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神秘芯片 > 第七十六章 別墅監獄

第七十六章 別墅監獄

    而至于後來的“明日通曉術”,則是在一年前,他花了巨款在某個地下拍賣會上買下的,因為曾經有一位普陀山的佛教高人跟他說過,世間有一術叫“明日通曉”,不僅可以提升修煉者的精神力,更是可以外擴影響到他人的精神力,等到此術大成之日,就是他女兒的康復之時。

    對于這個讓他一頭霧水的“明日通曉”,他一開始只是以為那是高人為了讓自己不放棄,而在心中留下的一絲火苗而已,可沒想到在往後的幾個日子,竟然真的偶然遇上了“明日通曉”。

    也管不得別人是否在騙自己,反正只要有一絲希望,他就要為了女兒去努力。

    得到“明日通曉術”後,陳玉剛按照上面教的步驟開始了修煉,沒想到還真是有用,不過幾個禮拜的時間,他就覺得自己的精神變得更加通透了,以前很多想不懂的人生道理一下子就變得清晰了,這也就是為什麼陳玉剛戰斗力超過正常人範疇的原因了。

    他開始慢慢地相信了大師的話,修煉的日子就這樣,很快地又過了一個月,他發現他已經能感應到一些以前察覺不了的東西了,其中就包括那塊陳放在客廳壁櫥里的開了窗的原石。

    他大喜!以為功夫已經到了家,正準備對女兒施展明日通曉術時,卻發現他還是感應不到關于別人的一絲精神,更別說是去修復陳立穎受損的心靈了。

    不過事情已經有了進展,他相信只要自己勤懇修煉,總會大成之日的,那時候,也就像高人所說,是女兒的康復之時。

    所以,陳玉剛雖然已經一把年紀了,但看到渺茫的希望後,變得像二十來歲的小伙子一樣,熱血沸騰。

    時間就這樣,差不多快過完一年,陳玉剛為了盡快將明日通曉術修煉到大成,沒日沒夜地努力鑽研著。

    最終也迎來了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前者是多年酒桌應酬囤積下的啤酒肚已經被廢寢忘食的日子給磨滅,後者則是術業竟然感受不到一絲進步,對,哪怕一絲,他也感受不到。

    這時他又想起了那位高人的話,也就是後半句“明日通曉術對精神力的要求非常高,一般人不可大成”,他才終于明白,自己在明日通曉修煉方面上來說,就是高人口中的一般人。

    這個消息猶如晴天霹靂,對他造成了巨大的打擊,可除此之外還能有什麼辦法呢,即便知道自己是“一般人”,但日日夜夜都還在期盼奇跡的發生,希望自己的努力能夠感動上天,所以也才會一直堅持到今天的賭石街鑒寶。

    賭石,用精神力通過石頭上開出的小窗,去感應石頭里的內容,也是他修煉的其中一個方法,但即便是已經開了窗的,他也不能保證百分之百的命中率,這也就是明日通曉術修行不到家的表現。

    至于賭石所能帶來的利益,王不燃所猜測“最保險獲利的方法”顯然不對。

    他是覺得要參悟這種高深的法術,心是不應該太世俗的,但為什麼還要收取一半的手續費,是因為他幫助的對象是賭客而不是貧困地區的孩子。

    說完這些,勞斯萊斯駛入了城郊的一處別墅區,也就意味著他們快要到達目的地了。

    陳玉剛家的房子雖然靠在最西北角,但卻是別墅區里最容易被找到的,因為它收拾得比其他任何一棟都新,完全沒有已經入住十多年的陳舊感覺。

    車子停在別墅自帶的車庫里,這輛勞斯萊斯的旁邊,還有一輛越野款的藍色大奔。

    下車。

    從自帶的停車庫出來後,要先經過一個圓拱形的景觀門才能正式進入院子,院子的道路用的是純白鵝卵石鋪設,里面綠植選用的是長青品種,有專門的園丁負責打理,因此見不到一片枯葉,綠油的生機頑皮地擠滿了整個院子。

    房子不大,一共三層,算上兩個車庫,總體的佔地面積不超過三百平方米,但可能是因為院子的設計中沒有被安置游泳池或者景觀假山的緣故,所以即便佔地面積不大,可也讓人感覺寬敞和明朗,建築整體設計格調是簡約的甦式園林風。

    剛才駕駛勞斯萊斯的那位司機緊跟著他們,他既是陳玉剛的私人司機,也是這個院子的男管家,他的位置讓他感到有些尷尬。

    因為在上車後,陳玉剛就一直在和王不燃聊關于陳立穎的事情,沒有提前給他交代過王不燃的身份,所以他現在不知道是該在前面引路介紹,還是該當別墅主人的侍從乖乖跟在後面。

    但是看到陳玉剛沒有特別的要求,他也就按照下車的順序胡亂走了,因為他也猜不到王不燃一小年輕到底來這兒干嘛?

    陳玉剛走在最前面,路過了別墅主體建築的落地窗,里面有一個正在擦拭沙發的中年女子看到後就迎了出來。

    “陳大哥回來了。”

    這名女子從穿衣打扮上來看,就知道扮演的角色是別墅里的女管家,按理不應該稱呼陳玉剛這個雇主為大哥,但是陳玉剛以前特別囑咐過,不準在家里叫他老板,因為公司是公司,家是家,他不喜歡把工作帶回家中。

    陳玉剛點點頭,問道︰“胡姨,穎兒今天怎麼樣?”

    女管家其實比陳玉剛小,但她可是伺候了陳玉剛一家二十多年,是在陳宅工作時間最長的管家,同時還是陳立穎的奶媽,因此光論在陳家工作的資歷,沒人比她老,也因此,陳家人不論男女老少,都管她叫胡姨。

    胡姨毫無例外地搖了搖頭,黯然神傷地說道︰“今天癮蟲又上來了,大把鼻涕,大把淚的,上次的血痕還沒結痂,剛才又撓了幾道更深的,還好吳醫生一直都在,現在打了鎮定劑,已經昏睡過去了。”

    胡姨就比那位男管家明事理一些,她知道這個宅子是陳玉剛的一處鮮為人知的私人別墅,是專門“關”陳立穎的,因此,會到這兒的人,沒什麼特別吩咐的話,一般都是來幫陳立穎看病的,所以她每次都會當著陌生人的面,把陳立穎的近況簡單闡述一遍,也讓“醫生”先有個心理準備。

    不過她還是有些疑惑,因為以前陳玉剛帶到這兒的名醫,怎麼著也得有個而立之年了,可跟在陳大哥身後的“醫生”,怎麼看也不過二十出頭啊。

    陳玉剛听到這個毫無例外的消息後,臉上沒有失望,因為他已經習慣了。

    面無表情地回頭看了看身後的王不燃,然後就帶著王不燃往房子里走去。

    進了別墅大門,味覺搶佔了視覺的主導地位,王不燃的鼻子里飄進了不應該屬于住宅的氣味兒,主調是一股醫院的消毒水味兒,副調則有不下十種,其中能明顯分辨的就是衣服沒晾干的餿味和人類糞便的不愉快味。

    王不燃的潛意識里很想掩一下鼻子,但卻被他下意識地制止住了。

    忍受住了氣味的折磨,王不燃才開啟星念系統,把整個三層樓粗略地查看了一遍,不用主人家的介紹,他就知道了一樓是用作臨時待客的地方,二樓是“關押”和治療陳立穎的地方,三樓就是胡姨等人的住房。

    該交代的車上已經交代地差不多了,陳玉剛就沒有再請王不燃在一樓的客廳歇息一會兒,而是進到屋子里後,就帶著王不燃往二樓走了去。

    上了樓梯,氣味兒更是明顯,顯然屋子里的氣味兒主要是從這二樓飄出來的。

    二樓的結構獨特,總體來說是一個“回”字的設計,也就是屋中屋的結構。

    “回”字外面的那個“大口”代表著別墅的鋼筋混凝土牆壁,而里面的“小口”則代表著一層堅實的人造板材,純木色的板材中間還瓖著很多厚實的玻璃,是用來觀看隔板里面情況的。

    而在磚頭牆壁和人造板材間,是包括吳醫生在內的幾位醫護人員,他們采用八小時倒班制度,一天二十四小時無間隙地觀察陳立穎的一舉一動,及時制止瘋癲女孩自殘、自虐的行為。

    而在人造板材里活動的,毫無疑問,就是陳立穎了,雖然這個“小口”的空間小了些,但里面也同樣被分出了好幾個隔間,其中包括娛樂室、臥室、衛生間等等,反正一般家庭應該有的基礎場所里面都有,完全感覺不出自己是被“囚禁”了,而更像是宅在了家里。

    他們雖然從精神上控制不了陳立穎,但是從人身自由上,控制下來不算難,只不過根據陳玉剛的透露,維持現狀所需要的費用,什麼醫藥費和人工費雜七雜八加起來,一天已經超過了五萬塊錢。

    陳玉剛走到監控屏幕前,指著某塊分屏說那就是他的女兒陳立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