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相神 > 第六章冷清

第六章冷清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這是一個女的!”林凡暗自思忖。

    吃看相這碗飯,如果連男女都不分,那只能說這個相師連小學都沒畢業。

    “你就是青山鎮的人?”老板的聲音尖銳,不過她為了掩飾,故意粗著嗓子說道。

    這說話的聲音更加印證了林凡的猜測

    林凡搖搖頭道“我只是在青山鎮中待過幾日而已。”

    “這麼說,攆蘭靈雪這事你沒摻合?”

    林凡點點頭。

    “我告你,還好你沒摻合,要不然我對你不客氣,我可是柔道八段!”老板說完便比劃了兩下,隨著劇烈的動作,她那碩大的“胸肌”又開始左右顫動。

    很顯然,她的胸已被束縛住,饒是如此就已經波濤洶涌,不知道解開束縛會是何種效果。

    老板見差點露餡,急忙收住動作,尷尬的笑笑。

    偷眼看了看林凡,後者似乎還是原先那般平淡,老板這才放下心來,走到前台招呼客人去了。

    見老板走開,林凡笑著搖搖頭,這個女孩可真有意思,明明是個女的,卻要化妝成一個男的,如果不仔細看的話,還真看不出來。

    ……

    這時,有兩個身材高挑,穿著暴露的女人走了進來,四處看了一眼之後,其中一個女人妖媚的說道。

    “老板,有沒有烤羊腰子,給我們打包一份,嘻嘻”

    “誒喲,我說兩位姐姐,還吃烤羊腰子那,這天兒吃火鍋多舒服啊,我給你們整鍋羊肉的,打八折怎麼樣?”老板一臉的市儈氣,別說,裝的還是很到位的。

    那倆妞好像只想要羊腰子,見店里沒有,扭頭就走了。

    老板看客人又走了,便學著男人的模樣,吐了口口水,忿忿說道

    “丫他*媽還想吃羊腰子,長的就跟個腰子似的,倆大傻*逼,城門樓子里的賣貨,麻利兒滾吧”

    抱怨歸抱怨,店里依舊冷冷清清。外面其他檔口忙的熱火朝天,只有他們幾人大眼瞪小眼的圍坐在一桌,無所事事。

    其實,林凡從進門的第一眼就看出他們這個店的格局是散財格局。這種人為的格局,只需略作改變,便可變成門庭若市,財源滾滾的聚財格局。

    不過主人沒有發話,就自作主張的改變風水,顯然不合規矩。

    ……

    “你放心吧,靈雪,我就是砸鍋賣鐵也會給你發工資的,絕不會讓你弟弟輟學!”老板見靈雪一臉憂愁,以為她在為學費的事情操心,便出口安慰道。

    靈雪搖搖頭,輕聲嘆道“我只是覺得店里生意不好,可能跟我有關!”昨天,林凡的一番話,顯然已經觸動到她。

    沒想到老板一跳而起,疾言厲色的說道

    “合著我那天一盆子吐沫星子全打水漂啦?跟你說那麼多咋就左耳朵進,右耳朵出呢。生意不好,那是我不會做生意。還有,你別整天神神叨叨的,管他什麼克不克的,不嫁人不就完了嗎?給那些臭男人……”

    老板見失語,便急忙改口道

    “給我們這些臭男人看看,女人一輩子不嫁人照樣精彩!”

    “我只是不想連累別人!”靈雪輕咬嘴唇,倔強的說道。

    從小在農村長大的她,身上還帶有農村人特有的質樸,不管什麼事兒,都不願意麻煩別人。

    老板正欲開口,門外卻進來一個二十多歲的英俊青年,那青年身著定制的廚師服,似乎是旁邊檔口的老板。

    嘴角彎起一抹弧度,青年十分輕佻的看著靈雪和老板二人,略帶嘲諷的說道

    “雙兒妹,不對,雙兄弟,調教服務員呢!喲,這里挺安靜的啊,睡上一覺肯定舒服,就是不知道這牆隔不隔音,我那邊可是熱鬧的緊那”

    “古天揚,你來干什麼”老板一改平時的市儈,冷若冰霜的說道

    “我來看看你這里什麼時候倒閉啊”古天揚來到老板身邊,隨即壓低聲音,小聲說道“雙雙妹子,打賭做小生意可是你提出來的,到時候若輸了,可不要不認啊,我這邊聘禮都準備好了!”

    老板輕咬貝齒,一字一句的說道

    “我藍家說一不二!”

    “那好,哈哈”古天揚從進來開始,眼楮就一直盯著店里的兩個女孩,直到此時才注意到一邊的林凡

    “ ,還請了個伙計,小子,我就是你以後的新老板,如果我是你,我就會稍微識相點!”古天揚說完便瞅著旁邊的椅子,那意思是讓林凡給他搬過來。

    “真可惜,我這人不怎麼識相,經常分不清人和畜生!”從看古天揚的第一眼,林凡就知道這人非富即貴,但對方出言不遜,林凡也不客氣,直接與對方針鋒相對。

    林凡的惡言詈辭令古天揚微微一愣,沒想到在這小飯館里竟然遇到一個愣頭青。

    “從沒有人敢這麼跟我說話,你還是頭一個!”

    “這話可說的太大了,不過我也不是跟誰都這麼說。”

    “好好好,牙尖嘴利,過兩天我把你的牙一顆顆給你掰下來,看你還拿什麼說!”

    “希望你不是說說而已!”

    古天揚今天被一個小伙計弄的丟人現眼,再繼續待下去也沒有意思,寒氣逼人的掃了一眼林凡之後,便惱羞成怒的去了。

    ……

    蘭靈雪特別討厭古天揚,他總是拿他那下流至極的眼神看自己,有好幾次,蘭靈雪都想數落他一番。可他每次來的時候,連老板都小心翼翼,可見他這人不是好惹的,再加上她無依無靠,根本不敢得罪人。所以,她也只能隱忍不發。

    而如今,林凡卻讓他吃癟,心里雖痛快,但又隱隱害怕古天揚找人報復林凡。

    “不對,我不是一直很討厭相師嗎?”蘭靈雪在心中想道“我怎麼會替他擔心呢?”

    ……

    “你不該得罪他!”藍雙雙幽幽說道,別人不知道他的身份,可是藍雙雙卻一清二楚。

    “我已經得罪了。”

    林凡笑著聳聳肩,很顯然他並未將那人放在眼里。

    唉,藍雙雙無奈的搖搖頭,話只能說到這里,以後盡力護著這個家伙吧,憑我藍家的面子,相信古家也不會做的太過。

    “不過這個家伙還真有幾分膽色”藍雙雙看了一眼林凡,在心中想道“如果他知道了古天揚的身份,不知道還會不會這般膽大妄為”

    ……

    見蘭靈雪和幾位廚工都心灰意冷,藍雙雙立馬收起冷淡的表情,臉上又是一副奸商的嘴臉

    “喲喂,這是怎麼了,多大點事兒啊,不就是生意冷清點嗎?趕明兒個找個裝修隊給咱這店面重新拾掇拾掇,保證到時候客人烏央烏央的。”

    “雙老板兒,搞裝修怕不得行喲,我有個老鄉在隔壁做小工,昨天我倆擺龍門陣,他說隔壁請了個啥子風水師在他們店里頭坐鎮,生意才這麼好哩!”一個重慶廚師說道

    “風水師?”xh211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