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相神 > 第三十二章離魂符

第三十二章離魂符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听到這里,林凡笑了笑,原來李婉秋堅持采訪自己是因為這個啊,可見女人是無論如何都不能得罪的

    而那雲游道士說的相師,多半指的就是自己,既然遇上了,肯定不能不管。打定主意之後,林凡便對眾人說道

    “你母親中了離魂符“

    “離魂符?什麼是離魂符?“李婉秋問道

    林凡擺擺手,示意她不要打斷自己

    “人有三魂六魄,六魄先不談,今天只說三魂,這三魂指的是天魂,地魂,人魂。人死之後,天魂歸天,地魂歸地,而人魂歸身;若人沒有死亡就被勾去三魂,則天魂地魂無歸,人魂歸于離魂符,如此三魂離身,自然會成為植物人。“

    李義感覺有門,就站起身想問破解之法,可他想起剛才自己對林凡的那般態度,又不好意思開口,頓覺懊悔不已。

    林凡沒理會李義的異樣,他繼續說道

    “這離魂符好解也不好解,我可以用相法喚回游蕩的天地兩魂,可剩下的人魂卻在離魂符里,這個只有找到了符篆,並將之毀掉,才能徹底破除。“

    林凡說完,便用右手按住婦人的額頭,口中不停的念著咒語

    “天下至數,五色脈變,揆度奇恆,道在于一……“

    待咒語念必,婦人的身體忽然抖動了一下,李婉秋還以為自己看錯了,使勁揉揉眼楮,這才發現不知何時,母親的眼角竟然掛了一滴淚水。

    “母親醒了,母親醒了“李婉秋喜極而泣

    林凡十分不忍打斷她的喜悅,可他還是繼續說道

    “你母親還陽還需要些日子,另外,你還要做好心理準備,她的人魂不歸,會喪失自己的全部記憶,而尋找離魂符的事情,這需要機緣,強求不得“

    沒想到李婉秋卻毫無灰心之感,母親能夠醒轉,已經是上天最大的恩賜了,她輕輕搖了搖頭,對林凡動情的說道

    “林凡,謝謝你。“

    林凡見她如此知足,頓覺寬心不少,既然事情已了,那卦金也該收取了,這是自古以來的規矩,不論是誰都不能例外的。

    “那報酬,你看……“林凡支支吾吾道,他不怎麼習慣向窮苦人家要錢。

    李婉秋見林凡欲言又止的模樣,還以為他是讓自己履行檔口里的承諾,要她以身相許,想到此處,她頓覺窘迫不已

    “哎呀,這人怎麼這樣啊,怎麼在大庭廣眾之下提這個呢,不過看他倒也是個正直的人,如果可以嫁給他……“

    林凡看李婉秋面紅耳赤的模樣,他慌忙擺手道“你們別怕,要卦金這是我們相師自古以來的規矩,我也不會多要的,你們象征性的給點就行。“

    李婉秋聞言,這才從窘迫中回過神來,可心里竟有一點點失落

    這時,王富貴又站了出來,剛才帶了個騙子過來,讓他在李婉秋面前顏面大失,這次可要掙回自己的面子。

    他上前一步,鼻孔朝天的說道

    “小子,看不出你還有兩手,你放心,卦金隨便要,我王家幾千萬的家底……“

    王富貴話還沒說完,林凡的電話突然響了,他接通電話之後,那邊傳來一個甜美的女聲

    “喂,您好,請問您是林凡先生嗎?“

    “是我“

    “您好,林先生,我是**銀行的基金業務經理,請問您存在我們銀行的二十二億華夏幣是否有購買基金的打算呢“

    這電話聲音雖然不是很大,可房間內眾人卻听的清清楚楚。

    林凡看見眾人的異樣,急忙找了個理由搪塞過去,把電話掛掉之後,他才搓搓手掌,一臉尷尬的說道

    “就這麼點事,一天打幾個電話。對了,你剛才說什麼“

    王富貴也听見了業務經理的話,此時林凡開口相問,他羞的恨不能找個地縫鑽進去

    “沒……沒什麼“

    說完,他就灰溜溜的走了,李義想去送送他,可他們家恩人還在呢,也就只好面紅耳赤的站在一旁,連謝謝都不好意思說。

    李婉秋十分為難,既然林凡這麼有錢,肯定不會在乎一點小錢,想了半天之後,她覺得請林凡吃頓飯是最好的辦法了,好在林凡也答應了。

    ……

    聖德西餐廳。

    李婉秋覺得林凡這種有錢人吃東西肯定特別挑剔,所以就把吃飯的地方定在了這里。

    可林凡從沒有吃過西餐,所以有些粗手粗腳,不知該如何下嘴。

    男服務員看林凡那土里土氣的樣子,心里頓時泛起一股輕視之意,面無表情的給他們上完餐之後,就頭也不回的走了,在這種西餐廳里,他們最大的收入不是工資,而是小費,所以他們也是看人的。

    像林凡這種開著破車,穿著普通的人,他們多半不願意提供優質的服務。

    男服務員的輕視,多少都讓林凡有些不悅,不過他並沒有將之表現在臉上,依舊吃的津津有味。

    而李婉秋除了采訪的時候話多點之外,私下里跟誰都沒有過多言語,所以兩人皆低頭慢慢吃著,場面有些尷尬。

    與他們的沉靜不同的是,窗外的某輛車上,一個禿頭正拿著相機拍的不亦樂乎。

    ……

    正當兩人尷尬不已,不知該說點什麼時,店外突然傳來一陣吵鬧。

    林凡扭頭一看,只見透明的玻璃窗外,一個老熟人正面紅耳赤的立于一旁,被身邊的一個婦女罵的狗血淋頭。

    林凡跟李婉秋說了一聲,急忙跑了出來

    “黑子”林凡看了一眼黑子滿是鮮血的手臂,關切的問道“你這沒事吧”

    黑子苦笑著搖搖頭,示意自己沒事。

    “他是沒事,我的車可遭殃了,這板兒爺是給你拉貨的不?我告你,你可要陪我車”那婦女叉著腰,頤指氣使的說道

    “板兒爺”這個詞在京話里,多少都有些蔑視的意思,常人听了都要跟你拼命,更何況心高氣傲黑子,只不過但凡當過兵的人,最忌諱的就是跟老百姓動手,雖然他退伍多年,可這種作風就像留在他血液里一樣,被他一直延續至今。

    黑子一臉怒火,可畢竟是他撞了人家的車,又拿不出那麼多錢,即使對方出言不遜,他也沒有理由去打人家,何況對方還是個女的。

    “多少錢,我賠你吧”林凡說道

    “你賠?”婦女滿腹狐疑的看著林凡,這年輕人看起來跟板兒爺一樣嘛,他賠得起嗎?

    “最少要五千塊錢”婦女說道

    林凡立馬從破車里拿出一沓錢,數也沒數就遞給婦女,而後就拉著黑子進了西餐廳。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