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神游諸天虛海 > 第469章不夠

第469章不夠

    “那我們呢?我們這一脈又是怎麼看待“心靈”的呢?”

    听著林清的侃侃而談,小貞妮直接就把之前那一絲絲的失落拋到了一旁,忍不住瞪亮了小眼珠子對著自己的導師問到。

    “我們啊。”

    林青有些深意的摸摸小丫頭的貓頭︰“我們相信心靈的力量,也是相信心靈的力量是獨立于這個世界以外,自成一種體系的力量。

    但我們更應該清楚的知道它只是欲望的載體,沒有人,沒有智慧生靈對心的返照,沒有了一種種誕生出的智慧的生靈們以欲望作渲染,所謂根本不值一提!

    心靈是一種力量,但它也是需要物質來承載,需要欲望來渲染塑形。

    沒有了物質的寄托,沒有了欲望的束縛,再強大的心靈都只不過是一瀉而下的洪水猛獸,只會很快的就被這世界消磨殆盡。”

    “那麼老師,你說的物質就是我們的肉體?而束縛心靈的欲望,並且是將心靈塑成各種形態的,就是我們心中的“欲望之”了?”

    “很好。貞妮你能夠想明白這一點,就真的是太好了。”林青哈哈一笑,一臉孺子可教,自家白菜長勢喜人的神態。

    一揮手,這深幽的曠野里突兀的卷起了滔滔黃沙,在貞妮她鼻腔里更是彌漫出了一種如似被烈陽曝曬了數千年後的烈焰焦灼的味道。

    那金燦燦的黃沙在林青的身前沉浮跌宕,眨眼間就在他們兩人面前凝結出了幾面數米高的黝黃色的石板。

    而在每一個石板上,都像是被人雕刻了一只活靈活現的“怪物”。

    這些在石板上的怪物的圖案是那麼的鮮活,就好像下一刻從石板上掙脫出來,真正來到這個物質世界。

    更有意思的是,在這些烙印在石板上的“怪物”的上方,還有一個個星星★在排列著,像是在訴說著它們的等級。

    “貞妮,你看看這些。它們都是我游歷大陸時,從人心里面烙印出來的欲望之。這里的每一個“欲望之”的來歷都不一樣,有百戰的士兵,有渾渾噩噩的平民,有力量強大的超凡職業者,也有血統高貴的貴族。但你看他們的“欲望之”的級別,卻又不與他們在物質世界的級別相同。你看——”

    林青隨手指了他們身前的一塊石板。

    石板上面是一只有四顆星星的滑稽的小丑。

    那小丑正站在一個高高的平衡木上,進行著一種華麗的表演,夸張的姿勢,滑稽的動作,可是在它的臉上神情卻似哭非哭,似笑非笑,嘴角之間更是流露出了一種淡然的譏笑嘲諷。

    小貞妮呆呆的看著這只被烙印在石板上的“怪物”,不知為何,她像是能夠看到這只正在做著滑稽表演的小丑看著自己的目光,以及它對自己露出的淡淡的嘲笑。

    “它在嘲笑我嗎?可是他它為什麼嘲笑我呢?”小貞妮心里想不明白,可還沒等她對自己老師問出心中的疑惑。

    林青就已經對著弟子說道︰“你看這一只魔法使用族的四星級的欲望之——“嘲諷命運的小丑”。這是我在大陸靠南的城市里游歷時,從一場驟然升起的灰霧里的一只八爪章烏賊身上烙印下的“欲望”。

    “欲望”的力量讓它的心靈,被塑造成為了這一只嘲諷命運的小丑。而我借助著上古神器的力量,將這只欲望之在主物質世界里面顯露出形態,然後再在封印在了這塊石板上的。

    相比起我們旁邊的兩個,一星幻獸族怪獸“叢林的柴犬”,還有二星戰士族的“染血的沙場士兵”。雖然這三個“欲望之”都沒有具體的名,但無疑前者的潛力要遠大于後兩者。但是貞妮你要記住,這並非絕對!”

    林青一臉嚴肅的對著小家伙說道︰“每一只“欲望之”都有著無限成長的可能。它會跟隨著自己的在物質世界里的成長,在物質層面上的經歷,而發生一次次的蛻變。

    我們沒有必要將祭拜成為神靈,無數次的祈伏禱告只為了獲得其中一絲一點的力量,因為在這世界里我們每一個人都是自己的神靈!

    不必在乎萬神殿里的神靈,也不會要接受眾生的信仰,在我們每一個人的心靈里都有著能與世界之外聯通的無限力量。

    那“欲望之”看似無盡無盡,卻又一共有二十八種種族,十二星的等級。

    一星一星的蛻變,那麼在以後每一個種族里都將會有一只“欲望之”到了極致。到了那時,它們將會將會”

    “都將會怎麼樣?老師”小貞妮猛然之間听到了自己一脈的超凡職業里竟然隱藏著這麼大的爆料,一下子就瞪大了自己如天空般透藍的大眼楮,一副躍躍欲試的模樣。

    “呵呵呵,那些事情離你太遠了,小家伙。”林青輕揉了揉她的小腦袋,將這段話給打斷了︰“你現在要做的就是先覺醒自己的“欲望”,為心靈設定束縛,誕生出自己的“”!身為我的學徒,你連“欲望之”都沒有覺醒,也太不合格了吧。”

    “那老師,你這是說我我已經可以學習覺醒欲望了?”

    “不夠,不夠,不夠。你還差的太遠了。現在太早的從你身上覺醒“欲望之”,對你一點好處都沒有。

    你需要更長的,更多的時間來磨礪自己的意志,啟迪自己的肉體,增加自己的見識,它們就像是一汪不斷被深挖的深潭,總有一天會為你帶來難以想象的收獲的。”林青笑著搖搖頭,直接打斷了小貞妮那不切實際的幻想。

    “可是……可是,可是老師,我都已經跟著你游歷了辣麼久,見過辣麼多的人了,你怎麼還說我的閱歷不過多了。”小貞妮的眼光微微一黯,但又是忍不住對著她最敬愛的老師,小聲的反駁道。

    “那好啊,你說這一年里我們都見過了什麼人,又游歷了哪些地方?”

    “那個,那個……”小貞妮掰著自己的手指,一邊想著又一邊開口︰“我們先在黃金之城的貧民窟里見到一對叫雷文的兄妹。有在琥珀城里見到一對叫做索倫和薇薇安的兄妹。然後又在深水城里的法師協會里見到一個去那兒求學的叫做安尼恩的貴族,對啦,老師你還臨時看了一個叫什麼昂•陳的見習0級魔法師。然後……然後,然後我們在北地的和一個叫喬修亞的貴族擦肩而過,還見到一頭叫凱撒的黑龍,一頭瘋瘋癲癲叫白河的白龍。之後我們游歷東部,在東海的邊緣上遇到一頭叫克勞狄烏斯的紅龍,一頭叫鄭逸塵的黑龍時候,老師,我這樣的閱歷難道還不夠嗎?”

    林青仔細的想一想,望著自家學徒那水汪汪的大眼楮,違心的說道︰“不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