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蝕骨情深︰惡魔總裁別亂來 > 第二百三十章藤上花5

第二百三十章藤上花5

    小÷說◎網 】,♂小÷說◎網 】,

    “我也剛起床。”她笑眯眯地答完,把最後一道菜擺上桌,“冰箱里食材有限,只能做這些。”

    梁司藤坐下,夾了一筷子的菜放進嘴里,贊許地點點頭︰“不錯。”

    “太好了,以後我每天給你做。”

    她像個得到夸贊的孩子,兩頰笑靨生花。

    梁司藤看到她笑,唇角不自覺揚了揚,又說︰“你不用做這些事,每天會有鐘點工過來做事。”

    她拿筷子的手停住,“我想為你做點事,不能住在這里白吃白喝,何況你還是我的救命恩人。”

    擔心這句話不夠說服力,她特地雙手合十,撒起嬌,叫他心里又癢又好受。

    梁司藤妥協︰“好,只許做菜。”

    “嗯!”

    她似討到心願,吃起早飯都眉飛色舞得。

    梁司藤不禁覺得今天的早餐,是他長久以來吃過最好吃的。吃完早膳,梁司藤有事外出。

    她悶在家覺得乏味,去書房找了本書看。

    書有成年男人一掌厚度,看久了頭脹眼酸,腦袋往旁邊一歪就睡著了。梁司藤中午回家,看到落地窗邊的貴妃軟榻上躺了一個人。日頭正升到中央,陽光溫暖灑落在她一雙白皙縴細得長腿上。

    襯衣擺掩在大腿根,再往上一點,就會春光外露。

    她哼唧了聲,翻動身體,那可憐的衣擺便往上挪。

    梁司藤抬手把手里的外套丟在她身上。

    她被驚醒,揉著眼楮坐起來︰“嗯?你回來了。”

    “不要坐在這里看書,對眼楮不好。”他拿走平攤在陸言薇肚子上的書,合攏放到一邊,“跟我走。”

    “去哪里?”

    她被梁司藤不由分說地拉出家門,坐電梯到地下車庫,然後開車到了商場。他陪她買衣服。

    除了女士內衣,其他的,梁司藤都能給她意見。買衣服的時候她看了眼吊牌,數著上面的零,倒吸了一口涼氣。

    “你不用給我買這麼貴的衣服,普普通通的就可以。我剛才在二樓看到特價商品區,那里的衣服既實惠又好看。”

    她說完這番話,梁司藤還沒發表意見,身後的更衣室里卻傳來一陣女人的笑聲。

    她回頭看,是個身材高挑,長得很美艷的女人。

    女郎拿瞄一眼人,都帶著風情萬種。

    “哎呀,這小姑娘真是前所未有啊。司藤,你哪里找來這樣有趣的寶貝兒。”

    嗯?

    原來她和梁司藤認識。

    看來不光認識,還很熟,女人說著話就膩到梁司藤的身邊,軟綿綿得像只慵然美艷的貓兒。

    梁司藤臉依舊冷淡,推開她。

    女郎受到拒絕,笑出來︰“怎麼,擔心小姑娘吃味?你這樣子讓我對她好有興趣。”

    說罷,向呆若木雞立在原地的陸言薇伸手,“你好,我是傅玫。”

    玫瑰的玫。

    真配她的長相,美艷嬌態。

    “你叫什麼?”

    陸言薇被這句話噎住,叫什麼?她望向一旁的梁司藤,這個舉動惹來傅玫又是一陣笑︰“你瞧他干什麼,佔有欲如今這麼強,連心肝寶貝兒的名字也不許別人知道?”

    “不是,是我不……”

    她正想解釋,梁司藤突然開口︰“薔薇。”

    她訝然。

    “薔薇?”傅玫念著這個名字,上下打量起她,大約覺得名不副實,逗出笑來︰“姓呢?總沒有人姓薔的。”

    梁司藤凝視過來,“白。”

    結合了姓氏,傅玫的眼神不見了嘲笑,反而略有贊同。

    美而不濃,如白薔清麗。

    “白小姐,你是怎麼跟司藤勾搭上的呀?”傅玫故意口無遮攔得問,讓言薇詫然不知該如何回答,梁司藤也沒讓她繼續久留在店里,拉著言薇就離開了。

    走的時候她回頭看了眼,發現傅玫似笑非笑得沖她揮手。

    坐在車里,言薇沒說話,梁司藤又是個寡言少語的人。

    一時氣氛寂靜。

    她的欲言又止,終于讓他出聲︰“你想問什麼?”

    “沒,沒什麼。”

    她抓緊膝蓋上的裙擺,搖頭否認。

    老天,她其實有很多疑問。

    可她不能八卦。

    如果讓梁司藤不高興,或許自己會被趕走,那麼之前的事可能會重演一遍。想想,她就害怕。

    “傅玫是我曾經的女朋友。”她克制住自己的好奇心,沒想到梁司藤主動得坦白從寬了。

    他說這句話的時候很平淡,好像在描述一件很無關緊要的事。

    “她很漂亮。”言薇彎唇。

    這是實話,她第一眼即被驚艷到。

    梁司藤說︰“你更漂亮。”

    她的臉馬上熱起來,心里像揣著一只活奔亂跳的兔子,可是看到他表情冷淡,她又馬上告訴自己,這句話只是梁司藤的客套話。

    “待會自己上樓,我下午還有台手術。”

    他把車駛入公寓園區,言薇道︰“原來你是醫生。”

    難怪那次會在醫院踫上他。

    “……嗯。”

    梁司藤遲疑一下,輕應了聲。

    言薇上樓後把衣服掛在衣櫥里,自己換了一件居家休閑得服裝。到傍晚開始煮晚飯,擺上桌等梁司藤回家吃。

    他吃東西的時候很斯文,看起來就是一幅矜貴的畫卷。

    不知道是否因為白天遇到傅玫的事,晚上睡覺的時候,只要一閉上眼,傅玫的樣子就鑽到她腦袋里。

    折磨的她失眠。

    她掀開被子,開了燈站在鏡子前打量自己。漂亮但不驚艷,不夠高,也沒有前凸後翹,笑起來也不夠醉人。

    一點不及傅玫。

    人家是尤物,自己是動物。

    想到這,言薇很是沮喪,梁司藤喜歡那樣極品的女人,也是,男人應該都愛這樣的美人兒。

    噗咚。

    樓下似乎有動靜,言薇好奇地打開房門下去一探究竟。這一探她就懊悔了,玄關的壁燈亮著幽光,光暈籠罩下的一對男女正在激烈熱吻著。女人側頭,看到僵立在樓梯上的言薇時,挑釁得摟住梁司藤的脖子。

    言薇怔了幾秒,反應迅速得退回樓上,關上門。

    她摸摸心口位置,跳得飛快。

    還有點發酸。

    什麼前女友,分明……是舊情復燃。

    言薇一離開,傅玫詭計得逞,愈發軟綿得往梁司藤懷里靠。梁司藤皺著眉,終于推開她的主動。

    “你來干什麼?”他半夜听到門鈴聲,一開門不僅聞到嗆鼻的酒氣,傅玫更是不由分說摟住他就是強吻。

    傅玫媚眼如絲得笑︰“有了新歡就不許舊愛來家里?司藤,我知道錯了,你原諒我好不好?我們重新開始……”

    梁司藤撥掉在身上亂摸的手,冷冷道︰“對于背叛者,我沒興趣。”

    “梁司藤,你真以為自己隱藏罪惡就能粉飾高尚了?這麼多年你就愛白,以為白能掩蓋自己的黑。”傅玫呵笑︰“那位白小姐是很純潔,但你覺得自己般配得起太聖潔的東西嗎?”

    他的眼鋒倏地變利,一把掐住傅玫的臉,用力得讓她微末哼聲。

    “活膩了想死是吧,我不介意幫你刨膛開肚。”

    傅玫慘淡一笑︰“你有什麼做不出來的,動手,讓你的白小姐看看,梁司藤是個什麼樣的怪物。”

    他的瞳孔緊縮,手勁松開。

    “馬上給我離開。”梁司藤丟下這句話,轉身往樓上去,再不顧及她的狀態。他不搭理,傅玫也不走,就坐在玄關,對著黑暗呵呵發笑。

    她拿了支煙點燃。

    吸了口,吞吐出眼圈,敏銳得感覺到背後有人,並沒有回頭,而是笑︰“吵到你睡覺了?”

    “喝了酒不要抽煙了。”

    言薇軟糯得聲音說出這句話,傅玫正想拿話嘲弄她,扭過頭去發現一杯純淨水送到眼前。

    少女一臉無害,“喝點水會舒服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