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相神 > 第二十七章玄致虛

第二十七章玄致虛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趙無極,藍家風水的事情,我還沒有懲罰你,古老爺子你又給我弄丟了,陰三兒都找到了,你竟然沒有找到,最後反而落在了林凡手里,你覺得我應該怎麼懲罰你呢”古天揚靠在沙發里,把玩著手中的戒指,慢條斯理的說道

    而趙無極早已嚇得不知所措,根據以前的經驗,這是古天揚要爆發的前兆

    見趙無極不說話,古天揚面色冷淡的站了起來,朝手下招招手

    “把他小拇指切下來”

    趙無極聞言,老臉上的皮膚頓時跟著止不住的顫抖,他沒有求饒,因為他知道求饒是沒有用的。

    門外的一個壯漢拿著一把特制的刀來到趙無極的身旁,他拿起趙無極那顫抖不停的手,只輕輕一切,手指頭便應聲而下。

    一秒,兩秒。

    “啊”趙無極痛叫一聲,便倒在地上。只見他抱著受傷的手,不停的左右滾動,整個身體由于太過痛楚而處于痙攣之中,蜷縮在一起,手指斷口處,鮮血像是開閘的水龍頭一樣,不停的噴涌而出。

    壯漢見此情形便欲將趙無極拖出去,可古天揚卻攔住了他,他面帶微笑的看著趙無極,像是享受一般感受著他的痛楚。

    一直等到趙無極痛的麻痹,不再嚎叫時,古天揚才意猶未盡的咬牙說道

    “趙無極,古老爺子的事情,就給你這點小小的懲戒。但是下面這件事,你要是再給我辦砸了,就不是一根手指的事情了。”

    “什……麼事情”趙無極抱著受傷的手,顫抖的說道

    “把致虛道人給我請來,既然脅迫不了林凡,那就只有找個更厲害的人來對付他”古天揚幽幽說道

    趙無極得到指令,便小心翼翼的去了

    古天揚兩眼一眯,叫來管家

    “給我傳話下去,誰要是能抓到陰三兒,我賞他一百萬美元,敢背叛我的人,我要讓他嘗嘗生不如死的滋味”

    ……

    “還有十五天了,已經追到只差一千萬了,可千萬不要出什麼岔子啊”藍雙雙看著今天的營業額,擔憂的說道

    ……

    一夜無話。

    趙無極一早就趕到了紫金壇,在給保安塞了一沓鈔票之後,保安才幫他通報,一個小時後,他終于進了紫金壇

    這紫金壇與它的名字極為相符,整個壇內裝修的金碧輝煌,即便是亭台軒榭上面的欄桿也鍍上了純金,顯得金光閃閃,好不氣派。

    趙無極在壇內主事的帶領下小心翼翼的往致虛道人的寢殿走去,一路上除了亭台軒榭,還有很多名貴的奇花異草、玉石和瑪瑙裝扮的神樹,更令人驚訝的是,院中竟然還有一個一人高的血珊瑚

    可以說任何一件東西拿出去都價值萬金,可趙無極連看都不敢看一眼,因為他知道,此時表面上雖沒有人,但是暗中卻有無數的眼楮在盯著自己,若自己稍有動作,立即就會身首異處。

    兩人到致虛道人寢殿的時候,發現玄天鏡也在。

    “師父,您可要救救徒弟啊”趙無極一進寢殿,便沖著位首的一個精瘦老者下拜。

    這精瘦老者正是致虛道人。

    “趙無極,師父說過很多次了,他沒有收你做徒弟,只是看你孝敬,才指點了你幾次。再說,你看看你那樣子,配做師父的徒弟麼”一邊的玄天鏡輕蔑的呵斥道

    致虛道人擺擺手,示意不必在這個問題上過多糾纏,他看了看趙無極纏滿繃帶的手臂,便開口相問。

    趙無極便將最近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告知致虛。

    “哦,京城里什麼時候來了道行如此高深的相師?”致虛輕撫胡須,頗感興趣的說道

    “師父,這幾天的確有個相師”玄天鏡尷尬的說道“弟子,弟子那天也被他羞辱了。”

    玄天鏡便把那天在陳家的事情說了出來。

    “什麼?”致虛道人驚叫著站了起來“你是說魂歸相法?”

    “是啊,師父,難道您知道這魂歸相法?“玄天鏡問道

    “不可能啊,難道杰克失敗了?師兄他們能活著來京城?不知道《周天六十四卦》他們到手了沒有“致虛道人在心中喃喃道

    “師父?“玄天鏡推推致虛。

    致虛這才回過神來,他急忙問道

    “你們說的那人叫什麼名字,師從何派“

    趙無極想了一會兒說道“叫林凡,至于門派麼,好像是叫什麼太乙門“

    “林凡“致虛喃喃道”原來是這小子,師兄,看來你果真把《周天六十四卦》傳給這小子了,找了這麼多暗殺組織都沒有把《周天六十四卦》給搶到手,看來還是你們氣數未盡啊,也好,既然你送上門來,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師父,听您的口氣好像認識林凡?“玄天鏡小心翼翼的問道

    致虛眼含凌厲的瞪了他一眼,玄天鏡急忙低頭不語,不敢再問。

    “走,我們瞧瞧去。“

    ……

    玄致虛來到藍、古兩家檔口的消息不脛而走,整個京城頓時雷動。

    他一直都是京城知名的相師,在上層社會中享譽極高,為很多達官貴人相過地,看過相,據說萬試萬靈。而他在下層社會卻聲名狼藉,因為他為了攫取更多的財富,代言了好幾個騙人的保健品,很多人都被騙的人財兩空。

    越是這樣毀譽參半的人,新聞價值越高,所以得到消息的記者們,像是蜜蜂見了蜂蜜般,蜂擁而至。

    “小李,這可是你實習以來的第一次采訪,我告訴你,你一定要擠到最前面去,最起碼要問三個問題,這個活兒你要是做好了,我再在主編那里說幾句好話,你就可以轉正了,不過在此之前,你懂的,嘿嘿“一個禿頭男子一臉猥瑣的對身邊的瘦弱女孩交代道

    那瘦弱女孩秀眉緊蹙,看起來有些多愁善感,她沒有理會中年男子言語上的輕薄,直接拿起話筒,帶著攝像就走了。

    “小丫頭片子,你能逃得出我的手心?“禿頭男子in笑一聲便跟了上去。

    幾人到了現場一看,頓時被面前的場景驚呆了。

    只見致虛道人的身邊里三層外三層的圍滿了記者,後面還有記者不停的往前擠,多虧了致虛道人身邊的保鏢,要不然他一定會被這如潮的人群擠成肉餅。

    那禿頭男子見狀也嚇了一跳,但是飯碗要緊,不擠不行,他當下便擼起袖子,左突右擠,給瘦弱的女記者開道。

    突然,從人群中傳來一個女孩的哭聲,女記者回頭一看,只見一個六七歲模樣的小女孩倒在地上,在這種人頭攢動的地方倒地,可不是鬧著玩的,弄不好就會被踩踏xh211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