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 第九百五十九章 深宮藏伯樂毒眼識英雄

第九百五十九章 深宮藏伯樂毒眼識英雄

    說听,怕會成為把柄;說不听,怕會得罪皇後。說啥都不對,眉千笑干脆低著頭看茶葉浮起浮落,幻想自己也是那葉子隨波蕩漾,就當沒听見。

    皇後見眉千笑不敢應聲,也早料到如此。妄議皇家容易出問題,聰明人當然要明哲保身。如果這人爭先恐後要听,皇後反倒懷疑自己看錯人。

    “兩位皇子受奸人挑撥,謀朝奪位自相殘殺,雖說死不足惜,但對皇上乃至整個朝廷打擊甚大。此事該怪我教子無方,還要怪我年老色衰無法再為李家添後……”皇後說著說著,威儀遠去,只留下無限唏噓。

    是啊……這段時間的亂子里面,死最慘就是她那二皇子李建弼。被大皇子塞了個潛龍五仙的離泉過去,在茶商會上一步步落入對方的陷阱,死了還被大皇子成功造就大膽弒兄大逆不道的罪名踩著尸體上位,被人人唾棄。

    作為母親,再怎麼隱藏內心的悲傷,也逃不過喪子之痛。

    不對!

    眉千笑搓了搓大腿,背脊發涼……所以皇後找他來做啥嗎!該不會皇後想找他借那啥生子吧!!萬萬不可啊!那可不是掉腦袋這麼簡單的事情!

    哎呀,還是要怪哥過分英俊,這都傳到皇後耳中,哥真的就那麼完美嗎!

    “天子無後,駙馬就成了最關鍵的人物。如今朝野表面上看來風平浪靜,內里早已各懷鬼胎蠢蠢欲動,無論皇上能否再誕龍子,先有一個好駙馬和公主共築愛巢,誕下皇孫,才能安穩朝廷隱亂。”

    啊這,原來是說駙馬的事……

    這個道理大家都懂,但皇上不懂啊,他就是不讓公主嫁戶好人家給他續後。你去和他說啊,和哥說有啥用……

    “原來你說的是這,嚇得哥急急忙忙褲頭帶多綁幾個死結。”眉千笑擦了擦額頭上的汗。

    皇後皺眉生疑︰“為什麼褲頭帶要多打死結?”

    “誒……我自己先把褲頭帶打完死結,這樣其他人就無法再打我褲頭帶的死結!”眉千笑理不直氣也壯,認真臉給自己亂說心里話擦屁股。

    皇後少有想罵人,從小得到的良好教育讓她硬生生把髒話吞了回去……誰無緣無故要打你褲頭帶的死結!

    名不虛傳,這人真的是有點瘋瘋癲癲,難以琢磨!

    “說回正題。作為皇後,自然要無條件支持皇上的決定,不可妄議朝政。但現在已經走到這一步,駙馬之選已箭在弦上,應當挑一個值得托付的駙馬。龔不決、陸簡一、呂復金都是青年才俊,雖說我沒資格給皇上妄議,但六勤王與朝廷唇寒齒亡,我心底希望他們能當上駙馬。”

    皇後說到這里,意思基本已經很露骨了……誰當駙馬都行,老娘就是不滿意那個血狼!

    什麼,還有個恩克王子?

    要不是這人掛著個西方大陸的王子名頭,早就被踹出去流放邊疆種牧草去了,沒人把他放在眼里過。

    但皇後娘娘,老子就是那個血狼啊!

    “我听說駙馬評選分幾輪,憑實力獲選,皇……夫人,這可不好說花落誰家。”眉千笑點到即止地勸皇後看開點……這駙馬他基本上當定了。

    “沒錯,即便是我也從沒打算要插手干涉評選結果,也不能插手。但是,不是我針對誰,而是血狼將軍忽然從天而降要搶駙馬,偏偏又是這種敏感的節點。至少六勤王咱們知根知底,這個血狼從出身到來歷都說不清道不明,我隱隱感覺不安。”皇後嘆了口氣道。

    皇後的擔心是正常的,換哥來也一樣很懷疑,哥表示理解。

    “第一輪測試,血狼從打照面看到深饉錄俜秸傷勞齙納絲諶 謖砩暇鴕訊隙 磧絮桴危 杉湫乃枷改濉M紡源匣鄣秸庵值夭劍 夢揖醯糜切擬瑋紓 恢 欠窳磧邢敕 !br />
    眉千笑雙手插兜懶得回頭……你都說你不能插手了,那個血狼,啊呸,哥有什麼想法還能咋地?

    “我思來想去。”皇後定楮看向眉千笑,從身後掏出幾本卷宗放到桌上,“整個南京,只有你在謀略上能勝血狼。”

    放在桌上的,居然分別是太子謀反、廣江巡撫貪污案、假死追擊買凶殺人案、柳家莊滅門案等卷宗。

    這些案子他都較為活躍在面上,看來是被皇後細細分析過,眉千笑心知再想裝瘋扮傻已無用。

    “不敢不敢,我區區一個小錦衣衛,怎敢和鎮國四武相比。”眉千笑不接這高帽。

    “你能。”皇後毫不猶豫用斬釘截鐵的語氣道,“呂復金年少氣盛,雖說頭腦聰明,但很多時候想得還是流于表層過于簡單。他如果這輪帶的助力不是沈宏堂而是你,我想,勝負至少在五五之間。你不用謙虛了,皇上最近重視你並非無緣無故,你非泛泛之輩。”

    媽呀,把老子放到鎮國四武之一的平面上,皇後這是得多看得起老子……

    眉千笑倉惶地吞下一口唾液,這就不得不說皇後眼楮毒辣,她越看得起他就越讓他感到害怕。萬一再仔細分析幾遍,從謀略方式上看出他們同一個人,這玩笑就有點大!

    “所以皇後的意思是……”眉千笑撇了一眼門外,他相信皇後明白他的意思。

    “沒錯,我希望你能來輔助呂復金。”皇後既然親自找眉千笑過來,當然明人不說暗話,“從第一輪就能看出,駙馬評選並非只比拼武藝。血狼將軍智謀深遠,呂家堡經營有道的人才多的是,但沒有如此善鬼思奇謀的人才。有你在背後出謀劃策,方有與血狼匹敵之力。”

    皇後沒等眉千笑回答,緊接著道︰“我知道你在憂慮什麼。”

    你知道個鬼!

    你找我來對付我,我怎麼應答你!

    “找你幫助呂復金,並非我有私心,只是六勤王之中呂復金為最優人選。呂家堡和皇上可謂唇寒齒亡,密不可分,忠心無需多慮。親上加親,更為鞏固朝廷。”

    皇後說的沒錯,其實哥也這麼想。

    所謂財政二字相輔相成,皇上的朝廷是政,呂家堡的富甲天下是財。任何政事都需要財來運行。

    開國先皇當年起義,沒錢怎麼招兵買馬,還不是要靠呂家堡財力支撐才有了今天的盛世。也是呂家堡押對了寶,先皇開國之後給呂家堡特赦,呂家堡立馬打敗當初平起平坐的好幾個商圈大佬,徹底坐實中原首富的位置。

    從那時的相輔相成,到如今,呂家堡和朝廷已經密不可分了。下至開荒種地市場改革,上到皇宮修葺國庫稅收;文至官袍典席書禮年慶,武至官兵武甲工術器械……都有呂家堡在背後出人出力出錢出技術的影子。

    李家的皇朝已經很難和呂家堡分得開,再看現在的皇後就是呂家堡的大小姐,便可窺得一二。

    皇後眼楮毒辣,自然也看得很清,支持呂復金,說是屏除私心之外也是合理的。

    就連哥一開始沒摻和這事,也想下重注買呂復金……還好兜里沒錢沒買,不然虧死了……因為老子參賽了!沒想到吧!

    老子要怎麼幫對手打敗自己啊,這事沒法搞!

    “我知道呂復金和你曾經不對頭,這個梁子我替他給你道歉。”

    皇後又拿起茶壺,彎腰給眉千笑倒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