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相神 > 第五章來到京城

第五章來到京城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俺們其實也不想攆他姐弟倆,可人命關天的事情,那是半點也大意不得的。”

    後來,蘭靈雪帶著她弟弟來到京城,找了個學校供他讀書,而她則在外面,四處打零工,舉步維艱。

    蘭靈雪這一次回來,只是給三伯,三嬸上香而已,即便只在家待了一個晚上,青山鎮的鄉親們也很不樂意。

    “多水靈的姑娘啊,俺看了都覺著可惜,大兄弟,你整面相不是整挺好嗎,你給她瞧瞧,看能給她整好不,她要是好了,俺死去三伯三嬸也該瞑目了”

    林凡無奈的搖搖頭,沒有言語,因為他知道《周易》里面有一句話,講的便是天奪之相

    “若改天奪,天必摧之”

    也就是說一切都已注定,而蘭靈雪的遭遇,也僅僅是開始而已,不知道她接下來的一生中,還要失去多少她最珍視的東西。

    ……

    車最終停在一個大菜市場門口,蘭靈雪這才醒了過來,看得出來,她在京城里待的十分疲憊。

    “好久沒有睡的這麼沉了”蘭靈雪在心里想道,自從養父母去世後,她一直缺乏安全感,晚上睡的總是不沉,可昨天夜里卻不知為何,心里覺得特別踏實,所以睡的格外香甜。

    她起身之後才發現身上蓋著林凡的衣服,心里忽然有股異樣的東西產生,但她強壓住內心的悸動,把衣服疊好之後,又面色冷淡的還給林凡。

    林凡接過衣服之後,蘭靈雪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她心里也許還是恨我們這些相師吧”林凡喃喃道“不知道致虛師叔有沒有可以破天奪之相的方法,師父可還指望我帶個漂亮媳婦兒回去呢”

    ……

    跟司機告別之後,林凡這才從包里拿出一張泛黃的報紙,那報紙上面講的是一個術士的訪談節目,而結尾處正赫然印著那術士的住址。

    摸摸兜里的零錢,應該夠打的的了。

    打定主意之後,林凡便學著電視里打的的模樣,站馬路上把手一伸,沒想到,還真來了輛車。

    林凡鑽進車後,司機冷漠的問道。

    “去哪啊”

    “中山路,二號”

    司機得到目標後,便發動汽車往目標行去。

    “誒,我說兄弟,第一次來京城吧”司機也不等林凡回答,又大咧咧的說道“別怕啊,咱京城哥們開車從來不繞路,干那種事兒,忒損”

    司機邊開車邊掏出五塊錢一包的中南海,自己點上一根,又象征性的遞給林凡,林凡擺擺手示意自己不抽。

    “哈,呸”司機朝車外吐一口痰,繼續說道“您甭看咱哥們在外邊只是個小小的出租車司機,其實開出租車只是咱的興趣兒,咱家在這四九城里那也是有些門道,說別的您不知道,西哈努克親王,您知道不?”

    林凡還真不知道這西哈努克親王是誰。

    “他那老婆死的時候,就找我們家給做的棺材,誒,我告你,你可別跟別人說啊,這可是國家機密……”

    司機自顧自的吹牛,絲毫不理會林凡的無語,一直到目的地,司機才停止吹牛。

    從車上下來之後,林凡還沒來得及輕松半分,卻發現此處早已被夷為平地,而路邊的路牌上分明寫著中山路。

    林凡急忙找了一個路人,一問才知道,原來這里不久之前剛被拆遷。

    “那您知道太乙門遷到哪里去了嗎?”

    那路人想了半天也沒想起來,只好搖搖頭,表示從沒听說過這個門派。林凡無奈,只好拿出舊報紙,指著師叔的照片問道

    “那這個人您認識嗎?”

    那人一看照片,臉色立馬變得難看起來。

    “嗨,你就找這老頭啊,這不就是天天擱電視上裝什麼專家,賣狗皮膏藥的那個致虛道人嗎?我們老爺子還被他忽悠了好幾千塊呢。他們遷到紫金壇了,你不知道啊?”

    那人說完就走了,很顯然,他對這個尋找致虛道人的青年,再無任何好感。

    “紫金壇麼”林凡已經想到了什麼,最不願意看到的一幕還是發生了。

    而此時,林凡已經身無分文。只能邊走邊向路人打听,往紫金壇那個方向行去。

    華燈初上,京城街上的行人越來越多,街邊的小吃攤也慢慢多了起來。

    “京城人杰地靈,富貴之人肯定不少,明天要是開張了,該好好的吃上他一頓,听說京城的涮羊肉不錯……”林凡在心里暗暗想道。

    “撲”一個不詳的聲音傳來。

    聲落,人停

    低頭看時,林凡這才發現,自己被街邊的小販潑了一身洗菜水,這可真他*媽往槍口上撞,自己這會兒正火著呢!

    “誒呀,對不起,對不起。”肇事者急忙跑過來,用手上的毛巾擦拭著林凡。

    “是你!”林凡剛欲發火,才發現肇事者原來是蘭靈雪。

    蘭靈雪抬頭一看,見是林凡,眼神中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驚喜神色,但那絲驚喜稍縱即逝。一轉眼又變成了平時的冷淡,就連那臉上的歉意也兀自消了幾分,拿起洗菜盆便走進檔口。

    但蘭靈雪那絲驚喜還是被林凡捕捉到了,他吃的就是厚臉皮的飯,自然不會將她的冷淡放在心上,當下便跟在她的後面進了檔口。

    這是個普通的小吃檔口,但是看起來似乎並沒有什麼生意。

    蘭靈雪從後廚里拿出一套服務員穿的衣服遞給林凡,之後便頭也不回的干活去了。

    “這小妮子,面冷心熱呢”林凡微笑著搖搖頭,接過衣服之後,便到後廚換上。

    林凡再出來時,已經模樣大變,這種小西裝造型的服務員裝,十分襯托身材,林凡穿在身上像是長在上面一般,霎時變得容光煥發。

    蘭靈雪和門口的老板都看的微微一愣,不過旋即她二人便扭過頭去,各自干著自己手中的活。

    林凡還以為自己出來,必會震驚全場,沒想到猶如泥牛入海,絲毫未起波瀾。

    他只好尷尬的笑笑,這時老板過來了。

    只見這老板戴著一個碩大的帽子,手里拿著香煙,不時抽上一口,不過看他那抽煙的動作,似乎並不會抽煙,只是裝裝樣子而已。

    那老板的身材用柳弱花嬌來形容,絕不為過,給人一種很瘦弱的感覺,渾身上下唯有“胸肌”特別發達,顯得很是怪異。

    更奇怪的是,老板的皮膚很是細膩光滑。特別是那一張嫩臉,冰肌玉骨,潔白無瑕,跟他那夸張的絡腮胡子形成鮮明的對比。

    而老板的五官也生的十分精致,黛眉杏眼唇紅齒白,雖然很美,可是跟蘭靈雪比起來,卻要遜色幾分。

    【愛書屋】xh211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