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相神 > 第三章北上

第三章北上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林凡擺擺手,示意大漢不必緊張“陰陽失調,只需要找個老中醫好好調理一番便無礙,只是大哥你這房子可千萬住不得了!”

    听到此處,大漢面露難色

    “難道就沒有辦法改改這里的風水嗎?”

    林凡面色凝重的看向遠方,悠悠說道“這種破水格局,非常人可以改動。特別是命里運數不高之人,更不能亂動風水,否則必會帶來無盡的禍患!”

    林凡說完便轉過身來,臉上的凝重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對不懂還要裝懂之人的蔑視

    “若大哥強行改變此地風水,非但挽回不了你的婚姻,反而會斷送掉一條人命”

    眾人皆知道林凡此番話所指,再看向趙無極時,眼光中再也不是鄉親間的柔和,而是對儈子手的冷淡。

    “你們不要听他胡說,周易學說本就博大精深,怎麼說都能圓上,他這是信口開河,無稽之談。”趙無極在做最後的掙扎。

    “你剛才有一句話說的很對,周易學說的確是博大精深,不過破水之相有個最大的表象,你若是能答上來,這場賭局也可以算你贏”

    “這,這”趙無極不停的擦拭著頭上的汗水,支支吾吾的卻說不出來。

    “不知道吧”林凡戲謔道“你不知道很正常,因為《周易》中,記載表象的章節在最末尾,而你看到最後的那一段了嗎?”

    趙無極紅著老臉,沒有說話。

    “這個最大的表象就是,在那破水之地中,必有一小塊寸草不生的土地,那片荒地之下五尺,必有一塊火蝕精”林凡道出了謎底。

    農民大漢一拍腦門,說道“對咧,俺家後院那好像是有這麼塊地,俺看看去”

    幾個好事的農民跟著他一起去了。不一會兒,幾人果然抬來一塊通體紅色的怪石,那怪石非金非玉,看起來倒像是個寶貝。

    “呀,是個寶貝”不知是誰喊了一聲,眾人急忙哄搶。

    林凡無奈的搖搖頭,大聲說道“大家不要搶,這個東西陽氣太重,不是什麼寶貝,常人接觸久了對身體不好,還是放在離人群遠點的地方吧”

    眾人一听對身體不好,立馬想到了四娃的陰虛,便一起松手,火蝕精又成了人人厭惡的廢物。

    ……

    如此,便基本可以確定,還是林凡技高一籌。

    而那農民漢子也看的開,既然改變不了,他反而不再為難,婆姨的命和重新蓋房子的錢,他還是分的清的。

    “大兄弟啊,今天別走了,你救了俺婆姨的命,走,跟大哥喝酒去,誒,大舅公,你去哪啊?”

    剛才還趾高氣昂的趙無極此時像霜打的茄子一般,扭頭便往車子里面鑽去,听見有人叫他,他只好尷尬的回過頭來

    “那個,那個,老夫還有事情,就不陪你們了,我先走了。”

    “別急著走啊,道長,還請告知貴府在何地,待我有時間,好上門討教啊,再說我們這賭注還沒兌現呢”林凡調侃道

    趙無極沒有理會林凡的嘲諷,臉色鐵青的拉開車門,鑽進車里之後,他搖下車窗,丟下一句話

    “小子,你不要太得意,他日若到了京城紫金壇,我一定會讓我師傅,致虛道人幫我找回這個場子”

    趙無極說完,便一溜煙的走了。

    “致虛道人,莫不是我那師叔玄致虛?不會的,不會的,師叔一向剛直不阿,正義凜然,怎麼會收趙無極這種連娘親都非打即罵的衣冠禽獸之人為徒呢?再說,他剛才說的是京城紫金壇,而我師叔卻在京城中山路!”

    “而且這人連我太乙門都沒有听說過,怎麼可能是我師叔的徒弟呢,肯定是重名!”

    林凡在心里自我安慰道。

    ……

    此時的林凡在眾人眼里,已經成為了真神,他們紛紛拉住林凡,問東問西。

    “煉丹神神,去俺家看看吧,俺家上一窩的豬崽子不知道咋回事,咋全是公滴咧”

    “你有沒有可以每日行房的藥方啊,俺想給俺男人吃點,就算不咋舒服也行啊”

    ……

    林凡被擠在人群中動彈不得,只能拼命的往出擠,可他顯然低估了他在農村大媽面前的受歡迎程度。

    “行啦,行啦,大兄弟還沒吃飯呢!”那個叫四娃的漢子推開眾人,把林凡從人群里拉出來,往自己家走去。

    ……

    酒足飯飽之後,根據相地“富貴者多收,貧窮者少收,不可不收”的規矩,林凡準備收錢了。

    可是此次林凡十分為難,他掃了一眼四娃家,這是個很平常的農民家庭,絕算不上富貴,想要多收點錢,又不合規矩。

    他拿出算命幡,輕輕撫摸,心里猶如打翻了五味瓶,五味雜陳,不是滋味。

    “師傅說,相師僅執一幡,便可走遍天下。無論災禍連年,還是太平盛世,只要胸中有物,就不會餓肚子。可師傅似乎很久沒有下山了,此時的人們,早已人心不古,我在這青山鎮已盤桓多日,信風水面相之人已經很少了,何況,這又是窮山惡水的所在,幾乎沒有富貴之人,若每個人都只收飯錢,何時才能湊夠去京城的路費,師叔的壽辰可沒有幾天了呢,若是耽擱了日子,師傅肯定會怪罪于我?”

    “現在不是搞改革開放嗎?我看這相師也應該搞搞改革,思想沒搞活,經濟怎麼可能搞活?再說,我又不多要,就要個去京城的路費錢。”

    “哎,還是算了吧,幾百塊錢而已,總不至于破規矩吧”

    想到此處,林凡便打定主意,不再收取相地費用,還和以前一樣,以茶飯代替,至于師傅交代的京城拜壽之事,還是看緣分吧。

    “大兄弟,大兄弟?”女主人見林凡吃完飯後,就坐在一邊,一言不發,似乎是有心事,便開口相問“是不是有啥難事啊!”

    林凡見女主人問起,便將去京城之事向她道明。

    女主人對林凡的救命之恩十分感激,一直很想報答,可家里家徒四壁,也沒有啥東西給他。听到林凡愁的是這麼件事,女主人這才一拍大腿,咋呼道

    “誒呀,就這麼件事,有啥好愁的,明天俺們鎮上有輛拉豬的車車要去京城,那司機是俺外甥,俺明天跟他說聲,讓他給你捎過去!”

    林凡一听,這可真是個好消息,想啥來啥。當下便準備道謝,誰知四娃卻將他媳婦拉到一邊。

    “你這婆娘,咋把俺家恩人往火坑里推咧”

    “咋啦?”

    “誒呀,你忘記啦,明天那災星也坐那拉豬的車去京城咧!”

    “哦,對哦,俺咋給忘啦,可俺覺著應該沒事吧,哪有那麼邪乎”

    “咋不邪乎,你忘啦,三嬸,三伯咋死滴咧”

    ……

    林凡見兩人在一邊嘀嘀咕咕不知道在說什麼,還以為兩人有什麼難處,剛想問問,那女主人先過來了

    “大兄弟啊,那拉豬的車車可有點邪門啊,你要是不怕我就去跟柱子說去”

    林凡還以為什麼事呢,原來就是些農村傳言而已,當下便豪爽的說道

    “生死禍福,乃上天注定,躲豈是躲的掉的,再說,我林凡本就是相師,遇到奸邪更要去會上一會”

    女主人見林凡絲毫不在乎,只好將信將疑的去了。

    ……

    晨露微涼,萬物初醒。

    青山鎮的水田里,農人已經開始勞作。

    林凡在四娃的帶領下,來到一輛拉牲口的卡車面前,四娃跟司機交代一番之後便離去了。

    那司機大概有三十多歲的模樣,常年餐風飲露的生活,讓他的臉上刻滿了奔波的風塵。

    而此刻,他似乎並未將自己的心思放在他的生意上。見林凡在後座上坐好之後,他急忙從身邊拿出一個摩托車頭盔遞給林凡,惴惴不安的說道

    “大兄弟,給,先把這個戴上!”

    林凡一頭霧水,坐在卡車里,戴摩托車頭盔干什麼

    見林凡不為所動,司機這才解釋道

    “俺這都是為了你好,馬上有個災星要坐這輛車,你要是不戴的話,出了事情,可別怪俺……”

    司機話還沒說完,有個十八年華的少女從車門鑽了進來,那少女顯然是听到了司機的言語,惡狠狠的瞪了一眼司機之後,便坐在了林凡身旁。

    林凡一看到少女的模樣,頓時愣住了。xh211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