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相神 > 第三十章王富貴

第三十章王富貴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二天一早,林凡的電話就來了,林凡一看是藍雙雙,便接通了電話。

    “喂,林凡,我們店里有個記者要見你”藍雙雙說道

    “記者?”林凡疑問道“那個記者?”

    “當然是一個女記者啦,人家可是在這條街上挨家挨戶問的,她說她昨天采訪過你”藍雙雙揶揄道

    “女記者?”林凡想了一會兒,才想起昨天的李婉秋。

    本不想再去見她,可人家費了那麼大力氣才找到自己,不露個面總歸不好,想到此處,林凡便答應下來,收拾一番之後,這才來到檔口。

    只見李婉秋穿了一身職業裝,頭發也被自然的束起,顯得很是干練。可不知為何,她的眉目間總有一絲若有若無的憂愁。

    林凡進來之後,這才取掉了口罩,看見李婉秋,他一臉陽光的說道

    “李小姐,這可是拜你所賜啊”

    聞言,李婉秋嫣然一笑,她在攝像機面前時極為自信,可是私下談話,卻總有些拘謹,林凡的這番玩笑,倒讓她放松下來。

    “李小姐,找我有什麼事情嗎,可千萬別采訪我啦,我現在上個廁所都有人跟著”林凡問道

    “不用叫我李小姐,你要是不介意的話,可以叫我婉秋”李婉秋說道“我今天還真是采訪你的,你不介意吧”

    林凡使勁抓抓腦袋,嘆了口氣,說道“好吧,你想采訪些什麼”

    一提到采訪,李婉秋頓時來了興致,她神采奕奕的說道“那好,那我們就開始了,昨天听你說的那番話里,好像你也會相術,請問相術真的存在于世間嗎?”

    林凡微笑著點點頭,說道“你這個問題我可不好回答,不過我可以先給你看個相,至于相術是否存在,相信你自會有判斷”

    林凡說完之後,便仔細端詳起李婉秋來,過了好一會兒,他才略帶為難的說道

    “婉秋小姐,恕我直言,你腦後枕骨凸起一個尖形,而雙耳微微側翻,這是主雙親不利,特別是令慈,恐怕……”

    林凡還沒說完,李婉秋早已呆若木雞,林凡說的跟她的情況一模一樣。此時此刻,她早已將采訪的事情拋之腦後,當下便抓住林凡的手,激動萬分的說道

    “恐怕什麼?”

    林凡不著痕跡的擺脫李婉秋的小手,幽幽說道“其實你心里明白的,為何還要讓我說出口呢”

    聞听此言,李婉秋頓覺腦中如五雷轟頂般,一片空白,過了好一會兒,她才反應過來

    “你一定有辦法的,你既然能看出我母親有病,就一定能夠解救她對不對。”李婉秋有些歇斯底里。

    林凡卻低頭不語,現在沒有看到人,讓他如何判斷呢

    李婉秋以為林凡是在要錢,可她剛參加工作哪里有錢呢,緩了一會兒之後,她才貝齒輕咬紅唇的說道

    “你只要答應救我母親,我可以為你做任何事。”

    說完,便面紅耳赤的低頭不語。

    見沒人回答,李婉秋這才抬起頭來,此時面前哪還有人,林凡已經走到了店外。

    “你不帶我去看看,我怎麼知道如何救她呢”林凡笑著說道

    李婉秋的眼神再一次煥發出生機,她拿起背包就鑽進了林凡的車。

    林凡不喜張揚,所以買的是一輛二手舊車,坐在這舊車之上,雖然有些顛簸,可是李婉秋的心情卻從未如此輕松自在。

    在李婉秋的指引下,兩人很快就到了李婉秋家。然而他們並沒有注意到,自己已經被人跟蹤了,那人在車上不停的按著相機的快門。

    “哼,臭**,老子這次讓你身敗名裂。”

    ……

    將車停好之後,兩人這才發現,他們家樓下竟然還停著一輛布加迪。

    “真是討厭,這個人又來了”李婉秋一臉厭惡的說道

    林凡可不想摻和別人的家事,所以也就沒有問,跟著李婉秋,進了他們家。

    這是一個普通的工薪家庭,家具還是很多年前的款式,破舊的沙發上正坐著兩個青年和一個老者。

    “小婉,你回來啦”其中一個青年站起身來,仔細看去,他的眉宇間與李婉秋有幾分相似,似乎是她哥哥。

    李婉秋斜了他一眼,沒有說話

    那青年尷尬的笑笑,繼續說道

    “小婉,我把王總又帶了,他這次還給咱媽找了個相師,听說是山里出來的,很厲害的。”

    李婉秋依舊冷若冰霜,毫不理會他哥哥的“殷勤”

    另一位青年看見李婉秋身後的林凡,這才慢悠悠的站起身來,他不可一世的對李婉秋的哥哥說道“李義,這家伙是誰啊,你妹妹交了男朋友,怎麼不跟我說啊”

    李婉秋聞言,頓時霞飛雙頰

    “你胡說八道什麼,誰交男朋友了,這是我請來的相師,我們只是普通朋友!再說我交不交男朋友,跟你有什麼關系啊”

    “相師?”那青年盯著林凡看了一會兒,這才拍著大腿說道“哦,我認出你了,你不就是那個網上很火的,什麼狗屁“正義哥”嗎?”

    聞听此言,沙發上的老者也跟著輕蔑的笑笑。

    自打一進李家,林凡就看出面前這位是一個靠著父親的富一代,這倒不是他相術厲害,而是這人特征太明顯,首先,真正富二代一般都有良好的家教,他們溫文爾雅,彬彬有禮,不喜張揚,藍雙雙就是個很好的例子。

    而富一代則不同,他們大多有過被欺負的經歷,所以自己的父親暴發之後,他們也會跟著忘乎所以,借著自己父親的錢財或者勢力,到處欺負老實人,以達到那病態的心里平衡。更重要的是,這些人從小沒有受過好的教育,做起事來十分張揚,粗鄙。

    所以林凡並不打算跟這個弱智爭長道短,可李婉秋卻不肯罷休。

    “王富貴,這是我家,我們不歡迎你,你給我滾出去。”

    “李婉秋,你知道你在跟誰說話不,信不信我讓我爸把你哥炒啦”王富貴怒氣沖沖的說道

    “別別別,王總,您消消氣,小婉,來者是客,再說人家王總是來幫咱家的,至于你帶的這個相師,還是讓他回去吧,我們已經不需要了。”李義看出癥結所在,急忙下逐客令。

    既然主人已經下了逐客令,林凡再待下去也沒意思,當下便準備轉身離去。可王富貴似乎覺得還不過癮

    “要走啦?你那破車還打的著火嗎?要不要用我的布加迪送送你?”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