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鬼醫嫡妃 > 第637章 歸我管

第637章 歸我管

    小÷說◎網 】,♂小÷說◎網 】,

    “你深潭之中的血妖蓮是用無極山中特有,而且,無極道人丟失金瞳鱷的事情,並不是什麼秘密!”

    瞎子愣愣開口,說話的同時,手中長劍朝著金瞳鱷指了過去︰“你用血妖蓮護體,在這山洞之中修煉兩千年,也該回去了!”

    “混,混賬!”

    金瞳鱷的眼珠子一等,說話的功夫,尾巴就露出了︰“你算什麼東西,竟然敢命令本座?本座既然出來,死都不會回去!”

    瞎子臉色一凜,眉頭跟著擰起︰“你若是潛心修煉,我也並不想多管閑事,可是,你竟然利用血妖蓮吸妖畜,吸食妖畜的內丹和精元,我就不得不管了!”

    “就憑你?”

    金瞳鱷的紅色眼楮一閃,表情之中多了幾分不屑︰“且不說是不是本座的對手,你這道士管的應該是人界的事情,什麼時候妖畜也歸你管了!”

    說著話,那金瞳鱷的尾巴“ ”的一聲豎了起來!

    瞎子听到金瞳鱷的聲音,猛然間轉過身來,依舊逼著眼楮,可是臉色之中更多了幾分冷肅。

    “我管的是靈,你吸靈便是我的事!”

    聲音出口,瞎子手中的長劍朝著金瞳鱷刺了過去。

    暮雲兮听著瞎子的聲音,不由得皺起了眉頭,之前在東陵山的時候倒是常見瞎子幫人解決靈異事件,卻從來不知道他管什麼靈?

    吸靈,之前玄凰和蚨姬都是通過吸靈增強自己的武功,玄塵子也曾經抓過吸靈的邪物,你們修行究竟是做什麼?

    不等暮雲兮多想,此刻就見瞎子和金瞳鱷打在了一起,兩人兵器踫撞,在漆黑的山洞之中,發出刺眼的火花,那速度,幾乎讓人看不清楚。

    “你在這里等著,我去幫玄機子!”

    修捷廷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同時,就見他腳尖點地,瞬間騰空而起,朝著金瞳鱷的方向沖了過去。

    暮雲兮自知沒有他們那麼強的武功,也不過去添亂,就在他們動手的時候,下意識朝著深潭的方向走去。

    滴——答——

    血妖蓮的花瓣上,低落一滴液體,在墜落的一瞬間,暮雲兮看到那液體就是血一樣的紅色。

    這血妖蓮能流血的嗎?

    暮雲兮到了深潭邊上,就在此刻,一股清淡的香味擦過鼻尖,讓在一瞬間有種精神恍惚的感覺,不自覺地朝著深潭走去。

    “小王妃!”

    步殺在旁邊看到暮雲兮朝深潭里面走,緊忙上前一把拽住暮雲兮的手臂︰“你這是做什麼?”

    耳邊傳來的聲音,讓暮雲兮的頭感覺到嗡的一下,緊接著回過神來,這才反應過來,自己竟然差點進到深潭之中。

    “邪!這深潭很邪性!”

    暮雲兮擰了擰眉頭,目光依舊落在深潭之中,說著話,又自己搖搖頭︰“不是,應該是這血妖蓮很邪性!”

    “小王妃,你怎麼了?”步殺一臉疑惑的看著暮雲兮。

    “沒什麼!”

    暮雲兮應一聲,說話的功夫,手中赤焰鞭揚起,朝著深潭之中的血妖蓮抽了過去。

    砰的一聲。

    鞭子從水面略過,直接纏在了血妖蓮的睫上,緊接著就是“ ”的一聲,鞭子將睫隔斷,隨著她往回收,一朵還在滴著血的血妖蓮被摘了下來。

    步殺一愣,伸出了手︰“小王妃,這……”

    “別動!”

    暮雲兮緊忙打住了不殺的動作,隨後手中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枚銀針,朝著血妖蓮的葉子扎了過去。

    就在銀針刺入葉子的瞬間,花瓣上一下子噴出了一股紅色,就跟之前滴落的血一樣,那汁液落在地上,發出“滋滋滋”的聲音,就像是冷水潑在了燒紅的鐵板山。

    “小王妃,這究竟是什麼東西,看起來很邪乎啊!”步殺擰著眉頭,一臉不解的看向暮雲兮。

    “我只是在書上看到過有關血妖蓮的資料,如今也是第一次見,可是剛才看那金瞳鱷這麼在乎這一池的血妖蓮,它們肯定有什麼特別的用處!”

    暮雲兮開口,說話的同時,手中赤焰鞭揚起,前段部分冒出了火焰,朝著手中血妖蓮噴了過來!

    “混賬東西!”

    此刻,金瞳鱷的聲音傳來。

    暮雲兮就根絕身邊起了一陣風,還不等她反應,那陣風就到了跟前,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手里的血妖蓮已經被奪走了!

    “雲兮,你沒事吧?”

    修捷廷瞬間上前,一把抱住暮雲兮,緊張的看著她。

    “沒事!”

    暮雲兮搖搖頭,隨著聲音轉身,就瞧見金瞳鱷手里抓著那朵血妖蓮,他猛然間往前一探頭,那腦袋在恍惚的一瞬間變成了鱷魚的嘴而手里的血妖蓮,一些字被他吃進了肚子來!

    “你們這是在找死!”

    金瞳鱷的聲音傳來,隨著他抬起頭來,眾人驚訝看到,此刻他的眼楮已經變成了金色,是真的金瞳!

    “看來,那一池子的血妖蓮,是這金瞳鱷補充能量的來源!”暮雲兮壓低了聲音在修捷廷身邊耳語一句。

    “你們竟然動本座的東西,看來,你們今晚是不能出去了!”

    金瞳鱷冷厲的聲音傳來,就在他聲音落地的一瞬間,就听到山洞周邊傳來“   ”的聲音,眾人之前進來的口竟然被堵上了!

    “金瞳鱷,你在這里作惡多端,難道不怕無極道人懲罰你嗎?”瞎子冷聲開口,聲音之中帶著幾分恐嚇的味道。

    金瞳鱷的鱷魚頭露出來,並沒有再變回去,如今,就是一只站著的鱷魚,只是兩條腿是站著的,尾巴豎起,看起來有些怪異罷了。

    “師父不會知道我在這里!因為,知道我在這里的東西,都不會活著出去!”

    金瞳鱷冷冷開口,話音落地,猛然間轉身朝深潭之中一晃尾巴,一層若隱若現的結界就護在了整個深潭之上,而金瞳鱷再次朝瞎子沖了過去。

    瞎子手中長劍是至陽至剛的武器,暮雲兮小時候曾經見到他一劍殺死過一頭熊,而且,還是從熊後背刺穿身體的!

    東陵山的熊皮厚度很大,子彈都幾乎穿不透,但是瞎子的長劍可以刺穿熊皮,可見有多鋒利,然而,這樣鋒利的長劍,如今刺在金瞳鱷身上,就好像刺向了鋼鐵,只听到一聲金屬踫撞的聲音,它身上竟然沒喲一點傷痕!

    “這東西的皮就跟鎧甲一樣,我們催動內力都不能傷它分毫,看來,強攻是不行的!”修捷廷擰起了眉頭。

    此刻他並沒有上前給瞎子做幫手,而是站在暮雲兮身邊,眼楮盯著那金瞳鱷的一舉一動。

    暮雲兮的目光也隨著瞎子和金瞳鱷移動,只是,兩人的動作太快,她根本就看不清楚。

    實在沒有辦法,也只能放棄,暮雲兮轉過身,目光再次落在了深潭之中的血妖蓮上。

    剛才她割下一朵血妖蓮的時候,就已經感覺到了,這血妖蓮上,的確有妖氣,不是因為金瞳鱷在這里沾染上妖氣,而是它自身散發出來的妖氣。

    也就是說,金瞳鱷是依靠血妖蓮進行修煉的,如今池中看起來有好幾株血妖蓮,但是總的算來,加上剛才金瞳鱷吃進去的一朵,一共有七朵,如今里面還剩下六朵!

    七朵血妖蓮……

    暮雲兮一邊想著,試探性的用赤焰鞭觸踫結界,卻被彈了回來,看來,想再摘是不容易了。

    圍著那深潭轉了一圈,暮雲兮擰著眉頭看著幾朵花的方位,此刻,修捷廷上前一步。

    “這幾朵花的分布,看起來倒是像一個陣!”修捷廷開口。

    “你說的是七星陣!”

    暮雲兮應聲,說話的同時,轉過身一臉興奮的看向修捷廷。

    修捷廷眨了眨眼楮,不置可否,畢竟,這方面的事情,暮雲兮比他懂得多。

    “步殺,幫我拿著東西!”

    暮雲兮轉身朝步殺喊一聲。

    步殺聞言緊忙上前,接過暮雲兮給的東西,也不多問,隨著暮雲兮的指示站在旁邊的位置。

    暮雲兮將步殺布置好了之後,轉過身來看向修捷廷︰“你幫我控制住這個方位!”

    修捷廷同樣接過暮雲兮手中的符紙。

    暮雲兮快速用朱砂在深潭邊上做了一個陣,然後自己站在陣中,雙手結印的同時,口中開始念念有詞。

    隨著暮雲兮口中符咒出口,眼見著那些符咒朝著結界飄了過去,符咒在空氣之中不化,竟然貼在了結界上面,本來不可見的結界,竟然被形體化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修捷廷和步殺感覺到一陣拖拽的力量,兩人運內力保持住自己的方位,此刻,就見暮雲兮雙手再次結印,口中念咒的速度越來越快了,池中的血妖蓮也開始晃動起來!

    “臭丫頭,你竟然對本座的血妖蓮下手!”

    血妖蓮的動靜,引起了金瞳鱷的注意,他猛地一下子將瞎子推開,朝著暮雲兮的方向沖了過來。

    “你想走,沒那麼容易!”

    瞎子身形一晃,快速朝著金瞳鱷的方向追去,雖然傷不到金瞳鱷,卻還要盡量拖延時間,讓暮雲兮好破了結界。

    這一池的血妖蓮,算是金瞳鱷的命門了,眼看著暮雲兮就要沖破結界,它是真的急眼了,也不管瞎子的長劍落在身上,朝著暮雲兮沖了過去,眼看著,它那長尾巴就要甩到暮雲兮身上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