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相神 > 第三十六章投降

第三十六章投降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陰三兒說完之後,就掛掉了電話。

    林凡只好把車停下來,坐在駕駛座上思慮起來。

    剛才的那通電話,黑子顯然也听到了,他一臉失望的說道

    “怎麼著,開工第一天就來個大活兒,我就知道,你這錢不好掙”

    說是這麼說,可他眼神中還是閃出興奮的精光。

    林凡沖他尷尬的笑笑,把車轉了個向之後,就往四運倉庫開去。

    黑子見林凡沒有給錢的打算,這才暗中點點頭,他喜歡作風硬朗的人。可他想不到的是,林凡之所以不拿錢,不是因為他想硬來,而是他根本就沒有那麼多錢,他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兩人不一會兒就到了四運倉庫。

    林凡和黑子開始商量對策。

    “我們上次從他手上跑過一回,這次他們肯定嚴加防範,所以這次我們給他來個聲東擊西”林凡說道

    “聲東擊西?這我知道,我們部隊經常玩這個,可這里怎麼玩啊”黑子說道

    “我在前面吸引他們拖延時間,你悄悄溜到後門,從窗戶里爬進去,然後迅速制住陰三兒,只要他被擒住了,他們那幫人自然束手就擒“

    “得 ,您瞧好吧“黑子說完就繞路過去了。

    林凡一個人大大咧咧的來到倉庫。

    陰三兒看林凡還真的來的,這才松了口氣,看來這小子還真是個情種。

    “錢帶來了嗎?“

    “沒有“林凡一臉輕松的說道。

    陰三兒頓時火冒三丈,他拉過被封住嘴巴的李婉秋,把槍盯在她腦門上,咬牙說道

    “你不想要她活了嗎?“

    李婉秋此時已經清醒過來,她看到林凡之後,心中雖然十分欣喜,可是她更擔心林凡會因自己遭受傷害,便不停的搖著頭,示意林凡趕緊離開。

    “陰三兒,你不敢讓她死的,你在給自己留後路“林凡開始岔開話題,吸引對方的注意,從而給黑子贏得時間。

    “後路?我他*媽現在還有後路嗎?古天揚已經懸賞了一百萬美金要我的人頭,我還能去哪?“陰三兒痛苦的說道,看得出來,他這段時間過的極其難熬。

    “這也怪不得別人,如果你不貪圖古家的一百億美元,就不會落到這步田地。“林凡繼續說道

    “現在說什麼都晚了,我再給你一次機會,你回去準備錢吧,要不然我真殺了他“陰三兒狠厲的說道

    現在就拼毅力的時候了,林凡斷定陰三兒肯定不敢動手,因為他一旦動手,就會失去最後的機會。

    林凡剛欲開口,突然發現陰三兒的三個手下不太正常。

    “這是“林凡定楮一看”這是腦後有反骨,是欺主之兆啊“

    “糟糕,這三個家伙要反,那黑子過去擒住陰三兒還有什麼用呢,豈不是自投羅網“

    這個時候想要提醒黑子已經來不及了,沒辦法只能臨時改變策略了。

    “陰三兒,我剛才看了你們這幫人的面相,你們這群人中,有三個要反你“林凡微笑著幽幽說道

    這句話猶如三月里的驚雷,震的眾人喘不過氣來,他們皆拿著槍,不懷好意的你看著我我看著你,因為誰都知道,古天揚懸賞了一百萬美元要買陰三兒的人頭,所以理論上誰都有反的可能。

    特別是陰三兒,更是走到了人群之外,謹慎的打量著眾人。

    陰三兒咽了口吐沫,開始穩定軍心

    “兄弟們,不要听他胡說,我們一旦拿到那十億,就可以離開華夏“

    倉庫內眾人這才穩住了心神,可如果仔細看的話,就會發現有三只黑洞洞的槍口,始終指著陰三兒。

    “陰三兒,你如果不相信的話,我可以告訴你是哪三人。“林凡笑著說道

    那三人聞言,頓時大驚失色,幾人互相看看,決定先下手為強。林凡看出他們的異動,正暗自懊悔不該逼他們狗急跳牆時,黑子已經從窗戶處摸了進來,林凡急忙大叫一聲,那三人稍一分神,便被黑子用家伙點了血葫蘆,而他的家伙正是從陰三兒手里搶的。

    黑子在部隊練的就是這種絕地反擊,沒想到這麼多年過去了,他的手段還是如此精熟。

    “嘿,看來黑爺我這手藝還沒潮”

    從林凡激怒三人,到三人狗急跳牆,最後到黑子用搶來的槍點了三人,不過轉瞬,時間雖短卻十分驚險,若不是配合得好的話,肯定會有人受傷。

    此時黑子已經拿槍制住了陰三兒,陰三兒只好讓眾兄弟放下武器。林凡急忙跑了過去,先是解開李婉秋的繩索,而後又把她嘴上的膠帶撕掉。

    李婉秋這才撲到林凡懷里,渾身顫抖著,“嚶嚶嚶“的啜泣起來,林凡便不停的拍打著她的後背安慰著她。

    過了好一會兒,見他們依舊沒有分開的意思,黑子打了個哈欠說道

    “我說兩位,這可一幫人看著呢“

    聞听此言,李婉秋這才戀戀不舍的從林凡的懷里掙脫出來,白了一眼黑子之後,便羞紅著臉頰退到一旁。

    林凡這才來到陰三兒旁邊,盯著他意味深長的笑著,不知作何打算。陰三兒被他看的心里發虛,一臉沮喪的說道

    “凡爺,我從一開始就知道斗不過你,能死在你手里,我陰三兒不冤。“

    他這是一招以退為進,林凡何嘗看不出來,不過他還真沒打算除掉他,因為黑子還需要幾個得力的手下,陰三兒這人雖然靠不住,可林凡有入神的相術,量他也不敢在自己面前玩彎彎繞。再說次時的他已經陷入絕境,不投靠林凡,他也只有死路一條。

    不過一些姿態還是要做一下的。

    “你覺得我需要自己動手?我只需要把你送給古天揚,你的下場一定會比在我手里慘十倍。“

    陰三兒一听到古天揚的名字,臉上的肌肉頓時跟著顫動起來,作為古天揚曾經的心腹,他十分清楚古天揚對付叛徒的手段,

    “凡爺,別呀,您放我一條生路,我陰三兒給您當牛做馬,再說,您剛來京城不久,不正是要用人的時候嗎?“陰三兒乞求到

    “嗯,也好“林凡說道”黑子,以後他們這群人歸你了“

    陰三兒見林凡答應的這麼爽快,這才松了一口氣,如果林凡不收留他的話,那他可真的上天不得,入地無門。

    他高興,可黑子卻有些不樂意,他本就看不慣這些社會敗類

    “怎麼著,我昨天不是安全顧問嗎,今兒怎麼成了廢品回收顧問“

    不樂意歸不樂意,他還是照林凡的吩咐給眾人下達了第一條指令。

    “都听好啊,明兒都給我穿抻頭點,一水兒的西裝,看上去就像黑社會的那種,先去我那給我收拾半天房子去“

    黑子這是想帶一幫子人去胡同里炫耀,林凡也不理他,讓他把人安排好之後,再來一趟別墅,而後就帶著李婉秋走了。

    等古天揚他們到這里的時候,林凡他們早已消失的無影無蹤。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