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相神 > 第九章房子

第九章房子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媽媽,小雪好想你,是小雪害了你們!”

    這聲哭喊,對林凡而言,無異于三伏天的冰水淋浴,從頭到腳澆滅了他的欲火。

    見她還未甦醒,林凡這才小心翼翼的把她抱進房間,放在床上,蓋好輩子。

    她那長長的睫毛下,還掛著晶瑩的淚滴,林凡見狀,輕輕的將之拭去。

    “這真是造化弄人啊,天奪之相,對我們來說,就是一個詞而已,對她來說,卻是一生都脫不掉的包袱。”

    “過幾天給致虛師叔拜壽的時候,一定要問問師叔有沒有破解的方法!”

    打定主意之後,林凡便離開了靈雪的房間。

    ……

    “昨天晚上,我沒有出什麼事情吧”靈雪小心翼翼的試探道。

    “沒有”林凡依舊是平時的泰然自若“就是小浩浩昨天夢游了一陣!”

    聞言,靈雪微微一愣,小臉漲紅的問道“那我……”

    “浩浩夢游之後,我就睡了”林凡說起謊話來,面不紅,心不跳。

    靈雪這才松了口氣,她若知道了昨天晚上那旖旎的一幕不知道會做何感想

    ……

    早上沒有什麼生意,藍雙雙卻一反常態早早的來到檔口,而此時,她又換上了男裝。

    “樓上的三層正在跟房東談,估計沒問題,上面以前就是小酒店,所以不用裝修,擺上桌椅就可以用了,檔口後面的院子收拾一下也能擺上十幾個桌子!”

    藍雙雙見林凡到來,便將自己的安排娓娓道來。以前都是她安排別人,而如今自己反而要听林凡的安排。

    林凡點點頭,如此一來就不怕晚上客人來的時候,沒有地方坐。

    “你真能確定,晚上的時候,我們的客人會增加三倍?”藍雙雙雖然見識到了風水烏的厲害,但她絕不相信林凡的相術會如此出神入化。

    林凡不置可否的點點頭,他不想在這個話題上過多糾纏,當下便進了檔口。

    ……

    又是一條手機短信,古天揚打開一看,頓時失色。

    “把陰三兒給我叫來!”他打打響指,對一邊的保鏢說道

    保鏢得到指令,轉身便出去了,不一會兒,保鏢帶來一個滿是紋身的魁梧男子。

    那男子理著光頭,生的一副凶神惡煞的面孔,一看就是京城里的混子。可他似乎極為懼怕面前的古天揚。

    來到古天揚身邊之後,光頭先是鞠了一躬,戰戰兢兢的問道

    “爺,您找我有什麼事兒嗎?”

    古天揚還未發跡之前,是陰三兒的小弟,可後來古天揚一飛沖天,成了古家的話事人。陰三兒剛開始以為自己也能跟著沾光,便繼續在古天揚面前充老大。誰知古天揚卻找人修理了他一番,他才有所收斂。

    “三哥,你來啦”古天揚把玩著手指上的戒指,慢條斯理的說道。

    沒想到這聲“三哥”倒把光頭嚇的一哆嗦,臉上的橫肉也跟著微微顫動。他急忙站起身來,驚慌失色道

    “爺,您可千萬甭這麼叫我,您叫我三兒就行,我听著敞亮”

    古天揚笑笑,看來這個陰三兒是長了記性。如此,他便不再 攏 炎約旱陌才鷗嫠咭躒br />
    “爺,您瞧好吧,這事兒我陰三兒保證給您辦好,還有您說那小子我順道也給您辦了”

    陰三兒說完便歡天喜地的去了,這種給有錢人辦事的營生,簡單不說,回報還很豐厚,由不得他不高興。

    陰三兒走後,古天揚便愜意的靠在真皮沙發里,冷哼一聲,嘴角浮起一抹冷笑

    “小子,跟我斗,你還嫩了點,別怪我手黑,要怪就怪你自己不識相”

    “來人,把趙無極那個老家伙給我叫來”

    ……

    藍家檔口里,林凡和藍雙雙正在商談著店鋪事宜。

    突然從門外跑進一個伙計,那伙計跑的上氣不接下氣,見到藍雙雙便大叫不好。

    藍雙雙在商界沉浮多年,心思極為沉穩,而下面辦事的人如此急躁,令她心生不悅。她秀眉緊蹙,怒嗔道

    “發生什麼事了,這麼毛毛躁躁。”

    “不好了,老板,樓上的馬房東不願意把房子租給我們了!”那伙計氣喘吁吁的說道

    藍雙雙疑問道“早上不是談的很好嗎,怎麼突然變卦了?你沒有跟他說價錢好商量嗎?”

    “我說啦,可房東說就是給再多錢也不租了!”

    “哦,怎麼回事,你們沒有去查查嗎?”藍雙雙問道

    “還沒有來得及”那伙計老臉一紅,繼續說道“不過有個人捎來口信,要林凡親自去春和居談房子的事兒”

    林凡見提到自己,這才扭過頭來,掐指一算,心里便知道了一個大概,他波瀾不驚的說道

    “也好,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那我就去春和居會會這位朋友”

    “林凡,我知道你相術厲害,可這次說不定是誰使的陰招,還是不去的好!”藍雙雙小心翼翼的說道

    林凡擺擺手,微笑著說道

    “我知道分寸”

    “那我跟你一起去”

    “也好”

    ……

    老京城里涮肉講究用銅鍋木炭,肉要選內蒙古上好的羊羔肉,而片肉的廚師要練過三十年以上的老廚師,這些廚師片出來的羊羔肉,順絲順縷,薄如蟬翼。用筷子夾起一片,在滾燙的火鍋中涮上一涮,再蘸上一點兒正宗的內蒙古韭菜醬,這滋味, 。

    而春和居則是京城里最好的涮羊肉館子,上至達官貴人,下到販夫走卒都以能來春和居吃上一頓為榮。

    林凡和藍雙雙來到春和居的時間,正是食客稀少的時候,他們在前台稍一打听,便找到了約林凡來的人。

    兩人在服務員的帶領下來到一個古香古色的包間,包間里面密密麻麻站了十幾個大漢。而包廂中間的桌子邊,一個滿臉橫肉的大漢,正流水介似的往嘴里塞著涮羊肉。

    “陰三兒,是你。”藍雙雙經營檔口多日,自然認識這個南城有名的大混子,為了經營的方便,她每月都交了保護費。

    “他媽的找抽那,三爺的名字是你叫的嗎”旁邊一個大漢怒道

    陰三兒擺擺手,那漢子這才止住恫嚇,退在一邊,目光冰冷的瞪視著二人。

    “藍老板,我可沒有叫你過來。”陰三兒連臉都沒有抬,灌了一口啤酒之後,又冷聲說道“我們道上的規矩,你不懂嗎?”

    “陰三兒,別扯那沒用的,我們可是每個月都交了保護費的!”藍雙雙面色冷峻的說道,她從來沒有把這種小痞子看在眼里,交保護費無非是不想惹麻煩。xh211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