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神游諸天虛海 > 第297章金帝……你太叫我失望了!

第297章金帝……你太叫我失望了!

    開封大梁,這個明明是北宋首都,曾經的經濟中心,政治中心,文化中心的絕對之地,現在早已被改弦易轍,成為了金國的首都。

    而在開封大梁里,那被北宋時期的十幾代宋帝,耗費無數民生錢財,逼的不知道多少百姓,猶如水泊梁山一樣不得不舉起反旗,才建築出來的華麗皇宮自然也成為了金國的戰利品。

    那些位宋帝前赴後繼,搜刮了無數年民脂民膏存于皇宮之中,本來以為還可以千秋萬代,萬載長存。可最終竟然一齊成了北方金族的財富,全部是便宜了它們,不得不說這真是一個絕大的諷刺。

    而金國女真族本身就是昔日大宋死敵大遼,養肥的一條狗而已。

    北宋昔日對它們的資助,本身就是有文臣提議,不需要什麼武將,也不需要每月都派遣精兵駐守邊境。

    只要大宋把女真族養肥了,那女真部落自然能在北方拖住大遼國的腳步,不叫那耶律大遼一天到晚就到他們宋邊境線上打秋風。

    可誰想到大宋到底是把那女真族喂養的太大了。那女真部落的胃口一次比一次大,最後干脆建立了金國,連噬了兩代主人,再親手把大量推入深淵的同時,反而自己自己頂替了耶律大遼的位置,入侵了大宋全境。

    這一下,曾經自詡一切都在掌握之中,將女真族視為未開化的蠻夷豬犬的大宋文臣帝皇們全都斯巴達了,

    也直到那時,他們才知道自己中了那看似敦厚老實的女真金國的計謀。那女真族完全就是一支養不熟的白眼狼,而且它的胃口也遠遠比那大遼要大得多!

    漢族華夏,唯有在曾經五胡亂華之時才出現浩大災難,再一次在神州北地出現!

    話說“聰明難以持久,唯有愚蠢才是一脈相承”這句話真是沒錯。

    宋廷扶持女真金國給遼國拖後腿,結果惹出一灘狗血淋頭的混賬事的教訓猶在眼前。

    可南宋小朝廷又已經開始在北方拼命的給那草原黃金一族送人、送糧、送錢、送鐵、送各種先進的技術,不斷地投資,希望那草原黃金一族能替大宋守住北方門戶,不要叫那金國再南侵了。

    天曉得那草原的黃金一族,會不會像國書里面說的一樣,在得到大宋的資助以後,就會像守門惡犬一樣替那南宋守護他們的國境線。

    那遠在更北方的草原黃金一族,暫且略過不提。侵佔了大宋大半的國土,並且是將北宋的國都作為自己都府的金國,在攻入了北宋開封,堂堂正正的走進了宮殿里面之後,哪里見過如此窮奢極侈的場面?

    所以雖然這皇宮已經它們的了,但也早早就被禍害的七零八落。

    那些歷代宋帝窮搜天下,造成無數冤魂,甚至是百姓落草為寇的如同奇石、怪石,花崗石等物上,早已不知道沾染了多少腌骯之物,顯然是把其當作是公共廁所。

    至于在其他宮殿里破損,火燒,水淹,爛腐的等皇庭之物更是不計其數,簡直就和一個大型垃圾場沒什麼區別了。

    昔日開封城里,曾經出現過的清明上河圖中的場景,也早已成了作日如黃花,有宋一朝估計都不會再見到了。

    當然,這樣骯髒的一卷畫面,到底是還沒有向著這皇宮核心的宮殿蔓延。

    畢竟說到底金國也算是一個完整的國家了,甚至在國土面積上還要超過南邊那宋朝。

    再加上時不時就有從南宋渡江而來的大儒,文士們在“俺大金”創建書院,在金國高層拼命地推銷他們的儒學,將華夏數千年來積累下來的知識像是不要錢般的書送給金國,努力為大金的發展添磚加瓦,借樹發芽。

    在這麼多年的居住學習下,金國雖然依舊是蠻夷,但也已經開始有了幾分皇家秩序了。

    也許照這樣發展下去,再過上十幾二三十年,這金國就真的能篡奪了華夏漢族的權柄,染指九州也說不定呢!

    但現在……隨著一位的到來,一切都完了。

    轟!

    奢華無度的皇宮深院,一聲聲綿連不絕的房屋炸碎聲不絕于耳,與之相伴的還有無數房屋在倒塌以後所掀起的席卷半空的灰塵,以及那些被房屋殘骸壓得奄奄一息的士兵、侍衛、太監、宮女們響成一片的哭泣哀嚎聲。

    而與此同時,在這皇宮里,數以萬計的金國勇士們,也正在組成最嚴密的方陣,從四面八方向這里匯聚。

    他們一個個都是手心發汗的握緊手里的兵器,死死地盯著那位正從煙塵里面一步步向他們逼近,仿佛就像是一個從深淵地獄里面攀爬出的嗜血魔鬼!

    郭嘯天依舊是那一身滿是一道道斑駁痕跡的微損戰甲打扮,自他肩膀後蔓延開來的灰黑色披風無風而動,猶如似有萬萬冤魂亡靈在他的身邊索命。又像是一層又一層的朦朧黑雲烏煙縈繞不休,將他襯托的猶如魔神!

    金帝,何必逃了?你應該擺出一副即便是刀斧臨頭依舊不改顏色,哪怕泰山俱崩也不變神態的風度,才能凸顯出你多少帝皇氣質啊。

    現在的你哭天搶地的一路逃竄,對得起正在這開封城外與我的軍隊膠著在一起,又是死傷無數的你大金國民嗎?你這是誠心叫我看不起你啊!

    如同祭祀屹立在天地之中,撐起了天地乾坤。亦是如同神佇立在歲月之上,在對不敬他之人做出的審判。

    郭嘯天看似玩笑,僅僅簡短一句話,便凝聚著無量的威嚴,字字句句,猶若千鈞,震耳發聵!

    “金帝……你太叫我失望了!”

    一步又一步,一字又一字,無法形容的宏大威勢在從郭嘯天身上散溢。

    明明與這天地乾坤萬事萬象相比,郭嘯天的身影分外的渺小迷茫。可是在他面前的所有人,不論武功如何,也不論是他們的地位究竟怎樣,這一刻他們的視線都是被郭嘯天的身影遮蓋。

    遮蔽了蒼天,傾覆了大地,同化了眾生一般,遮天蔽日,根本就看不清除了郭嘯天之外的第二種事物了!

    這是武功、精神達到如神靈一般的境界之後,徹底的扭曲了人眼意志之中有關時空概念後,如神話中舊日古神降世時,才會出現的大恐怖!

    在現在這種連拍斷一根樹苗都能稱為高手的時代里,有誰見過這樣等等場面!

    無邊無際的威勢,和連天地都沒有辦法限制住的存在感,都清晰的告訴了每一個目睹真顏的人,此刻的郭嘯天就是……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