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陸少的暖婚新妻 > 第2826章 心為什麼這麼痛

第2826章 心為什麼這麼痛

    ,最快更新陸少的暖婚新妻最新章節!

    “璐璐,璐璐?”洛小夕來到別墅,敲門好幾下也不見回應。

    她正拿出手機準備打電話,馮璐璐的聲音傳來,“小夕,你來了!”

    馮璐璐從花園一側繞過來,手里提著小號鐵揪和鐵桶,手上臉上都是泥。

    “你這干嘛呢?”洛小夕好奇。

    “小夕,你來看。”

    馮璐璐帶著洛小夕來到花園一角,翻整過的土地上長出了十幾棵幼苗,每一棵都嫩綠可愛。

    “這些都是你種的?”洛小夕新奇的問。

    馮璐璐點頭,“在高寒房間里發現的種子,看上去放很多年了,我也沒想到它們還能長出來。”

    現在已經是傍晚,花園燈光不太亮,她一邊說一邊打開了隨身攜帶的手電筒。

    燈光打在葉子上,洛小夕驚喜的發現,葉片上還有小字。

    她使勁去看,總算看清了幾顆︰“思念,喜歡,一生平安……”

    洛小夕感覺自己仿佛回到了學生時代︰“那時候同學們可流行玩這個了,我當時也種過,我還記得上面的字是‘甦亦承是個大笨蛋’。”

    兩人都笑起來。

    “為什麼會有這種字,”馮璐璐好奇,“葉片上的字可以定制?”

    洛小夕點頭。

    馮璐璐抿唇︰“我總覺得高寒不會玩這種東西,這應該是哪個女同學送給他的,也許這里面也有那位女同學想表達的秘密吧。”

    所以,她想要幫他把這些種子種出來。

    “為什麼要幫那位不知名的女同學?”洛小夕問。

    馮璐璐苦笑︰“我羨慕她,羨慕她能讓高寒接受她的感情,一盒種子能夠留到今天。”

    洛小夕憐憫的看向馮璐璐,燈光下的她雙眼無神,眼球滿布血絲,異常憔悴。

    “璐璐,你瘦了好多。”她心疼的說道。

    馮璐璐揚起微笑︰“瘦點好啊,不用想著減肥的事了。”

    她迅速恢復了正常的情緒,站起身來,“進屋,我給你做晚飯吃。”

    她果然做出了兩菜一湯,外加一個蔬菜沙拉。

    西紅柿炒雞蛋紅黃相間,幾點綠色蔥花畫龍點楮,青椒小炒肉,肉片外焦里嫩,青椒油亮發光,里面的大蒜瓣都炸得焦黃酥脆,看著就想吃。

    蘑菇湯就更不用說了,隔老遠洛小夕就已聞到了濃郁的奶香味。

    “璐璐,”洛小夕驚訝的說,“我真沒想到我還能吃上你親手做的飯菜。”

    “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嘛。”馮璐璐微笑著給洛小夕盛來米飯。

    洛小夕嘗了兩口菜,立即摸自己的腰。

    “怎麼了,這飯菜吃得你腰疼啊?”馮璐璐疑惑。

    “不是腰疼,是腰怕……怕粗。”

    馮璐璐已經把這幾道菜做成米飯殺手了!

    “璐璐,你真得傳授我一點技巧,如何在半個月內,從一個廚房小白變成大廚師!”

    馮璐璐微微一愣,是啊,原來不知不覺中,她已經在這里等他半個多月了。

    她收斂情緒,說道︰“做菜的關鍵不在做菜,而在于是為誰做。是你在意的人,你就會把菜做好了。”

    這是高寒告訴她的。

    他做菜的時候想著他愛的人,把菜做好了。

    這半個月來,她每次做菜時想著他,也把菜做好了。

    淚水,隨著話音一起落下。

    “對

    不起,眼楮有點不舒服。”她急忙轉頭抹去了淚水。

    她已經很克制了,只是每當想起他,眼淚還是沒法忍住。

    洛小夕張張嘴,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只能怪命運弄人。

    “璐璐,去我家住幾天吧。”離開的時候,洛小夕再次邀請。

    “我真的沒事,你看,我的工作已經讓其他人接手了,我會在這里好好休息,你真的不要擔心我。”馮璐璐笑著對她說。

    “我要在這里等他回來,他會一聲不吭的走掉,我不會。”馮璐璐微笑著,眼神很堅定。

    洛小夕心中嘆氣,只能獨自離去。

    馮璐璐走回別墅,關上門,剛才的熱鬧散去,她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力氣,坐倒在沙發上。

    片刻,她從沙發滑坐到地板上,伸手到茶幾底下拿出了兩瓶酒。

    茶幾下還有幾個空酒瓶,都是她這兩天喝的。

    現在的她已經失眠到需要依靠酒精的麻痹才能稍微睡一會兒。

    其他的時間,她更多是坐在花園里發呆。

    剛才洛小夕過來,她的笑、她做的一切都是勉強而為之,不想讓洛小夕她們擔心她。

    她覺得自己沒必要多傷心,高寒既沒欺騙她,也沒有對她始亂終棄,更沒有傷害她。

    他只是不愛她而已。

    而他也早就對她表明了這個事實。

    她只是晚上睡不著,醒著也不知道干什麼,干什麼都沒有力氣。

    心頭有一種悲傷,像怪獸似的,一點點吞噬著她的五髒六腑。

    她卻束手無策。

    她打開酒瓶,連杯子都不用,就這樣對著酒瓶仰頭喝下。

    酒精灌下去,心里會好受一點,大概是那頭怪獸也被灌暈了吧。

    不知不覺喝下兩大瓶,忽然胃部一陣翻滾,她拉開旁邊的垃圾桶,大吐特吐。

    胃部被酒精灼燒的痛苦煎熬著她每一根神經,淚水止不住的往外掉。

    “璐璐,璐璐,你怎麼樣!”痛苦中,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

    她轉過頭,透過朦朧淚眼,看清來人是洛小夕。

    “小夕,你……怎麼回來了……”她喝太多,嗓子也模糊了。

    話沒說完,她扭頭又吐。

    洛小夕幫她找紙巾,意外發現茶幾下還有幾個空酒瓶。

    回家的路上洛小夕就越想越不對勁,馮璐璐表現得太正常了,所以她才不放心的回來看看。

    但她沒想到,馮璐璐這些天過的是這種生活。

    “璐璐,你這是要干什麼,你是不是要把自己弄死?”洛小夕忍不住哽咽。

    馮璐璐含淚笑了笑,“沒關系的,不就是失戀,很快就過去的,其實也沒多深的感情……小夕,可我為什麼這麼痛,為什麼……”

    這種痛就像針扎,一針一針全扎在心上,密密麻麻的,想拔卻無處下手。

    洛小夕心疼的抱住馮璐璐。

    洛小夕沒法說出真相,沒法告訴她,她之所以會這麼痛,是因為高寒是刻在她生命里的。

    只是洛小夕也不明白,既然是命中注定的兩個人,為什麼不能在一起?

    馮璐璐累了,在沙發上睡去。

    她最近睡眠太差,又喝了太多酒,洛小夕在旁邊安靜的陪伴著,同時給甦亦承發消息,告訴他自己今晚不回去了。

    甦亦承沒回復消息,不久,別

    墅的窗戶上閃過一道燈光。

    洛小夕好奇的湊到窗前往外看,驚喜的瞧見了甦亦承的車。

    她輕手輕腳的離開別墅,到了花園才敢放開腳步走到甦亦承面前。

    甦亦承伸出手臂,再自然不過的將她摟入懷中。

    “你也來了,諾諾和心安不會想念爸爸媽媽嗎?”洛小夕半責怪半嬌嗔。

    “我打過電話,諾諾陪著心安睡著了。”

    洛小夕的唇邊露出溫柔笑意,諾諾懂事了,知道照顧妹妹了。

    甦亦承往別墅看了一眼,“怎麼樣了?”

    洛小夕拉他走進花園,在花園里的長椅坐下來,“高寒不知什麼時候才回來,我真怕她熬不住。”

    甦亦承的薄唇抿成一條直線。

    高寒絕情,也是為了馮璐璐能夠好好的活下去。

    如果馮璐璐真的有事,高寒這輩子也就廢了。

    “這本身就是一個兩難的問題,”但甦亦承有新的想法,“馮璐璐和高寒在一起會犯病,其實只是李維凱的猜測,對不對?”

    洛小夕詫異︰“你的意思是……”

    “犯病和不犯病的幾率都是百分之五十,為什麼不搏一把?”

    “可一旦犯病,馮璐璐會瘋的。”

    不搏還不是因為賭注太大!

    “你別再說這些讓人害怕的話了,”洛小夕拉起他,將他往外推,“快回去吧,不早了。”

    甦亦承不走︰“回去床上也是一個人,不如在這兒陪你。”

    “你覺得你留在這兒,我們倆會不會刺激到璐璐?”

    甦亦承反駁不了,但搭在她縴腰上的胳膊就是不放。

    “好啦~明天晚上一定陪你吃飯。”男人有時候也跟小孩似的,要哄。

    甦亦承將腦袋往她這邊偏了一下。

    洛小夕嬌羞一笑,湊上前親他臉頰,卻被他往懷中一扯,低頭,封住了她的唇瓣。

    終究還是被他索走了一記深吻,才心滿意足的離去。

    洛小夕目送他的車身遠去,感覺唇瓣還泛著麻。

    心頭泛起一陣甜蜜,但也涌出一陣傷感,如果璐璐和高寒也能盡情享受這份甜蜜該多好。

    天剛亮時,馮璐璐迷迷糊糊的醒來,她渾身乏力,頭疼胃疼。

    不過她已經適應這種起床方式了。

    她坐起來準備去洗漱,這才發現沙發另一邊還睡著洛小夕。

    她不由一愣,心頭涌起一陣愧疚。

    她不想讓她們擔心的,但還是讓小夕跟著受累了……看小夕眼下一層黑眼圈,昨晚上一定是擔心她,所以沒睡好吧。

    馮璐璐離開一會兒,片刻折回,手里多了一床被子。

    她細心的給洛小夕蓋好被子,但洛小夕很快驚醒了。

    “璐璐,你怎麼樣?”她立即詢問。

    “我沒事,你再睡一會兒。”

    “我一般都是這會兒起床的。”洛小夕坐起來。

    馮璐璐也坐下來,“小夕,謝謝你,昨晚上我睡得很好。”

    “你別喝太多酒,很傷身體的。”

    馮璐璐點頭︰“你放心吧,我不會再灌自己了,今天我約了李醫生,等會兒我去他那兒做治療。”

    洛小夕點頭,總算放心了一些。

    PS,不知不覺,北京的清晨與夜晚也開始變冷了,夏日的酷熱漸漸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