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相神 > 第二十二章陳家

第二十二章陳家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林凡掛斷電話之後沒多久,古欣妍穿著睡衣來到了他房間。

    “大哥哥,外面在打雷,我害怕”古欣妍嘟著小嘴巴說道

    “哦,那我陪你看會兒電視吧,等一會兒不打雷了,你再去睡”林凡剛準備掀起被子出來,突然想起自己洗完澡之後,就穿了一件ni褲。

    “不用了,不用了”古欣妍笑著擺擺手

    見這小女孩拒絕,林凡這才安心,要是真讓自己穿著內褲出來,那人豈不丟大啦?

    正暗自慶幸的時候,古欣妍卻說了一句讓人噴血的話。

    “大哥哥,我跟你睡吧”

    林凡的臉上頓時出現幾條黑線

    “你多大啦,還跟我睡”

    “怎麼啦,大哥哥,我今年才十六歲啊”古欣妍嘟起小嘴巴,一臉天真的說道

    這句話噎的林凡半天都說不出話來,而古欣妍見林凡不說話,以為他默認了,當下便手舞足蹈的鑽進了林凡的被窩,林凡攔都攔不住。

    “大哥哥,你的被窩真暖和”古欣妍說著,便使勁往林凡懷里鑽去。【愛書屋】

    “咦,大哥哥沒有穿睡衣哦”古欣妍說道,但她絲毫不以為意,將頭靠在林凡的懷里,沉沉睡去

    林凡動都不敢動,他低頭一看,古欣妍已經進入夢鄉,那如孩童般的嫩臉上,正掛著一抹天真的微笑,也許是在做著美夢吧。

    她的氣息如此之近,以至于每次呼出的味道都會直撲林凡,那種淡雅的少女幽香,讓人欲罷不能。

    “牲畜啊”林凡感覺到身體的異樣,暗罵自己“這麼小的女孩你都會有反應”

    無奈的搖了搖頭,林凡小心翼翼的從床上下來,給古欣妍蓋好被子之後,他便一個人睡在了沙發上。

    第二天一早,古欣妍睡醒之後,發現身邊空空如也,再往旁邊看去,見林凡睡在沙發里,這才安心。

    小心翼翼的穿好林凡的襯衫之後,古欣妍便來到廚房。

    “啊”古欣妍一聲大叫,林凡急忙跳了起來,循著聲音來到廚房。

    只見古欣妍雙手正拿著一把大菜刀“切”面包,見總是切碎,她便氣的大叫一聲

    林凡笑著搖搖頭,從她手里接過菜刀,然後告訴她,切面包要用小刀。【愛書屋】

    古欣妍嘟嘴鼓腮的說道“我只是想給你做頓早餐嘛”

    “你先去洗刷吧,我來弄吧”林凡說道

    等古欣妍洗刷完出來的時候,餐桌上已經放好了面包片,牛奶,果汁和果醬。

    ……

    兩人吃完之後,林凡就帶著古欣妍來到紫金壇。他是為了古昭遠而來,相信師叔無論如何都會給他這個面子,把古昭遠釋放出來,讓他爺孫倆相聚。

    而他與致虛的叔佷關系,林凡沒有說,主要還是害怕引起古欣妍的誤會。好在古欣妍已經徹底信任林凡。

    來到門口,看見那個保安之後,林凡又是一陣頭疼,真是閻王好過,小鬼難纏。

    “這紫金壇也算是師叔自立的門戶,若是我強行闖進去,怕到時候師叔臉上無光啊,何況今天我可還帶著請求呢,現在可不是撕破臉的時候”

    正躊躇間,一個面相俊秀的青年來到了兩人的身旁

    “是你”古欣妍冷若冰霜的注視著面前的青年。

    林凡有些詫異,他可從沒見過古欣妍這般冷漠的模樣,這家伙是誰啊?

    那青年被欣妍盯的抬不起頭來,他畏畏縮縮的說道

    “欣妍,你這段時間還好嗎?“

    “哼,好不好跟你們陳家沒有什麼關系吧,再說我的名字可不是你叫的,請你放尊重點“古欣妍冷厲的說道

    “欣妍,我知道你生我的氣,生我們陳家的氣,可我們也是身不由己啊“那青年面紅耳熱,一臉無奈的說道

    “你錯了“古欣妍的口氣依舊冰冷”我並沒有生任何人的氣,我只是慶幸我沒有嫁給一個對任何事都可以袖手旁觀的反復小人“

    听到這里,林凡算是听明白了,面前這位青年就是城南四大家族之一的陳家少爺——陳儒。

    而這個陳儒是古欣妍指腹為婚的未婚夫,在古家出事之後,陳家連門都不讓古欣妍進,這件事情在各個八卦雜志上寫了很多期,令古欣妍顏面無存。

    陳儒身後的一個白衣青年此時也走了過來

    “這位就是古家大小姐吧,在下玄天鏡,是致虛道人的親傳弟子“那青年先是施了一禮,而後便道出自家身份,還特地在”親傳“兩字上加重了口音。

    可古欣妍對紫金壇里的人,一向恨之入骨,所以也就沒有理會玄天鏡,弄的對方面紅耳赤,下不來台。

    “哦?玄天鏡,是”天“字輩,看來跟我還是師兄弟啊“林凡在心中想道,不過他也沒把這人當回事,畢竟《周天六十四卦》只有他有資格修習,就算是師叔也沒有資格,更別提他徒弟了。

    陳儒見玄天鏡吃癟,急忙站出來打圓場

    “欣妍,我跟玄大哥還有事情,我們就先走了”

    玄天鏡也想就坡下驢,可他十分舍不得古欣妍這個美人胚子。而古欣妍的眼楮,似乎總有意無意的瞟向面前的這個瘦弱青年,他眼珠一轉,當下就有了主意。

    “去給陳老爺子做法,我需要一個幫手”玄天鏡說道

    “沒問題,我們陳家有的是人。”陳儒一拍胸脯

    “誒,我看就沒有這個必要了吧,就那小子就可以”玄天鏡頤指氣使的指指林凡

    “我?”林凡指指自己說道

    “怎麼?不敢嗎,平時沒有去過這麼富有的人家吧?”玄天鏡輕蔑的說道

    此言一出,林凡已然猜到了玄天鏡的彎彎繞,反正也進不了紫金壇,干脆就去會會陳家,也好趁機撈上一筆,順便再看看師叔教出來的徒弟到底實力如何!

    想到此處,他微微一笑說道“多慮了,我只是想說我收費很貴的。”

    “沒問題,錢不是問題”陳儒說道,幾個小時之後,他肯定會為自己的這句話懊悔晚飯。

    “那好,小丫頭,我們就去瞧瞧熱鬧”林凡微笑著調侃道

    古欣妍本來不想去,可是林凡口氣中的冷嘲熱諷讓她覺得極為解氣,她當下便笑靨如花的答應林凡,跟著他去“瞧熱鬧”

    林凡的嘲弄讓陳儒十分生氣,可他生性怯弱,也不敢說什麼。玄天鏡則不同,他本來就是要在古欣妍面前貶低林凡,抬高自己,好讓古欣妍的目光能夠看向自己,沒想到林凡在陳家這個富戶面前絲毫不露怯意,反而還成全了他。

    “小子,你狂吧,等一會兒到了醫院,我看你還拿什麼狂。”xh211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