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相神 > 第二章你到底懂不懂

第二章你到底懂不懂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照你這麼說,那位大哥的妻子非死不可!”

    人們停止贊嘆,循著聲音回過頭來。

    只見一個衣著稍顯凌亂的雙十青年立于眾人身後,那青年看起來十分清瘦,像是一個毫無縛雞之力的書生,可他的眼神中卻又充滿了力量。

    真是個矛盾的組合。

    此時的他正手執算命幡,滿臉鄙夷的看著趙無極,很顯然這青年對趙無極所言十分不以為然。

    這青年正是林凡!

    眾人見只是一個討飯似的小子,便紛紛開始冷嘲熱諷

    “哪里來的野小子喲,跟叫花子似的,也敢口出狂言!”

    “就是,我們大舅爺是京里來的,難道還沒你這個假算命的看的準?”

    “別說了,就是個混吃混喝的!”

    ……

    這些人們一向習慣以衣冠取人,加之趙無極是他們同宗親戚,言語中自然竭力維護他。

    林凡在山上苦學二十載,內心早已將世事看淡,加上這些人本來就目光短淺,所以他並不理會眾人的笑罵,幾步走到農民大漢的面前,拱手說道

    “這位大哥,在下林凡,只是路過貴寶地,見有人群聚集,這才過來,剛才听大哥所言,加之對此地勢的判斷。我認為此格局絕不是僅僅栽兩棵樹便能扭轉局勢,若強勢而為,必不為天佑。言盡于此,希望大哥好自為之!”

    林凡說完,便欲離去。

    農民大漢剛開始也覺得林凡就是個混吃混喝的江湖術士,根本沒把他的話當一回事,可這番話言之鑿鑿,想不信都難。

    他想要喊住林凡問個究竟,又怕身後的趙無極怪自己不信任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林凡離開。

    “慢著!”趙無極叫道“你不會剛損完人就想走吧?”

    倆保鏢見老板發話,便急忙出手把林凡攔住。

    林凡瞟了一眼那兩個身材魁梧的保鏢,他有信心只出一招便能讓這兩位動彈不得,但他下山時曾向師傅許諾不與人動手,再說,此時動手還為時過早。

    想到此處,他只好“識趣”的轉過身來。

    見林凡似乎很好對付,趙無極便開始盤道

    “昨天匆匆一別,今日又得相見。可見緣分二字,不是說說而已”

    “剛才听小哥言語不凡,似乎不是青山鎮這一帶的人,不知小哥仙鄉何處?”趙無極這番話說的十分客氣,在沒有弄清楚底細的時候,誰都不得罪。

    處事圓滑,八面玲瓏,是很多江湖老油子的慣用伎倆!

    “不敢言仙鄉,小弟師從太乙門,剛從山上下來,見識不足,還請先生指教!”

    林凡見趙無極說話客氣,便也十分謙虛的回應。

    “太乙門?”趙無極想了半天,好像從來沒有听說過這個名字,似乎是個名不見經傳的小門派

    見是個小角色,趙無極便不再客氣,連嘲帶諷的說道“太乙門麼,沒听說過,一個小門小派而已,不過既然是同行,指教你一番肯定是免不了的。”

    “你剛才說我指出的方法,改變不了這個地方的格局!既然你這麼肯定,何不說說你的看法?你要是說不通,那就是侮辱我,要是不給我磕三個響頭,哼,你可走不了。”

    趙無極瞅了瞅旁邊的兩位保鏢,氣勢洶洶的說道

    “那若是我說通了呢”林凡戲謔的說道

    “哼,那可能嗎?”趙無極用鼻音輕蔑的說道“你要是說通了,我就從你胯下鑽過去。”

    “也好,很公平”林凡認真的點點頭

    鄉親們頓時炸開了鍋

    “哎,年輕人還是太急啦”

    “小伙子,你快走吧,這個人你惹不起,連京里的老爺都不敢惹他”

    “趙家後生有些仗勢欺人啦”

    ……

    所有人都不信林凡會贏,而趙無極已經想好,等這小子一開口,自己便用易理推翻他的結論,好教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假道學小子”知道,什麼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小哥,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快說啊,對了,大舅爺,把你那黑盤盤給這小哥用用啊”農民大漢雖不怎麼相信林凡,可他不說清楚,漢子心里總是有個疙瘩,便在一旁焦急的催促。

    林凡搖搖頭示意大漢不要緊張,而後便背對著眾人,看向北方,悠悠說道

    “區區小形小勢,還用不著風水盤,天下形勢皆歸于我胸,只有無能的人才在這種小地方用風水盤,不過這地勢是破水之相不假!”

    前半句說的還挺唬人,後半句則讓人貽笑大方“哈哈,這個還用你說,剛才大舅公已經指出來啦!”

    眾人大笑,而趙無極臉上的輕蔑之意更盛,原還想這小子會狡辯一番,沒想到是個慫貨。

    林凡不理會眾人嘲笑,繼續說道

    “但是門後栽樹只會讓情況適得其反,大家請看,院子北方毫無纏護,是為破水。而破水則火旺,若在旺火上面滴兩滴水,會有什麼效果,大家應該都知道吧!”

    人群中的一個農婦想了想,急忙說道

    “哦,俺知道了,會產生更旺的火!”

    冬天燒煤的時候,在火紅的煤上滴兩滴水會產生更大的火苗,這是常識。

    眾人聞言,皆交頭接耳起來

    “對哦,我怎麼沒有想到呢?”

    “看來這個小伙子還有兩下子,再听听看!”

    “城里的大舅公也不怎麼樣嘛,剛才要是听他的,四娃屋里的就慘啦!”

    周圍的議論聲紛紛傳到趙無極的耳朵里,他剛才的得意之色早已消失無蹤,臉色變的鐵青,想要反駁,卻又無從下嘴。

    “不僅如此”林凡鄙夷不屑的看了看趙無極,繼續說道“樹在五行中屬木,而木生火,此乃火上加火!”

    此番言論一出,眾人便紛紛折服,剛才贊美趙無極的語言,則直接被安在林凡身上,說他才是天上的煉丹神神下凡。

    而趙無極顯然不想認輸,他怒瞪著林凡,氣急敗壞的大聲說道

    “你只不過是說出了老夫話里的漏洞,你要能說出他們鬧離婚的具體原因,老夫便甘拜下風!”

    “這有何難?”林凡豪爽的笑道“有三個原因,導致他們鬧離婚,其一,此地風水乃破水之相。破水則火旺,而人體內髒中,肝屬木,此必導致他們一家人肝火旺盛,而肝火旺盛之人自然容易吵架。”

    眾人聞言,則紛紛點頭,他們一家人的脾氣的確很是怪異,吵架打架那是很平常的事情。

    “其二,火旺則陽盛,陽盛則陰衰,大哥,請問你們夫妻二人是否每日都要行房?”

    這種事兒,按說一般人都不好意思回答,可是這大漢似乎絲毫不覺得害臊,當下便自豪的點頭稱是。

    見大漢默認,人群中的婦女們,便紛紛暗中掐自己的丈夫,埋怨自己的漢子不能每日都行房。

    然而這些婦女們並不知道,陰虛才會陽亢,此乃病態的亢奮,質量不好不說,反而會進一步加重陰虛,直到身體被掏空。

    見大漢點頭,林凡繼續說道

    “這是陰虛引起的亢奮,次數雖多,質量卻很差。陽氣亢奮卻又不足,導致大嫂更加陰衰火旺,肝火旺盛”

    此言一出,大漢立即漲紅了老臉,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

    林凡並不理會大漢的窘迫,繼續說道“這其三,問題便出在大哥的家庭成員身上,請問大哥家中除了嫂子之外,是否再也沒有其他女眷,只有男丁?”

    大漢紅著老臉,低著頭說道

    “家里只有我婆姨一個女眷,還有一個老父親和一個未婚配的弟弟!”

    “這就是最後的原因,還是陽盛陰衰。而大哥你心疼妻子,似乎不願意她出門勞作,而大嫂整日呆在家里被陽氣侵蝕,想要陰陽調和,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听到此處,大漢哪還管什麼丟人不丟人的事,當下便心急如焚的問道

    “那怎麼辦啊,大兄弟,俺屋里的不會有什麼事情吧!”

    【愛書屋】xh211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