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相神 > 第一章出山

第一章出山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算命看相,風水堪輿,麻衣真傳,童叟無欺。”

    熙來攘往的青山鎮街上,林凡左手執著算命幡,右手有氣無力的晃著鈴鐺,偶爾沖著人群密集處,頹廢的喊上幾聲。

    一副無精打采的模樣,使得周圍的人們紛紛退而遠之。

    “這樣下去可真要餓出人命啦”林凡擦擦額頭上的虛汗,饑腸轆轆的抱怨道

    “也不知道哪輩兒傳下來的規矩,說什麼看相堪輿之術,收費時要“富貴者多收,貧賤者少收……”這諾大的青山鎮有幾個敢稱富貴?十里八鄉哪一個不是地里刨食的農民?害得哥昨天只收了人家一碗稀飯!”

    “何時才能走到京城啊”

    又走了幾步之後,實在是走不動了,林凡只好找了個陰涼所在,休息起來。

    “快走啊,四娃家請來一個風水先生,听說是京里來的,可神啦!”

    “瞎說咧,俺們青山鎮咋會來京里的老爺!”

    “啥京里咧,是趙老太太的兒子,從京里回來探親咧!”

    “嗯哇,昨天俺瞧見啦,還開回來個黑色的車車,可神氣啦!”

    “你們看,那不就是那個黑色的車車哇,比柱子那個拉豬的車好看多啦,走,咱們趕緊瞧瞧去。”

    ……

    隨著周圍的一陣喧鬧,人們便紛紛往那輛黑色的奔馳涌去。

    林凡听人們似乎在說什麼風水先生,一時好奇心起,便打起精神站起身來,跟隨著人群往那個方向行去。

    “嘎”一輛奔馳車停在街邊的一個農家小院門前,兩個保鏢模樣的大漢先從車後出來,然後打開前門,畢恭畢敬的迎出一個略顯肥胖的老頭。

    只見那老頭身著八卦服,頭上梳著武當髻,油光滿面,須眉皆白,邊走邊故作高深的輕捋胡須,十足天橋下江湖騙子的模樣。

    “是他?這人原來也是個相師?”

    林凡認識這個老道士。

    原來昨天他在街上游蕩時,看見這個道士對街上一個年老的農婦破口大罵。林凡看不過去,便出言相勸,由此,便和那老道爭執了幾句,林凡還差點對那老道動了手,多虧鄉親們攔著。

    後來才知道,那老道叫趙無極,那被罵的老婦是他的親娘,此人經常為些小錢對老母非打即罵,為人十分吝嗇。

    “衣冠梟獍,驕奢跋扈,道行也高不到哪里去”林凡在心中想道

    而趙無極顯然也看見了人群中的林凡,他那扎眼的算命幡就是一個活招牌,想不注意都不行。

    “哦?又是這個愛管閑事的窮小子,這可真是冤家路窄。”趙無極輕蔑的笑笑,輕聲的說道“好好看著吧,假道學小子。”

    趙無極身前不遠的地方,站著一個農民模樣的漢子,那農民漢子顯然是沒有見過什麼世面,站在門前,想迎接趙無極,又懼怕他身邊的魁梧保鏢,只好手足無措的站在門前。

    見農民漢子那畏畏縮縮的模樣,趙無極又是一陣輕笑,趾高氣昂的走到漢子身旁,使勁拍拍他的肩膀,鼻孔朝天的大聲說道

    “四娃,叫我過來干啥咧,知道我這車多廢油不,那油門一踩,你這屋里的一袋糧食就沒啦。”

    漢子一臉無奈的小聲說道“俺哪曉得你要開車過來,從俺老太屋里到這也就一里路不到,你整那麼大排場,俺家雞都讓你嚇的不敢下蛋啦。”

    “得得得,瞧你那熊樣,又不問你要錢。”老頭不耐煩的擺擺手說道“有事兒就說,我明天還回京咧,耽誤一天十好幾萬咧”

    “十好幾萬?”漢子驚呼道“俺十年也掙不了那麼多!”

    農民漢子那瞠目結舌的模樣,顯然極大的滿足了趙無極的虛榮心,他得意了望了一眼人群中那個“愛管閑事的窮小子”,故作謙虛的擺擺手。

    “十幾萬也沒有啥,四娃,你家里怎麼回事,讓老夫來免費給你起上一課!”

    那漢子咽了口口水,對老頭的風水術更加信任了幾分,便一五一十的將所求之事說了出來。

    原來,是這漢子的老婆要跟他鬧離婚。

    按說,鬧離婚這是很平常的事情,可是在青山鎮這種交通閉塞的地方,這可是很嚴重的問題,是要被街坊鄰居嘲笑好幾年的,而更令漢子無奈的是,他已經離過兩次婚了,這次是第三次。

    街坊鄰居們都在他背後嘲笑他,說他是窩囊廢,鎮不住自己婆姨。

    “也不知是咋的啦,俺這婆姨還沒過門的時候,脾氣好的很,從來沒跟誰紅過臉,可是自打進了俺家門,就隔三差五的跟俺吵,這不,現在又要鬧離婚了。可俺舍不得俺婆姨,十里八鄉就屬她長的白,屁股又大,俺還指望她能給俺生個兒子呢。”

    最後一句話使得周圍又是一陣哄笑。

    漢子並沒有理會他們,繼續對趙無極說

    “俺尋思著是不是咱這房子風水不好,正好大舅公你回來探親,就給俺瞅瞅唄。”

    趙無極顯然對這種無油水可撈的事情不怎麼感冒,但這個漢子是他一個遠房親戚,又是鄉里鄉親,他多少還是要做做樣子的。

    “啪”趙無極一打響指,對後面的保鏢命令道“皮特王,把我的風水盤遞給我。”

    那保鏢得到指令,便從車里拿出一個黑色的小方盤遞給趙無極。

    只見趙無極手拿風水盤,嘴里不停的念念叨叨,眼楮凝重的看看房子又看看遠方,周圍的人們皆屏氣凝神,生怕打擾了趙無極。

    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沒有。從趙無極一開始擺弄風水盤,林凡便知道這人僅僅是個欺名盜世的江湖混混,無非是個懂點《周易》皮毛的術士。

    對于深得《周天六十四卦》精髓的林凡而言,這種江湖術士的水平離自己可差的太遠。

    林凡僅易理就參研了十年,而後每年研究周天一卦,直到將六十四卦全部融會貫通。饒是他天賦異稟,加上師傅的循循善誘,也花了將近二十年的功夫,這才勉強出師。

    而看那趙無極的模樣,似乎僅僅是看過幾頁《周易》,這種跟騙子差不了多少的鬼扯實在是讓人提不起半點興趣,當下便收拾東西,準備離去。

    可趙無極說的一番話,卻讓林凡止住了離去的腳步。

    “老夫已經成竹在胸,四娃,你放心吧,這次你婆姨再也不會跟你鬧離婚了。”趙無極得意的瞥了一眼林凡,顧盼自雄的說道

    “你這房子是破水之相,只需在你們院子後面栽兩棵樹即可!”

    漢子見道士得出了結論,而解決的辦法也十分簡單,當下便喜不自勝,他傻乎乎的笑問道

    “大舅公,啥叫破水之相咧,是不是缺水啊,咦,不對啊,俺院子後面是一大片水田,咋會缺水咧?”

    而趙無極似乎很想在鄉親們面前,特別是那個“假道學小子”面前賣弄一番,當下便搖頭晃腦的解釋起來

    “非也,非也,破水之相並不是缺水,你們看他們家院子後面的這一大片水田,光禿禿的一覽無余,沒有任何遮擋,這在風水學上就是沒有纏護,而這院子後面正好是北方,北主水,這正是破水之相,所以要在院子後面栽樹,有了纏護便能五行調和,家里才能和睦!”

    趙無極輕捋胡須,再次洋洋得意的掃了一眼人群中那個“愛管閑事”的同行,那挑釁的意思很明顯

    “你這滿口仁義道德的小輩,怕不及我十分之一吧,哼”

    周圍的人們紛紛豎起大拇指,眾口jiao贊,說趙無極乃天上煉丹的神神下凡,只這麼一小會兒就看出問題的癥結所在。

    被眾星捧月的趙無極,此時早已忘記北在何方,他很享受這種萬眾睢睢的感覺。可是人群中的一聲刺耳嘲諷,卻打斷了趙無極的得意。

    【愛書屋】xh211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