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秘戰 > 第683章 軍列

第683章 軍列

    姜新禹心里很疑惑,既然解除了戒嚴,為什麼要取消列車車次?

    一個衣衫襤褸的少年,趁人不注意,慢慢靠近上了鎖的候車室門口,仗著身材瘦小,從門縫擠了進去。

    這是流浪漢最常用的法子,提前混進車站,不管是貨運列車還是客運列車,先找個犄角旮旯躲進去。

    捱過幾個鐘頭,或者是更長的時間,就可以搭乘免費火車,去往自己想去的地方。

    姜新禹看在眼里,並沒有出言揭穿,這種事就像陽光下的灰塵,再尋常不過了。

    售票室人很多,維持秩序的警衛根本顧不過來,他們都沒注意到有人混進去了。

    童潼倒是興致盎然,東瞧瞧西看看,看什麼都覺得新鮮,人就是這樣,對陌生環境總是充滿好奇。

    “ 當!”

    通往站台的一道鐵門忽然打開,少年被推搡出來,身後是一名戴著鋼盔的準尉,呵斥道︰“再讓我抓到,就沒這麼客氣了!”

    少年唯唯諾諾答應著,見車站警衛朝這邊走過來,趕緊腳底抹油溜之大吉。

    “奇了怪了,這兔崽子咋進去的?”目送著少年跑遠的背影,警衛不禁嘖嘖著說道。。

    準尉冷著臉說道︰“我們發現他的時候,人都快爬上車了!別說沒提醒你們,長官要是發了火,可不是鬧著玩兒的!”

    說完這句話, 當一聲,準尉從里面把鐵門鎖上。

    “拿雞毛當令箭,嚇唬誰呢……”警衛一邊嘟囔著,一邊四處巡視,他也害怕擔責任,吆喝著把幾名流浪漢都攆出車站。

    站台里居然有軍人?

    姜新禹思索了一會,對童潼說道︰“我去一下廁所。”

    “我在那等你。”童潼指了一下不遠處的書報攤。

    “好!”

    進了廁所隔板間,姜新禹掏出順來的名片夾。

    名片五花八門,從名頭上來看,大部分是生意人,偶爾也有政府官員。

    現如今印名片很時髦,就連軍隊的文職軍官都有名片,這既有顯擺炫耀的心理,同時也確實很方便。

    其中一張名片上,名頭是市政廳參議長周姓秘書,姜新禹把這張名片揣進懷里,其余的扔進垃圾桶。

    打開公事包,從里面拿出一副圓形平光鏡和一個牙套,這都是從家里出來時,就事先準備好的。

    戴上眼鏡,嘴里塞進牙套,姜新禹儼然成了另外一個人,只要不遇見熟人,就不用擔心被認出來。

    從廁所出來,四處觀察了一會,警衛正在驅趕流浪漢,童潼果然在書報攤前,捧著一本畫報看的津津有味。

    姜新禹在心里笑了一下,他剛剛想到了萬一遇見熟人該怎麼辦,就說自己之所以這種裝扮,是打算嚇唬一下童潼。

    理由雖然有些牽強,但是好歹也能蒙混過關,姜新禹和童潼的關系,很多人都心知肚明,他們之間相互嬉鬧也沒啥不妥。

    來到樓梯口,沿著樓梯快步上樓,二樓居高臨下,能看到站台內的情況。

    站在二樓走廊窗前,姜新禹舉目遠眺,只見長長的鐵軌上,停著一列全封閉車廂的貨運火車!

    車廂一節連著一節,受限于觀察角度的不同,綿延著似乎望不到頭尾,姜新禹粗略估數了一下,至少有五十節車廂。

    站台上三步一崗,五步一哨,到處是全副武裝的憲兵。

    在這種級別的警戒下,那個少年能接近火車,已經是相當不容易了。

    毫無疑問,這是一趟滿載軍需物資的軍列!

    姜新禹明白了,上午附近街區戒嚴,包括取消今天的客運列車,都和這列貨車有關!

    反過來說,雖然取消了今天的客運列車,但是售票室已經在賣明天的車票,就是說明這趟軍列明天就會離開堰津!

    如果是普通的軍需物資,不會安排這麼大的陣勢。

    正常的警戒必不可少,不過,又是戒嚴又是取消客運列車,在姜新禹看來,完全沒有必要!

    身後的房門一響,一名工作人員走了出來,疑惑的打量著姜新禹,問道︰“你找誰?”

    姜新禹不慌不忙,背著雙手,倨傲的說道︰“市政廳的,我找你們調度長!”

    見這位派頭不小,而且又是市政廳的人,工作人員不敢多問,說道︰“黃調度長在辦公室……”

    “麻煩你帶路!”

    “您客氣,請跟我來!”

    轉過走廊拐角,第一個門就是調度長辦公室。

    姜新禹擺了擺手,示意工作人員走開,然後敲了兩下門,推門走了進去。

    黃調度長四十多歲,身材有些發福,一張中央日報擋住了他的臉,說道︰“懂不懂規矩,讓你進來嗎!”

    姜新禹走過去,拉開椅子坐下,拿過桌上的香煙點燃一支。

    听到劃火柴的聲音,黃調度長這才把報紙放下,發現來人不是自己的手下,說道︰“你是誰?”

    “市政廳的。”姜新禹把周秘書的名片遞了過去。

    一看是參議長的秘書,黃調度長不敢怠慢,客氣的說道︰“原來是周秘書,請問,您找在下,有何貴干?”

    “奉命去北平出差,到了車站才發現,火車竟然取消了,我想問問,為什麼突然取消車次?”姜新禹說道。

    黃調度長說道︰“哦,是這麼回事,取消車次是警備司令部的意思,我也是今天早上接到的通知,耽誤了您的行程,真是對不住了。”

    姜新禹冷哼了一聲,說道︰“簡直是胡鬧,說取消就取消,事先也不打一個招呼,太不像話了!”

    不管是警備司令部,還是市政廳,一個小小的車站調度長,誰也得罪不起,黃調度長只能隨聲附和,說道︰“可不是嘛,確實不像話……”

    姜新禹搖了搖頭,故作無奈的說道︰“警備司令部那些人,動輒就是軍務緊急,一個理由能反復用幾百次幾千次,大家還都得受著,唉,沒辦法呀!”

    “說的就是呢,現在也不打仗了,哪來那麼多緊急軍務。”黃調度長一大早從被窩爬出來,忙活了一整天,心里多少也有怨氣。

    “不就是運送軍需物資嘛,還至于把客運列車停了……黃調度長,車上都裝的啥?鞋墊襪子還是被褥軍裝?”姜新禹故作漫不經心的說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