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美人蝶 > 第三十五章 送上門的禮

第三十五章 送上門的禮

    允修走進簡修身邊後,一聲不吭的在椅上坐下來,眉頭微微皺起,在冥思。

    簡修沉了眸問道,“有事?”

    允修眉頭緊鎖,看向簡修,“那個世子說來羅定州抓岳風一黨,岳風是何許人?”

    簡修嘴角輕愣了下,對允修諷刺一聲說道,“讓你多跟我走動,你就只掛個錦衣衛百戶的名號,可做了多少事?”

    允修輕裂嘴笑了笑,“哥這麼有能耐,允修無法跟你比。”

    簡修正色說起這個岳風。

    “岳風本是臨川人,行商至隴川,與隴川宣撫司多士寧交往甚厚,可岳風的本性不良,糟蹋了多士寧的妻子,讓多士寧發現。岳風索性誘殺了多士寧和其夫人,奪了金牌印符,投靠緬甸宣慰司,偽受其命,代多士寧為宣撫,勾結緬甸兵多次侵犯雲南西南各司,黔國公府出兵剿伐,岳風在隴川一代留了余黨,一些岳風部下讓鄧子龍捉拿,此時怕是逃至這羅定州了。”

    允修听後語氣清淡的說道,“看來羅定州衙門也會不清閑了。”

    天氣格外晴朗。

    柳府宅院園中,下人們抬上來一只楠木躺椅,沫昌黎一撫衣袖,緩緩的坐了下來,笑容淡淡的接過隨從湯圳遞上的參湯,慢飲了一口。

    他的心情特好,太陽才剛出來就要曬曬。

    春琳從長廊走過,瞧了一眼這雲南世子,不屑的努努嘴,回眸間迎面見柳小姐有些不安鎮定的走了過來。

    今晨春琳一起來便去伺候主子梳洗,才知柳小姐不在房間,甚至是一夜未歸的感覺。她沒聲張,自己忙著在宅院里尋找。

    春琳忙疾步到柳小姐面前,“小姐,你去——”

    柳小姐瞪了她一眼,春琳這才打住,還偷偷看眼院中那位雲南世子,怕讓那些人听見了。

    柳小姐疾步往自己的廂房走,春琳緊步跟上。

    “兒!”雲南世子已經發現她,穿著一身大紅的華服,沖著柳小姐使勁的招著手。

    柳小姐厭惡的表情瞅了他一眼,想回自己的房里,卻讓已經邁步而來的沫昌黎擋住了去路。

    “陪我出去玩吧。”沫昌黎挑著眉頭笑著。

    柳小姐張了張嘴,本要拒絕,卻不想沫昌黎拉扯著她的手腕,一直笑道,“天氣好,待在屋里多悶啊,出去玩才好。”

    柳小姐淡笑,喃喃說道,“世子來羅定城可是來抓人的,不出去抓,人又怎會抓到手呢,這麼閑游,就不怕朝廷到時候怪罪?”

    沫昌黎輕扯嘴角,邪笑著說道,“有子龍在,怎會抓不住,本世子輕閑。”

    柳小姐面不改色木然的看著他。

    沫昌黎再次一笑,“不是,本世子也是第一次到羅定州,看看風景也應該嘛。”

    從西廂房那邊走來的簡修和允修同時看了過來。

    簡修面色陰沉,手上拿著他的刀在向柳小姐和沫昌黎投去一眼時,柳小姐也看到了他。

    “改天吧,今日不想出去。”柳小姐視線從簡修那拉回後忙回了雲南世子一句,便不再理會他,自己走去。

    簡修和允修同時走到了院里,朝沫昌黎拱手施了一禮。

    沫昌黎整容問向簡修,“昨日還沒問指揮使大人呢,從京都到這羅定州來所為何事啊?”

    簡修冷著眉,那常慣的神色讓沫昌黎忙又道,“指揮使大人不願透露也沒關系,昌黎只是隨意問問。”

    簡修肅容回了他一句,“和世子一樣,來這抓人。”

    “哦。”沫昌黎閃了下睫毛。

    允修不動一句話,在簡修動身往柳府門口走去時,一起隨同而往。

    春琳跟著柳小姐進屋後,猶豫著該不該問問昨晚,但作為柳小姐忠實的丫鬟,她還是問了,“小姐昨晚去哪了?”

    柳小姐只是面無表情的看了春琳一眼,卻沒有回答她,扭頭看了眼關閉的房門後才緩緩說道,“以後若發現我不在房里都不必去尋,可明白?”

    柳小姐的話讓春琳詫異,但她還是沒有再多問,只是悻悻的點了頭。

    “我想湯浴。”柳小姐軟軟的坐下來,揉著額頭說道。

    春琳馬上應道,“好,奴婢這就去準備。”

    在淨房桶浴里,柳小姐靠在浴桶上,輕閉眼,讓熱氣燻在自己的身上。

    她心中惶恐不安,不安的是昨晚簡修到底看到了多少,她已經不太記得清楚了。

    她害怕許州來福客棧的那一幕再讓他人看見,讓人對她產生恐懼。

    她更害怕自己半人半妖的樣子讓他人看去,不管是誰,都不能看到她的那一幕……

    柳小姐表情僵硬的將手從水里伸出來,再次輕摸著自己脖勁處的蝴蝶印記,想到盤須老道的話:鬼蝶和你是共存的,在同一個身體里。

    春琳打簾子走了進來,在桶邊說道,“小姐,世子爺出府了。”

    柳小姐有種松了口氣的感覺,那人不在她眼皮下最好。

    ∼∼∼∼∼∼∼∼

    山坡原野處的八角亭里,一襲紅色的華服男子坐在小矮凳上,面前放了張矮幾,幾上放著一把古琴,男子面色從容撥著琴弦,琴聲飄蕩在八角亭外的草澤地上空。

    草澤地上,鄧子龍一桿銀槍甩得如火如荼,銀槍如到之處,劃破衣衫,現出鮮血。

    岳風的部下,八名大漢圍著鄧子龍,一人對峙八人,這是這些個逆賊所提出的要求。

    鄧子龍爽口答應,毫不猶豫。

    八角亭里,紅色華服的男子如看好戲一般,更是如在給他們彈奏對戰曲樂。

    隨從湯圳立在沫昌黎的身邊,不動不語,雙眼死瞪著草澤地上的戰場。

    八角亭邊,沫昌黎隨來的那些侍衛排開站著,肅容沉靜,恍如戰場上的鄧子龍是在給他們教授武藝一般。

    曲聲停下,戰場上也收了兵器。

    鄧子龍手執著銀槍一人站在中央,那八個人紛紛倒地,倒在泥澤中。銀槍頭上血跡鮮紅。

    沫昌黎從矮凳上站起,走出亭台,從容的笑著看著鄧子龍,拍手贊揚,“不愧是我們黔國公府的人,才到這羅定州一天就將這些人全都拿下,好好好!”

    八角亭不遠處的樹下,簡修和允修雙雙騎在馬背之上,靜默在那里看著這一場好戲。

    簡修面色冷然,沉聲說道︰“黔國公府可真不能小覷。”

    允修粲然一笑,“這個雲南世子也不能小覷。”

    看著好戲已收場,簡修調轉馬頭催馬離開,允修跟緊而去。

    八角亭處,沫昌黎隨之側過頭看向簡修允修離開的背影,溫潤而笑起來。

    行至一段山路,簡修突然停下馬,眉頭緊鎖,允修拉起僵硬疑惑的看向他,“怎麼了?”

    “沫昌黎要抓的人就這麼幾個?”簡修肅容說道。

    不可能如此簡單輕松,那些國賊竟然選擇偷往羅定州,必不會這麼輕易就現身被抓獲。

    “四哥的意思是,這幾個人不過是賊人送給雲南世子的禮物而已,好讓他覺得拿了人就不會再深究了。”允修想到一般忙說道。

    簡修仰著頭,眺望著西面的天空一眼,眉頭一皺,冷笑而道,“岳風必定需要在羅定州得到什麼,這個雲南世子或許只是他的一步棋。”

    允修眸子眨了下,不解,“岳風還想干什麼?”

    簡修沉眸,“這還需要深查,看岳風到底讓人來羅定州有何意圖。”

    允修恍如醒悟一般,“四哥這次來羅定城不會就是為了抓幾個白蓮教的吧,難不成是受了皇上的旨意來暗查岳風的秘謀?”

    簡修輕笑一聲,喃喃說道,“你好像也長腦子了,這都讓你看出來了。”

    “四哥——”允修瞪他一眼,“我何時沒腦子了。”

    簡修抿嘴一笑,催馬繼續回程。

    ∼∼∼∼∼∼∼

    柳府宅院。

    柳小姐站在院中看著羅定城里排得上名號府上的丫鬟前後進來,說是給雲南世子送禮物。

    春琳,武伯都杵在一邊,看著那些丫鬟送進來的東西。

    阿酥阿明在那里接待。

    一個綠衣丫鬟稟報,“我家小姐是米商劉大成的大小姐,今日讓奴婢給雲南世子送些養身的薏米。”

    那丫鬟的身後米商的家僕抬著一袋放在了地上。

    緊接著府門口又進來一撥人。

    一個穿著黃色衣衫的丫鬟,讓人搬進來好幾盆盆花,那個丫鬟對阿酥說道,“我家小姐是琦苑花圃的大小姐,小姐讓奴婢來給世子爺送些景花,供世子爺欣賞。”

    春琳輕聲呵呵笑起來,“這位雲南世子才到這羅定城一天就招蜂引蝶了。”說著她看向武伯,“武伯,你怎讓這些人隨便就咱府上來了。”

    武伯瞧了眼不動聲色的柳小姐,這才說道,“不好拒絕啊,可是奔著世子爺來的。”

    柳小姐冷笑一聲說道,“隨她們送,想送什麼全都接下,咱府上能免費供用也挺好的。”

    話完,她不想再看,回身往自己的院里走去。

    春琳笑著努嘴,“是挺好吧,不需要咱府上花錢。”

    她笑盈盈走到那些個丫鬟面前,謝禮一般,“你們家小姐真是太客氣了,放心,等世子爺回來,春琳我都會一一稟報的,順便還給你們家小姐多美言幾句,這可行?”

    那些丫鬟們真是太感謝春琳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