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相神 > 第八章賭局

第八章賭局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一間奢華的大辦公室內,藍雙雙和古天揚對立而坐,似乎在等什麼人。

    藍雙雙臉上的市儈氣息已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滿臉的凝重,如果細看的話,卻可以發現那凝重中竟帶有些許興奮。

    她取掉了頭上的帽子,任由那柔順的青絲直垂小蠻腰。衣服也換上了一套藍色的裙子,而她的那雙玉峰在失去了束縛之後,徹底的解放了出來,將內衣撐的滿滿當當,更不可思議的是,如此玉峰,竟然絲毫沒有下垂的跡象。

    這女裙顯然是專門定制的,大小極為合適,艷而不俗,貴而不繁,將藍雙雙那火爆的身材完美的襯托出來。

    古天揚也換了衣服,雖然同樣高貴,可他那眼神中若有若無的輕浮之氣和屢屢吞咽口水的聲音,令他對面的藍雙雙幾欲作嘔。

    不一會兒,辦公室大門打開,一個精神矍鑠的老者紅光滿面的從門外進來。

    藍雙雙見老者進來,急忙站起身來,寒暄道

    “翟老,真是不好意思,這麼晚還來打擾您。”

    而古天揚依舊坐在沙發里,像是沒有看見一般,百無聊賴的把玩著手上的戒指。

    翟老瞪了古天揚一眼,沒有理會他,徑直來到藍雙雙面前,拉起她的手,親切的說道

    “雙雙啊,我們老家伙早睡晚睡都一樣的,倒是辛苦你啦,這個月你都瘦了一圈啦。藍家讓你一個人撐著,真是苦了你啦”

    “別再煽情了,成不?先干正事可以嗎?”古天揚吹吹指甲里的灰塵,漫不經心的說道,他看到今天晚上藍家檔口座無虛席,急不可耐的想知道他們到底有多少營業額。

    聞言,翟老當即拉下臉來,凜若冰霜的說道

    “你們藍,古兩家既然找我翟家做中間人,那老夫自當要盡到中人的本份,別的話,老夫不想 攏 磺康饕壞悖  胗 鴕  墓餉髡蟆br />
    “誰都不要妄圖動用自己家族的資金來贏得賭注,不管誰動了歪念,那老夫一定會判他輸,我們南城四大家族的金融監控系統都不是吃干飯的,不信的可以試試。”

    翟老說這番話的時候,眼神始終盯著古天揚,很顯然,他指的就是古天揚。

    “翟老,這是我們藍家今天的營業額,可以查賬,絕無虛假!”藍雙雙拿出一個保險箱遞給翟老的秘書。

    秘書以為還跟以前一樣,保險箱里只有寥寥幾張鈔票,沒想到打開一看,里面整整齊齊的放著幾沓鈔票,

    翟老一看鈔票的數目,頓時樂了。【愛書屋】

    這幾沓鈔票對翟老他們來說連九牛一毛都不值,可它此時卻代表著藍、古兩家甚至是整個南城商界的命運,怎能不讓人欣喜。

    “看來雙雙今天是斬獲頗豐啊!”翟老笑道。

    “略有起色而已”藍雙雙謙虛道

    整個房間里只有古天揚面若冰霜,他知道今天藍家的檔口門庭若市,但絕沒有想到他們會有這麼多營業額。

    “趙無極那個老家伙不是說藍家以後再也不會有生意了嗎?怎麼搞的!”

    古天揚急著弄清楚藍家檔口崛起的原委,便再也呆不住,放下保險箱之後,就頭也不回的走了。

    古天揚剛走到門外,手機便收到一條短信,他拿出短信一看,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兩百萬,風水師,呵呵,有好戲可看了!”

    ……

    “哼,畜生”翟老痛罵了一句,但他過于生氣,又引發了他的咳嗽。

    藍雙雙輕拍翟老的背部,憂心忡忡的說道“翟老,你要保重啊!”

    “唉,人老了,不行了,雙雙,你可不要怪我們翟,陳二家不幫你藍家啊,都是拖家帶口的過日子,我們拼不起啊!”

    “翟老,您多慮啦,只要這次我贏了,他古天揚就再也沒有借口跟我藍家聯姻。”

    翟老無奈的搖搖頭,此時想要贏古天揚,除非天降奇跡。

    “老板,已經算好了,雙雙姐還需要兩千萬才能追平與古家的差距,而離約定的期限還有30天!”

    “2000萬麼”藍雙雙微笑著喃喃道。擱以前,這數字肯定會讓她心如死灰。可是現在,腦海中那個瘦弱的身影,卻不知從何時起讓她胸有成竹。

    “真是個有意思的男人!”

    ……

    “為什麼我會讓林凡住我那里呢?”下班回家的路上,蘭靈雪一直在想這個問題。

    可她也一直想不通。

    一直到回到家里,她才得到了所謂的“答案”

    “這里本來就是職工宿舍啊,讓他住職工宿舍也是應該的”

    這套兩居室是藍雙雙租的,美其名曰職工宿舍,其實是她專門租給蘭靈雪的。

    ……

    等他們回家的時候,小浩浩早已在他房間酣睡如泥。

    已是深夜,兩人都沒有過多的言語,洗簌過後,兩人相繼就寢,林凡理所應當的睡在了客廳。

    在陌生的床上睡不沉,是很多人的通病,林凡也同樣如此,正當他輾轉反側難以入眠之時,一個小男孩不知何時來到了客廳。

    林凡嚇了一跳,起身一看,原來是小浩浩,他的眼神空洞,在客廳里漫無目的的轉來轉去。

    “哦,這是發 癥了”林凡無奈的搖搖頭,把那小子拉到他床上之後,又回到客廳。

    正當他準備入睡時,蘭靈雪又目光呆滯的光著腳丫走了出來,而她出來的方式則令林凡心如鼓擂。

    她僅僅穿著三點式。

    林凡來到她的身旁,只見她那雙大大的眼楮正無神的看著周圍,一頭青絲直垂光滑的小蠻腰。

    而她那縴縴細腰上面,僅僅穿著一件少女穿的白色棉質內衣。在月光的映照下,一對玉兔傲然挺立,像是挑戰般,暴露在林凡的眼前,那晶瑩剔透的渾圓玉峰讓人忍不住想要品嘗一番。

    而玉峰之下,則是一片平坦,一直到兩腿根部,才有一個微微隆起,那略微隆起的部分撐起白色的棉布,顯的很是飽滿。

    一陣風從窗戶外,那處子特有的幽香直沁心脾,猶如三月的桂馥蘭香一般,令人欲罷不能。

    而那惡棍再一次不爭氣的站了起來,林凡小臉一紅,不去管它,拉住靈雪便往她房間行去。

    誰知道,靈雪卻突然抱住林凡。

    肉貼著肉,緊緊的。

    靈雪的玉兔與林凡的胸膛僅僅的貼在一起,每一秒鐘,那嬌嫩的玉兔,都會隨著林凡如擂鼓般的心跳微微顫栗。

    而林凡的惡棍早已不听指揮,直杵在靈雪的飽滿之上,非但如此,它似乎還進攻性極強,想要索取的更多。

    林凡的雙手不自覺的放在靈雪的腰肢之上,再往下面一探,渾圓,而又柔軟的觸感從雙手處傳來,令得林凡又是一陣眩暈。

    “別再這樣了好嗎,我也是男人啊”林凡在心里苦笑道

    就在林凡如烈火焚身之時,靈雪卻哭出聲來xh211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