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神秘芯片 > 第八十章 回到原點

第八十章 回到原點

    話說完後,王不燃的靈魂靠在牆上休息了一會兒,就準備起身再找下一個入口,在牆另一邊的陳立穎又開口說話了︰“王先生……我……我其實真的非常想活下去,想再看看萬里無雲的藍天,想再听听外婆家的夏夜蟬鳴,也還想再看一次銀裝素裹的雪景……我……我會在這里等你,拜……拜托了。”

    這些話是女孩帶著哭腔說完的,是啊,這才是這個世界上的生命難能可貴的地方,沒有誰會真的想離開這個世界,他們珍惜生命,熱愛生活。

    關于生存,哪怕只有一點兒希望都是不能放棄的,這也才是各個種族繁衍生息的基本。

    陳立穎的請求,像是97號汽油,把王不燃快要枯竭的油箱又加得滿滿當當,他被一位女孩寄托了自己的生命,現在非常有動力!剛剛歇息過的“發電機”被喂飽了汽油後,也迅猛地運轉了起來,王不燃的腳步邁得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快。

    女孩也因為王不燃的堅定,而被激發出了最大的求生欲,她不僅變得開朗了起來,而且還非常健談,由于家境的原因,女孩的見識比王不燃廣上不少,她時時刻刻都在講著自己以前到過的地方。

    比如冰島塞里雅蘭瀑布的飛珠濺玉、玻利維亞“天空之鏡”的鏡花水月、中國羅平油菜花田的春暖花香,一幅幅語言描繪的景色十分生動,王不燃在她的話語中感受到了對自由的向往。

    女孩講得繪聲繪色,男孩听得津津有味,他們仿佛身臨其境,像兩只結伴的大雁遨游在世界各地的天空,一直相談甚歡,哪里還有身困迷宮的乏味枯燥,也因此,他們之間的關系在質變,二者的存在也是相輔相成。

    輕松快樂的情緒好像會把時間推快,這不,一眨眼,王不燃又數過了七個日子,他也再次遇到了一個拐角,現在他的心態很平和,步子的速度沒有變,拐了過去,視線告訴他,那又是一個死胡同︰“哇!怎麼又是一個死胡同啊,陳話癆,這是第幾個了?”

    “切,第十一個,都給你說了無數遍,我叫陳立穎!陳立穎啊!王大炮先生。”陳立穎回擊。

    陳話癆那個外號很容易理解,但王大炮這個外號就得解釋一下。

    王不燃每天都會因為尋找入口變得非常疲憊,所以有些時候實在支撐不住了,隨便找個牆角倒頭就睡,也因為太過疲憊的原因,他的靈魂睡覺時居然偶爾會打上幾下鼾,而且非常不幸,這其中幾次就被陳立穎捕捉到了,她也正一直想找個機會反擊王不燃給她取的“陳話癆”,也因此,“王大炮”這個滑稽的綽號就誕生了。

    “你!”王不燃顯然對這個外號表示很不滿意,但又非常無奈,畢竟是他先挑的事兒︰“哼!好男不跟女斗!”

    拌完嘴後,他又接著找尋下一個入口。

    這七天,就像陳立穎為他計的數,這已經是自己找到的第十一個死胡同了,剛開始有些失望,後來慢慢地也就習慣了,所以即便又是一個死胡同,他們兩人還是能保持淡定。

    而再來看看現實世界,王不燃計數的第二十一個日子,其實在外面已經滿了整整一個月,這一個月以來,王不燃和陳立穎都陷入了昏迷中,但奇怪的是,自從女孩請求王不燃救她的那天起,陳立穎的嘴角就一直開合著,這是親自守護在他們身旁的陳玉剛觀察到的。

    而且他還能偶爾听清楚一些女孩所說的話語,比如差不多在幾年前,他帶著女兒去過的那些地方,不僅女兒還記得,他也從來沒忘記過,回想起來,陳玉剛覺得這是他值得珍藏一生的寶藏。

    但同時也有一件事情,即便女孩只字未提,但陳玉剛在面對女兒時,心里還是會隱隱作祟,他一直以為是女兒會到這個地步,與自己有著脫不了的干系。

    雖然說時間就像王不燃提前給他說的一樣,需要很久,但他非常有耐心,也可以借著這次機會,來好好整理一下因為工作而疏忽的家庭,因此,他不僅感謝王不燃能救自己的女兒,也感謝他給了自己這個難得的機會。

    而這一感謝也被反饋了在王不燃的身體上,因為他比一個月前竟然胖了至少五公斤,臉上已經堆積起了一層實打實的雙下巴,就不知道他出來以後,面對這突如其來的雙下巴會是什麼反應。

    “哇!我的天吶,這又是一個死胡同,如果沒記錯的話,這是第十二個了吧?陳話癆。”王不燃的情緒中沒有失望,倒是開始有了些煩躁。

    “順毛,順毛先休息會兒吧。”陳立穎听出了那種煩躁的情緒,所以這次沒回“王大炮”了。

    王不燃被“順毛”後,一想,畢竟自己到這里來不過二十多天,人家困在這里更久得多的陳立穎都沒抱怨,他哪里還有什麼理由可以傳播負能量,所以也安慰道︰“好吧,的確該休息一會兒了,都找了十二個死口子了,距離那個正確的口肯定不會遠了。”

    然後就緊靠著牆壁,席地而坐。

    雙眼正準備閉上的時候,突然,一種莫名的熟悉感從還沒完全閉合的眼皮縫隙中鑽來,這種感覺驅散了他的疲憊,雙眼睜大一瞅,周圍牆壁上的那些墨黑溝壑是他見過的!

    把記憶往回翻閱,這不是正是他第一次鑽進的死胡同嗎!?因為那天發生的事情是轉折,所以他對這些畫面有深刻的印象。

    這麼一說,王不燃已經走了一個圈,現在回到了原地,也就是說,其實所有的入口都是封閉的!

    這下麻煩可真是大了,雖然王不燃肯付出堅持,但所有入口都是封死的,就算他用一輩子,都不可能再救出陳立穎了,這消息仿佛是一記當頭棒喝,打得王不燃不知所措。

    不過他很快就冷靜了下來,也沒有第一時間把這個消息告訴陳立穎,而是在心里在想著什麼。

    “話癆,你確定你周圍圍滿了一團黑霧?”

    “是啊,不是早就跟你說過了,就是因為這團黑霧的存在,所以我才不能給你指方向的,怎麼了?原來你還沒睡啊,我還以為今晚例外地不打呼嚕了呢”

    王不燃思索著女孩回答的前半句,然後又把這些天看過的那些牆壁上的圖像回想了一遍,他仿佛懂了些什麼,說道︰“你……給我講講你的故事吧。”

    “我的故事啊?這些天不都一直在講著嘛。”

    “不是這些,我想讓你給我講的故事,是牆壁上的那些。”

    “牆……什麼牆壁?”女孩有些驚措。

    “你知道嗎?這二十多天的日子,我又回到了起點,這個迷宮所有的入口我都嘗試過了,也數清了這里一共有十二個死通道。”

    “是這樣嗎……”陳立穎的語氣里不免有些沮喪。

    “但這並不代表真的就不能從這里離開,這些尋找入口的日子里,我有一件事從來沒有跟你提過,那就是迷宮牆壁上有些溝壑,溝壑有規律地排列著,時而形成一段文字、時而形成一幅圖像,雖然我能看懂的不多,但加上自己的一些想象,我知道那些其實是你不願意面對的過去……”

    “我……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剛開始我所選擇的態度和你一樣,我也不想再去揭開你的舊傷,可直到現在,我才發現這樣做其實是錯的,也哪里有什麼蒙蔽雙眼的黑霧,那只不過是你不肯睜開的雙眼,過去縱然多麼不堪,可要是連面對它的勇氣都沒有,那麼怎麼可能找到問題所在並解決它?相信我,把這些事情講完,我們就可以從這里離開。”

    陳立穎逃避了這麼多年,一直沒有勇氣面對讓她被囚禁這里的那些事情,直到王不燃的到來,的確給予了她莫大的勇氣,所以她嘗試著去解讀牆壁上的那些溝壑︰“他……叫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