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相神 > 第十二章剪刀煞

第十二章剪刀煞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這麼多人還打過一個人?”趙無極譏笑道,隨即他又想到了什麼,接著問道“你剛才說誰,林凡?”

    “是啊,是叫林凡,你認識他?”

    “不不,不認識”趙無極急忙擺擺手,也許是重名吧,那小子瘦不拉幾的模樣,怎麼可能打傷那麼多人。

    “不認識,不認識你在這跟我瞎白活”陰三兒白了他一眼,繼續訴苦道“爺,這一回可傷了我們好幾個弟兄,您可得給我們做主啊。”

    “行了”古天揚不耐煩的打斷他“也就是說事沒辦成是嗎?”

    陰三兒面露慚色的點點頭。

    “我知道了,這事不用你們插手了。”古天揚的心情似乎很好,並沒有責備陰三兒的意思。

    可陰三兒似乎還想得寸進尺,他小心翼翼的說道“爺,我還有幾個弟兄躺在醫院里呢,我這手里有些不湊手,您看能不能……”

    “去找管家要”古天揚大手一揮

    “誒,得 ,爺,那我就去了”陰三兒眉開眼笑的說道,他沒走兩步,又扭過頭來試探著說道“爺,我剛才還被林凡訛了兩萬,您看是不是……”

    古天揚一听這話,臉色立變,作勢就要從沙發里起來,陰三兒見他面露不善,急忙說道

    “得得得,不要了,不要了,您忙,我先走了”陰三兒說完,便一溜煙跑了。

    ……

    “接下來,我們該怎麼做?”藍雙雙把檔口上面的房子租下來之後,急切的問道

    “剩下的就交給我吧”林凡意氣風發的說道“世人都以為,玉帶環腰的格局是只看前,不看後,有了前面的聚財格局,從此就可以安枕無憂,金玉滿堂。殊不知,這世上不可能有任何一件完美的物事”

    他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靈雪之後,繼續說道“天道自衡,造物者留下聚財的玉帶環腰,便會同時有散財的剪刀煞格局,而這個格局正好就在我們兩家檔口的後面。”

    “而開啟剪刀煞的方法就是……”林凡剛欲出口,突然想到了什麼,便立即閉口,將蘭靈雪和藍雙雙二人拉到門外,小聲敘說起來。

    收銀小妹數次側耳傾听,奈何幾人說話的聲音太小,她也只听了一個大概。

    “你們倆听著,我們店後面的那片大雜草地,里面有兩排自然生就的野柳,那兩排野柳便是剪刀煞的刀鋒,而那兩排柳樹相交的地方,必有一塊通體黑色的大石頭,那個大石頭就是開啟剪刀煞的散財石,你們只需要將那塊大石輕輕移動,讓大石頭的尖對準隔壁的檔口,那麼他們的玉帶環腰必破無疑!”

    “那我們呢,我們不也佔不到任何便宜嗎?”藍雙雙疑問道

    “玉帶環腰的格局兩家都用不著,只會對我們有好處,因為我們並沒有散財的剪刀煞格局,所以這附近的客人多半還是會來我們店。”

    “如果他們也去擺弄那塊大石頭怎麼辦?”蘭靈雪又問道

    聞听此言,林凡自信不疑的說道“剪刀煞僅僅記載于《周天六十四卦》,而這個世上精通《周天六十四卦》的除了我師父之外,恐怕只有我一人。”

    林凡那與生俱來的自信,深深的感染了靈雪和雙雙二人,特別是靈雪,她是農村里出來的人,本身就缺乏自信,在經過“克親像”事件之後,她更加自卑,而現在有林凡在身邊,似乎再難的事情,都變的極其簡單,連她自己都覺得自卑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

    靈雪微笑著搖搖小腦袋,正準備出去,卻發現原來老板也正用那種愛慕的眼神瞟向林凡。女孩對情愛之事極為敏感,有時候連當事人自己都不知道,另外一個女孩卻看的出來。

    “奇怪,老板不是男的嗎?為什麼會對林凡有那種意思呢,莫非他喜歡男人?不知道林凡是不是也有這種愛好……”

    靈雪憂心忡忡的去了後面,她一個人過去,不顯山不露水,更能做到出其不意。

    未過多久,她便回來了,使勁朝林凡眨眨眼楮,示意事情已成。林凡這才放下心來,他這是第一次開啟剪刀煞的格局,生怕後面沒有散財石,讓他那博學多才的形象變成孤陋寡聞。

    此時已是傍晚時分,街上的行人也逐漸多了起來,藍家檔口這邊已經慢慢開始有客了,而反觀古家檔口那邊,稀稀落落的只有兩桌客人,更離譜的是,其中一桌客人坐了八個人卻只點了一個青菜,原來他們是拿著老干媽來蹭米飯的。

    藍雙雙已經豁出去了,此時的她又換上了市儈的笑容,穿著男裝,站在門口粗著嗓子不停的招呼客人

    “喲,您來啦,可有些日子沒見啦,生意還湊合,都是街坊領居們捧場,要雅間?沒問題,樓上的雅間有請,見客照應。”

    “周老板,喲,這位是嫂子吧,周老板可是金屋藏嬌哦,今兒酒錢我請,您二位可一定要喝好。”

    “王大哥,好久不見,在哪發悶財那,怎麼也不捎帶上兄弟,我這點買賣哪能跟您比呀,得,不跟您逗悶子了,您樓上請”

    ……

    來來往往的客人都很喜歡這個“胸肌發達的小伙子”,就算是看他的面子也要多點幾個菜,幾乎每個桌子上都點滿了菜,如此一來,每桌客人買單的錢都極為可觀。

    而古家那邊,像是泄了氣的皮球般,稀稀落落的上了幾桌之後,就再也沒有客人。廚師和服務員都坐在桌子上打牌,即使偶爾有客人進來,看見里面如此冷清,便扭頭進了藍家檔口,古家檔口愈發冷清。

    林凡看著兩邊的狀況,略帶憂心的說道“所謂物極必反,必須要找個生克之道,否則會出事的啊,再者,古家也應該有所動作了”xh211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