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重生六零︰甜妻狠凶萌 > 第五十九章

第五十九章

    “秀兒,我可以這樣喊你嗎?”

    看著高眼里的渴望,沈秀不停地點頭。

    因為高為人任性,顏值高依然不討人喜歡。所以沈秀對高的了解其實不多,就知道她家里很多知識分子。

    沈秀跟高相處月余,關系始終不遠不近,甚至經常會互懟。沒成想今天八卦一下,兩人關系一下子升了溫。

    果然女人的友誼很多都是從一起八卦來的。

    沈秀掌心的溫度不僅溫暖著高的手掌,也溫暖著她的內心。

    她出生自高干家庭,家里人的思想古板守舊,一直不允許她學習戲曲。他們說戲劇是戲子的活計,不管她怎麼哀求,他們都不松口。

    哪里有壓迫,哪里就有反抗。高這個人看著柔柔弱弱的,但卻非常有自己的想法。

    她打第一次看到戲劇就愛到不可自拔,在家里所有人反對的情況下,她依然堅持自我。

    之前她拉著沈秀拜師李花兒,就是她瞞著家里人跑來的。之後每次到李花兒家練習,其實都是她沒去學校上課偷偷摸過來。

    高這樣高傲的人根本不需要人理解,但她需要人陪伴。在追逐戲劇這條路上,她真的付出太多了。

    盡管高內心很強大,但有時候她還是會覺得很孤單。

    重新認識後,兩人排排坐,交流著戲劇心得。高是真的熱愛,有著屬于自己的十多年理論知識。沈秀她就是有著後世的見識,她有時候高屋建瓴說出的一些話總讓高有所收獲。

    “飯菜好了,你們快去洗手,洗完手去個人到隔壁老王家把海子喊過來。”李花兒在廚房用鍋鏟把鐵鍋敲得  響,高聲喊了一句。

    “我去吧。”沈秀蹲在水井邊洗完手,敲響了隔壁老王家的門。

    “我找廖海,他奶奶喊他回家吃飯了。”門一打開,露出個少年的腦袋,沈秀看都沒看,直接說明了來意。

    她對隔壁老王家並不感興趣,甚至是想有多遠離多遠。

    “你先回去吧,我一會自己回去。”廖海的聲音從門里傳來,惹得沈秀翻了個白眼。

    吃飯不積極,思想有問題啊。

    不過這廖海從小體弱多病,又是村支書家的小孫子,脾氣壞點任性點也正常。

    沈秀給廖海找了原諒他的108個理由,回了院里幫忙搬桌子上菜。

    等菜上的差不多了,廖海跟掐著點一樣落了座。

    “今天大家一起吃飯,先舉個杯。”廖靖給每人倒了點棗酒,自己率先一口喝進了肚里。

    李花兒跟高都直接仰頭便灌,廖海喝了一小口。

    到了沈秀這邊,她站起身先是舉起酒杯朝廖靖致意。“師爹,這杯酒敬您。願您以後跟李師傅一生一世和和美美。”

    她話音未落,一口氣喝完一杯酒。等她一坐下,已經用靈氣把酒逼了出來。

    她酒量不太行,下午還有事,不能一杯就倒啊。

    “師爹?”廖靖對于自己的新稱呼哭笑不得,但他也沒多計較,還覺得有些意思。

    他轉過頭,跟李花兒耳語。“這兩姑娘都敞快,你這回眼光是真的不錯。”

    高和沈秀一前一後喝完酒讓廖靖很高興,越看兩人越喜歡。

    他這人一輩子就活了個“直”,因為直他不去台灣,因為直他俯仰之間無愧天地。他性子直,所以對于簡單大方的人喜愛的緊。

    “我挑的人哪會差了?”李花兒也很得意,不停給沈秀高夾菜。

    “海子,你下午別出去了,在家好好看會書。”吃完午飯,李花兒收拾碗筷給廖海下了命令。

    “奶奶,我不想在家帶著。”廖海本來都走到了院門口,听到這話氣得跺腳。

    李花兒狠狠瞪了他一眼,也不說話,端著碗筷去了廚房。

    “你也老大不小了,奶奶也是為你好。回屋好好看書,等你病好了還要回學校,功課別落下太多。”廖靖拍了拍廖海的肩膀,邁著八字步出了門。

    廖海無奈,只能回屋里看書。

    而沈秀高吃完午飯,繼續練了大半個下午。等沈秀對戲文大概有個熟悉後,她就跟李花兒說了一聲,先自己回了家。

    沈秀一走,這下院子里只剩廖海跟高了。

    “喂,你在那發呆還不如來听我唱的怎麼樣。”高是個有听眾才會興奮的人,沈秀這個听眾不在,她只能發展別的听眾。

    “唱的那都是什麼,咿咿呀呀的有氣無力。”廖海開口就損,高臉色明顯變了。

    “你說的這麼厲害,你來唱啊。”

    要是唱不出來,本姑奶奶必須要教訓你一頓!

    在高再三的要求下,廖海終于開腔唱了幾句。

    聲線優美,聲音清雅,再配上那種玩世不恭的無謂態度,廖海的魅力一時慌了高的眼楮。

    “困死我了。”沈秀一回家就進了萌寵空間,先是洗了個熱水澡,接著就是坐在按摩椅上享受。

    “那小蹄子不在,說是去了村支書家。才多大點人,一天天往外跑,以後肯定也是個不安于室的。”沈三媳婦見沈秀家門沒關,直接推門進了。

    “唔,這屋里確實有股子妖氣。”一個長發白須的道士走了進來,他掃了一眼屋子,給出了自己的斷定。

    “我就說嘛!怎麼可能就完全變了一個人,果然是妖邪作祟!”沈三媳婦雙手擊掌,心情非常雀躍。

    “對方道行高深,貧道只能試試。”道士宣了一聲道號,就直直看著沈三媳婦。

    “你看我干嘛,趕緊驅邪啊!”沈三媳婦雙手環胸,她被看得都有些不好意思。

    “施主真的不懂?”

    “什麼東西?”道士眼里的惱怒讓沈三媳婦更懵逼了。

    道士見沈三媳婦不像是裝不懂的,輕咳了一聲。“沒有香火錢,哪里有體力為女施主消災解難?”

    “你問我要錢?”沈三媳婦雙手掐腰,一臉的不可置信。

    “是香火錢。女施主要是不願意,那貧道只好告辭了。”

    沈三媳婦見道士轉身就要走,咬緊了牙關。“這里是五塊錢,給你。”

    比起給點香火錢,讓沈秀妖孽伏法她更樂意看到。

    “五塊錢打發要飯的呢?”

    “你不要就拉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