛坐了上去。

    要說這車為什麼值那麼高的價格,只有真正地坐到里面才能體會。

    座椅上經過激光切割的原始真皮,來自北美和歐洲的高級胡桃木,添加了棕櫚樹元素的經典刺繡,各種零部件共同組成了車子整體既簡約又奢華的風格,就連車門里塞著的那把純銀制作的雨傘,都有接近十萬塊錢的身價。

    勞斯萊斯一向是最注重細節的豪車,里面的每個部件設計都是在追求著極致的合理性,也是每個工程師辛苦澆灌的心血。

    但是王不燃的屁股早就習慣于公交車和出租車了,坐到這舒適至極的真皮椅子上,反而如坐針氈感到有些不自在,也就導致了他看起來是保持著坐姿,但其實應該算是在蹲馬步,因為他用腿撐住了身體的大部分力量,生怕牛仔褲後兜上的鐵質紐扣把這真皮座椅刮出道痕。

    倒是外表有巨大反差的陳玉剛,現在正翹著二郎腿,像是回到了家一樣,滿臉舒適。

    上車後,陳玉剛示意司機可以出發了,豪車就在眾多路人目光的聚焦下行駛了起來,如果王不燃稍作留意,路人里還恰巧有他熟悉的面孔。

    等到車子行穩後,陳玉剛扭頭準備說話,卻發現王不燃還是像蹲馬步一樣很不自然,他倒也不覺得奇怪,單手用力按在王不燃的肩頭,就破壞了他的馬步姿勢,然後才說道︰“救的人是我女兒。”

    陳玉剛坐上豪車後,好像靈魂就被呼喚了回來,已經沒有了之前那般神經兮兮的人格出現了,現在是沉穩居多。

    “你女兒?她為什麼會患病?”王不燃的注意力被吸引到了正事上,也就不再參加屁股和座椅的博弈了。

    “她吸毒了”

    “吸毒?僅僅是吸毒嗎?”

    也不知道王不燃是否是巧合,這句話問在了陳玉剛的心坎。

    “”陳玉剛先是不語,想了一會兒才又補充道︰“還有一個人死了。”

    他听得出,其實後面的這個人才是重點。

    陳玉剛隨後又補充了幾句,再加上王不燃自己的一些腦補,事情的概要慢慢地就出現在了他的腦中。

    這位名叫陳玉剛的男子,有一個他非常寵愛的女兒名叫陳立穎,因為某種原因而吸食了毒品,曾經依靠著一些戒毒手段解除過對毒品的生理依賴,但是心癮這道坎卻一直沒有跨過,每當遇到什麼煩心事,就會走上復吸的道路。

    而後又有某個人的死亡,對其精神上產生了巨大的打擊,導致陳立穎現在時常處于一個半瘋癲的狀態,焦躁、易怒、抑郁、妄想無時無刻不侵襲她、攻擊她,她很想配合治療,但也有很多次吞食刀片的記錄,她的生命差點被失控的精神帶走。

    因此,現在需要解決的問題就是在心癮和精神的創傷,陳玉剛為此請過的名醫可不少,認真算起來甚至都可以單獨開一家三甲級別的精神病醫院了,可惜這些名醫中沒有一人可以拯救他的寶貝女兒。

    他沒有責怪醫生的醫術,他理解,心病,藥石無醫。

    正規醫術行不通,又不可能放棄寶貝女兒,所以陳玉剛就只好到處找一些偏門怪方了,這一忙活下來,光陰和金錢都像水一般止不住地流走,他當年叱 商界的大亨氣質,全都被歲月刻畫成了滄桑與蹉跎。

    打扮自然也就變得跟一般的市井中年人無二了,要是手里再提一個由水果罐頭改裝的大茶杯,就算是那部奢華的珠峰手機,也難以從外貌上證明他的身份了,他現在唯一還剩的就是說話不低頭的鏗鏘。

    不過還好他的大兒子非常懂事,在他離開的這段時間里,依然把公司經營地順風順水,要是換作一般小康人家,這一折騰,估計早就得家徒四壁了,而具體是哪個公司,陳玉剛沒提,王不燃也沒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