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相神 > 第二十八章李婉秋

第二十八章李婉秋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那女記者見狀,急忙轉身,欲抱起那個女孩,誰知卻被人搶先一步。女記者抬起頭一看,原來是個面相清秀的青年。

    她友好的沖對方笑笑,而那青年也報之以微笑

    禿頭男人見狀,怒氣沖沖的退了回來,大聲喝道

    “李婉秋,你搞什麼鬼,我好不容給你開了條道,你還想不想干啦?“

    李婉秋沖那青年尷尬的笑笑,便欲離去,誰知那青年卻幽幽說道

    “這人無道,不采訪也罷“

    這青年正是從家里趕來的林凡。

    禿頭男人瞥了林凡一眼,也不理他,當下便拉著李婉秋要走。

    而李婉秋卻厭惡的甩開了禿頭男子的手,多年的學習經驗告訴她,面前的這個青年,肯定有采訪的價值,與其去吃別人的剩飯,不如好好采訪下他。

    禿頭男子不可思議的看著李婉秋,這個柔弱的女孩竟敢忤逆自己的意思

    “你,你,你想干什麼,如果采訪失敗的話,你負得起這個責任嗎?“

    李婉秋沒有理他,拿起話筒便開始問道

    “這位先生,請問您剛才說的是什麼意思?“

    禿頭男子見狀,氣的直跳腳,丟下一句“你給我等著“,便離去了。李婉秋瞥了一眼禿頭男子的背影,有些悵然若失

    “算了,既然這是我最後一次做記者,那就爭取做到最好吧“

    想到此處,李婉秋強打起精神,把話筒對準林凡,林凡這才開口回答道

    “凡我相師一脈,皆以維護天道而存于世間,若為驕奢淫逸,沽名釣譽,那怎麼配得上相師這個稱號?頂多是個江湖術士罷了,而更令人氣憤的是,有些人仗著自己會些相術,便助紂為虐,欺善怕惡,實在令人不齒。“

    林凡自從決定要跟古家徹底撕破臉皮時,就想到了這一幕,要想徹底擊敗古家,就必須要讓他們明白,他們倚仗的致虛道人不過是個江湖術士而已,所以他才對致虛毫不客氣,將他的所作所為公之于眾,並希望師叔看到之後,能夠收手。

    但他多少還是給玄致虛留了些面子,沒有提他的名字。

    這番話說的正義凜然,光明磊落,听的李婉秋有些微微愣神,不過她的職業素質極好,迅速調整好狀態之後,又問道

    “請問您說的助紂為虐指的就是致虛道人嗎?“

    “這個問題我就不回答了,讓你們猜吧“

    ……

    李婉秋又連續問了幾個問題,這才罷休。說也奇怪,平時看起來多愁善感的李婉秋,在攝像面前卻像是換了個人,一副精神飛揚,神采奕奕的模樣。

    致虛道人看著四周水泄不通的記者,志得意滿的笑著喃喃道“想當年,老夫不過是天橋下普普通通的算命先生,而現在,整個南城誰敢不賣老夫面子?大師兄,我早就告訴過你,你的眼光太差,如果《周天六十四卦》在我手里,我一定會把它發揚光大,不過也沒關系,你的徒弟已經給我送來了,哼。”

    被記者圍住的致虛道人並沒有注意到,記者團之外的林凡。

    他看完此地的形勢之後,便離去了,兩家檔口又恢復了往日的平靜。

    ……

    市電視台。

    “李婉秋,讓你去采訪致虛道人,你采訪一個不相干的人干什麼,這是你實習期的工資,你明天不用來上班了“主編丟下寥寥幾張鈔票,便怒氣沖沖的轉身走了。

    剛才的禿頭男子,得意洋洋的看著李婉秋,很顯然,是他在主編面前說了李婉秋的壞話。

    李婉秋沒有理會禿頭男子炫耀的目光,她既然敢采訪林凡,就做好了被炒魷魚的準備。

    彎腰撿起那幾張鈔票,小心翼翼的放在錢包里,李婉秋一臉悵然的準備離開主播樓。

    “你要是陪我一個晚上,我說不定可以幫你說說好話“禿頭男子一臉in笑的說道

    李婉秋聞言,心里頓時怒火中燒,可她性子羸弱,僅瞪了禿頭男子一眼,就轉身離去。

    “主編,今天的收視率有些不正常啊,你看,還在漲,我的天,破二啦,不可思議,我們這種小電視台竟然能破二,平時都是零點幾啊,翻了幾十倍啦。“一個帶著眼楮的青年一臉興奮的說道

    主編盯著電腦上不停上漲的指數,急忙問道

    “是哪個節目?是不是今天才上的那個綜藝節目”

    青年調出數據一看

    “不是啊,是今天那個實習生拍的采訪片段”

    “另外,有好幾十家電視台發來郵件,請求轉載我們電視台的采訪片段,我們該如何回復?”

    青年回過頭來一看,這才發現,主編已經跑出去了,禿頭男子緊隨其後的追了出去。

    “小李,小李”主編追上李婉秋,腆著臉笑道“小李,剛才是我沒有說清楚,我說你明天不用來上班了,是讓你明天好好休息下,後天再來上班。”

    “是啊,小李“禿頭男子擦擦頭上的冷汗,在一旁說道

    李婉秋听的一頭霧水,剛才不是連工資都發了麼,怎麼這會兒又成了放假了?

    不過,疑慮歸疑慮,她的眼神中還是綻放出色彩,可那絲色彩不一會兒又籠罩上了一層灰色。

    “怎麼了?”主編擔憂的問道。

    “是場務,他,他,他”李婉秋小臉緋紅,開不了口

    “他騷擾你是吧”主編瞪了一眼禿頭男子,道貌岸然的說道“你放心吧,他已經被本電視台除名了”

    “別呀,主編,您再給我一次機會”把禿頭男子“撲通“一聲跪了下來,見主編不理他,他急忙央求李婉秋

    “小李,哦不對,李姐,你饒了我吧“

    李婉秋厭惡的瞪了禿頭男子一眼,將頭轉過去,她並沒有蠢到對這種人發善心,還不知道有多少實習生被他糟蹋過。

    “這下你放心了吧“主編忐忑不安的問道

    李婉秋如釋重負的點點頭,她熱愛記者這個職業,能留下來她當然高興。

    主編見李婉秋答應,這才松了口氣,而後又搓著手,一副支支吾吾的表情。

    見此情形,李婉秋急忙從錢包里掏出那幾張鈔票還給主編,主編又推回給她

    “小李,這些就算是你的獎金吧,另外我還有個不情之請,雖然你明天休息,但是我希望你能再跟那小子聊聊,做個采訪稿回來,你也知道,新聞最大的價值就是時效性……”

    “沒問題”李婉秋打斷了主編的 攏 幌蚨約欽叩墓テ骼湊 瘓塴br />
    另外,她還真想再見見那個一臉正氣的青年呢

    “听他那口氣好像也懂些相術,不知道能不能幫幫我媽媽……”李婉秋在心中想道

    兩人談話時,誰都沒有理會一旁求饒不已的禿頭。直到兩人離開,禿頭這才站起身來,他看著李婉秋的背影,咬牙切齒的說道

    “臭biao子,你給我等著“

    和主編分開之後,李婉秋才想起來,自己和那青年不過一面之緣,只記得他好像叫林凡

    “沒關系,明天我再去那個地方找找看,他應該就是那附近的人吧”

    ……

    自從那條新聞播放出來之後,林凡就徹底紅了。

    很久以來,致虛都只為社會上層人士服務,從沒有給窮人做過什麼,更可氣的是,他竟然利用自己的名氣,為劣質保健品站台,坑了不少窮人。

    曾有不少人在網上吐槽致虛,但大多都石沉大海,只有林凡這次借著電視台的采訪,才形成轟動效應,雖然林凡並沒有說出玄致虛的名字,可是人都明白,林凡說的就是他。

    一時間林凡成了家喻戶曉的人物,更有好事者給他起了個外號“正義哥”

    林凡對這個結果十分無奈,自己不過是想通過電視台傳話給師叔,讓他收手,沒想到弄成這種局面,出去吃個飯都要戴上口罩。

    “看來師叔很不得民心啊,不知道他會不會幡然悔悟,不再助紂為虐”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