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陸少的暖婚新妻 > 第2828章 一筆勾銷

第2828章 一筆勾銷

    ,最快更新陸少的暖婚新妻最新章節!

    高寒就這麼討厭她嗎?

    她等了他這麼久,他什麼也不跟她說,一回來就要趕她走。

    高寒心口一抽,痛意在體內蔓延開來。

    他裝作關後備箱,強壓下心頭的痛意,復又轉過頭來。

    他冷著臉將行李箱送到她面前,“馮經紀,不是說好了照顧到我痊愈,我現在已經沒事了。”

    是啊,她的確這樣說過。

    大概是心里太痛了,所以她一直在逃避現實。

    但該來的,總是要來的。

    她接過了行李箱。

    只是在離開之前,她有些話想要問。

    “高寒,那天你答應我去海邊,為什麼食言?”

    “臨時接到任務通知。”

    她紅著眼眶笑了笑,她要沒看到徐東烈拍的照片該多好,她一定會相信他給的理由。

    “那天我有很多話想跟你說……現在要走了,我還是想把話說給你听。”

    “馮經紀,你覺得有這個必要嗎?”

    “高寒……”

    “馮經紀,謝謝你這段時間照顧我,戒指的事我們一筆勾銷。”

    一筆勾銷。

    就是說以後他們再無瓜葛。

    高寒發動車子準備離去,這一走,他們也許就真的再也毫無瓜葛。

    她心中頓時生出一股勇氣,跑上前抓住了駕駛位的後視鏡,使勁拍打車窗。

    “高寒,我喜歡你,你可以給我一個機會嗎,可以給我一個機會嗎?”她不管不顧的大哭著喊道。

    而高寒,卻始終沒有打開車窗,忽地,听得發動機“轟”的一聲。

    馮璐璐本能的愣了一下,車子就趁這空檔開出去了,一點也沒有回頭的意思。

    “高寒,高寒……”馮璐璐追了一段,不小心摔倒在地。

    她眼睜睜看著車身遠去,淚水模糊了雙眼。

    “馮璐璐!馮璐璐!”李維凱快步來到她身邊,“你怎麼樣?”

    馮璐璐怔然轉頭,看清李維凱的臉,有些詫異。

    她急忙低頭抹去淚水,並爬起來站好。

    她不想在外人面前失態。

    “李醫生,我沒事。”

    “你的胳膊和膝蓋流血了,跟我回去上藥。”

    馮璐璐這才感覺到胳膊和膝蓋火辣辣的疼,剛才不小心摔傷了。

    馮璐璐看了看自己的胳膊,她強顏歡笑道,“只是擦破了些皮,不礙事。謝謝你,李醫生,我回去自己處理一下就行了。”

    李維凱心中一痛,當看著心愛的女人,流著淚,卻故作堅強的模樣,他覺得自己太無能了。

    “你放心,不麻煩我,這些都是琳達可以做的事。”

    “李醫生我沒有嫌棄你的意思。”馮璐璐的聲音略顯幾分尷尬。

    “沒關系,琳達很擅長處理這種傷口。”

    見李維凱這樣堅持,馮璐璐也不好再拒絕,只好說道,“那就麻煩琳達小姐了。”

    她跟著李維凱朝醫院走去,身影落入遠處那雙充滿傷痛的俊眸之中。

    高寒並沒有走遠,而是將車暫停在角落里。

    他放心不下她,看她摔倒,他比她還要痛上數百倍。

    她的淚水就像一顆顆釘子扎在他心上,扎得他血肉模糊,痛不欲生。

    他差點破功跑上前,那一刻他唯一想做的事情,是上前緊緊將她擁抱。

    接著,李維凱趕到了。

    他瞬間清醒過來,內心的沖動逐漸平靜,如果不能讓她好好活著,他的愛又有什麼意義?

    也許,這對他們來說是最好的結果。

    琳達動作很麻利,幾分鐘就將馮璐璐的傷口處理好了,而且一點也不疼。

    “謝謝你,原來琳達小姐處理傷口的手法這麼好。”馮璐璐客氣的道謝。

    琳達微微一笑,“馮小姐是李醫生的好朋友,我更要好好對待。”

    她的眼神頗有深意。

    馮璐璐有點奇怪,她只是李醫生的病人而已,什麼時候成好朋友了?

    可能琳達是誤會了吧。

    “李醫生人很好,也專業,我覺得病人跟他的關系都應該很好。”她說。

    琳達清澈的美目看著她︰“馮小姐,你難道不覺得,李醫生對你有點不一樣嗎?”

    馮璐璐更加莫名其妙︰“有什麼……不一樣?”

    “我覺得他……”

    “琳達,馮小姐的傷口處理好了?”李維凱忽然走進,打斷了琳達的話。

    “好了。”琳達倒是不慌不忙。

    “病人資料還沒整理好。”李維凱提醒琳達。

    琳達明白他什麼意思,隨後她一言不發的洗了手,轉身離去。

    “李醫生,謝謝你,我也該走了。”

    馮璐璐說完也提步離去,一絲說話的空余也沒給他留下。

    李維凱不由苦笑,一定是剛才琳達的話嚇到她了吧。

    馮璐璐拖著行李箱回到自己的住處,先打開音樂軟件,在音樂聲的陪伴下,將大半個月沒住的房子里里外外徹底打掃了一遍。

    忽然听到一個甜美的女聲唱著︰“……你給我這輩子永不失聯的愛,相信愛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手中的抹布不自覺放下,心頭憋著的那口氣還是松懈下來。

    高寒真的讓她想要追尋一份這輩子永不失聯的愛,可惜,沒有一片屬于他們的星海……

    她應該學著放手吧,失戀只是一件小事,更何況她和他根本還沒戀過。

    她相信自己一定可以熬過去的。

    這樣想著,淚水卻不知不覺從眼角滾落……她就坐在窗戶前的地板上,听著歌默默流淚。

    再給自己一首歌的時間,來傷心。

    **

    “轟隆隆……”咖啡機運轉停下,注入適度的熱水,醇厚的咖啡香味立即彌散了整間咖啡廳。

    店員正要往里面加奶泡,被蕭芸芸阻止,“你忙別的去吧,這個交給我。”

    蕭芸芸抬起頭,憂心忡忡的往咖啡館角落里看了一眼。

    高寒獨自坐在那個角落里發呆。

    “來一杯吧。”蕭芸芸端上咖啡,沒加糖沒加奶。

    也許他現在正需要這樣一杯苦咖啡吧。

    “謝謝。”高寒盡力勾起一個微笑,仍然難掩眼底的苦澀。

    “你和璐璐難道沒有其他可能了嗎?”蕭芸芸也是著急,“不能當普通朋友那樣相處嗎?”

    曾經相愛至深的人,怎麼可能當普通朋友。

    更何況,他們還是那樣深深吸引著彼此,往前多走一步就會淪陷。

    “我會把這件事處理好。”高寒說。

    蕭芸芸點頭,“別傷她太深,也別傷自己太深。”

    “我沒事,馮璐那邊拜托你們了。”高寒眸

    光一黯。

    想到她正在經歷的煎熬,他的心其實也經歷著同樣的痛苦。

    蕭芸芸點頭。

    她陪著他坐了一會兒,忽然想起一件事來,“于新都來這兒了,你知道嗎?”

    高寒微微皺眉,從記憶里搜出這麼一個人來。

    前幾天他的確接到一個電話,對方說是他的遠房親戚,說于新都來這里參加選秀了,請他多照應。

    這種遠房親戚就是如果不聯系,可能一輩子也不會見的那種,高寒完全不知道是哪一號人物。

    “其實跟咱們根本沒有血緣關系,”蕭芸芸說道,“應該算是親戚的親戚的親戚吧,我接到電話時已經夠詫異了,沒想到他們還給你打電話了。”

    “不過跟咱們的關系倒是不遠,小夕前一陣把她簽下來了,說照顧也能照顧上。”蕭芸芸接著說。

    高寒漫不經心的“哦”了一聲,照顧人他真不在行,除了對馮璐璐。

    “局里有事,我先走了。”高寒起身離開。

    蕭芸芸點頭︰“常來。”

    她目送高寒離去,心中輕嘆,還是不願意相信,那麼相愛的兩個人,卻沒法在一起。

    其實這樣的人很多。

    那天,沈越川這樣對她說。

    能夠找到自己愛的人,對方正好也愛你,其實不難的,難的是這樣的兩個人可以一輩子在一起。

    “那我豈不是很幸運?”蕭芸芸揚起美目。

    “我也很幸運。”沈越川深情的注視著她。

    回想那一刻,蕭芸芸的心頭還是充滿濃濃的幸福感。

    哎,如果這種幸福感可以分一點給璐璐和高寒,該有多好。

    **

    夏天來了。

    清晨的陽光已經十分明媚燦爛,街頭隨風翻飛的碎花裙角、五彩衣裙,無不為夏花繁錦增添色彩。

    馮璐璐已經將全年的假期休完,今天正式回到公司上班。

    “洛經理,馮璐璐向你報到。”來到公司第一件事,是跟洛小夕打卡。

    洛小夕微笑的打量她,精氣神的確好了很多,雖然只是禮節性的淡妝,已然是光彩照人。

    “沒事了?”洛小夕問。

    馮璐璐搖頭︰“忘掉一個人沒那麼容易,但生活還是要繼續,工作還是要干。”

    她在家中像林黛玉似的哀哀戚戚,可沒有一個賈府供她吃飯穿衣看醫生租房啊。

    她能這麼想,洛小夕總算稍稍放心了。

    “璐璐,我前不久簽了一個新人,給你帶好不好?”洛小夕將一份資料遞給她。

    馮璐璐打開資料,一張美少女的臉映入眼簾,名字一欄寫著“于新都”。

    “我知道她,在選秀綜藝里暫時排位第九。”

    雖然名次靠後,但憑借直率的性格、高顏值的臉和172的身材,在眾多選手中非常搶眼。

    “公司有一個思路,讓她和慕容曜炒CP。”洛小夕說道。

    馮璐璐皺眉,“如果讓我帶,我不想要這樣。”

    她挺討厭炒CP這一套的,什麼時候,感情變成了炒作手段?

    也許感情越來越不值錢,就是從某個人發明炒CP開始的吧。

    “你跟我果然想的一樣,”洛小夕笑道,“我準你做出其他的方案,給你兩天時間夠不夠?”

    “一個星期。”

    “好,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