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末日輪盤 > 1884 球球生氣了(下)

1884 球球生氣了(下)

    砰!砰!砰!砰!

    球球瘋了似的撞擊這位顧瑞星族的戰士,雖然每一次都會撞在‘枝條圓錐’的尖端,把它刺的不成樣子,圓圓的身體凹陷,恢復,又凹陷,又恢復。

    旁邊正在恢復身體的兩個新手已經看懵了。

    這得是多疼啊!

    雖然他們沒有親身體驗過,可幾乎能夠想象枝條圓錐的尖端刺到身體上會有多疼。

    不要忘了,還有那兩條把他們抽的吐血的白色鞭狀結構在幫忙,每一次雙方撞擊,都會趁機抽到這個幫助了他們的球形生命身上。

    它的身體已經越來越紅了,不注意的話,還以為是流出的血。

    球球在連撞了十一次之後,終于停了下來,因為它發現,這樣做好像用處不大。

    如果讓顧瑞星族的人知道此刻球球的想法,估計能氣死。

    的確,球球的每一次攻擊都被他用枝條的尖端攔了下來,看上去,是那個球體生命不自量力,傻乎乎的向上沖,弄得自己遍體鱗傷。

    可只有顧瑞星族的戰士自己知道,他被震的有多難受,這東西的力氣怎麼就這麼大?!

    這些枝條可是他身體的一部分啊,甚至可以說是他的四肢也毫不為過,被接連的撞擊,誰能好受?

    現在別說依然被纏著,就算不被那些白絲纏著,他估計也無法維持這種狀態了。

    只是,他總覺得有哪里好像不對。

    球球連撞了那麼多次,每次都被擋住,還又是被刺又是被抽的,它很生氣。

    自從跟了葉鐘鳴之後,還從未遇到過它撞不倒的存在!

    它利用那些纏在顧瑞星族身體上的細絲維持在空中,從身下再次噴出了許多這種細絲。

    一起噴出細絲的,還有兩側的部位。

    細絲黏在了地上,黏在了旁邊的樹木上,黏在了巨石上,黏在了許多許多東西上。

    顧瑞星族的戰士不知道球球要干什麼,但知道肯定不是什麼好事情,他想要掙扎開,同時從傷口處伸出來的那種鞭狀物再次瘋狂的伸長,想要攻擊球球。

    還有,他的雙腳開始植物化,就如同變成了根系扎進了土壤一樣,把自己變成了一顆植物。

    立刻有不斷翻騰的粗大根系朝著球球沖去,在地面上留下了一道道的痕跡。

    他也恨,如果不是球球把他的枝條限制住,他有無數種辦法對付這個家伙。

    可是沒等他的攻擊落在球球身上,球球先動了。

    它的唔唔聲幾乎連成了串,身上變得血紅血紅的,兩側和下面的細絲繃緊,並且越繃越緊。

    它……好像在發力?

    通過枝條的縫隙,顧瑞星族人看到了這一幕,他感覺很不好,拼著蒼白了臉色,激發潛力讓自己發出的攻擊快些到。

    旁邊的兩個新人這個時候也是看明白了,雖然不知道球球在干什麼,可是應該是在做著什麼準備,如果這個時候被攻擊,估計就前功盡棄了。

    他們終究也是頂級進化者,這麼一會已經好了不少,忍者疼痛和不適,一個人沖向了那兩條白色的鞭狀結構,另一個人撲向了地下洶涌而來的根系。

    他們發出攻擊,可最後幾乎是在用身體攔截著。

    僅僅堅持了幾秒鐘,他們就被抽飛,這一次可比上一次嚴重的多,一個人沒有了半條手臂,一個人胯骨的位置消失了一塊。

    這兩位新手雖然沒死,可也基本上失去了大半的戰斗力。

    在一個成熟的並且還是以個體戰斗力強悍著稱的顧瑞星族面前,兩個新手有些不夠看,特別還是這個顧瑞星族已經實力全開的情況下。

    不過他們的付出不是沒有效果,至少他們延緩了攻擊,為球球贏得了時間。

    他們落地之後傷勢很重,可兩人都顧不得了,一起看向了球球那邊,他們知道,如果這個出現的生命體不能有所為,那麼今天這場戰斗,將會注定失敗了。

    球球安靜了,嘴里連唔唔聲都沒有,它身體里伸出來的細絲卻在動。

    身下和兩側的細絲繃緊,之後微微彎曲,球球的身體被抻長了一些。

    接下來,無論是兩位受重傷的新人,還是顧瑞星族的戰士,都感受到了恐怖的一幕。

    球球發力,利用其他三面細絲為支點,把它的對手一下子給甩了起來!

    纏住顧瑞星族的細絲沒有變硬,而是極富彈性,它們抓著那些枝條,之後把枝條那邊的人給甩了起來。

    這需要多大的力氣啊!

    兩個新人震驚的無以復加。

    如果說之前顧瑞星族被甩起來他們驚訝歸驚訝卻能夠接受的話,畢竟當時那個人是站在地上的,那麼現在就完全不同了,那可是把下肢變成了根系扎進了土里的!

    想要拔出一棵大樹每個人都知道有多費力,更何況是聖樹在體內,和一個頂級高手融合後的狀態。

    可就是這樣的戰士,此刻已經被球球‘連根拔起’,給甩到了空中。

    無論是白色的鞭狀結構還是根系,這一刻都只能無助的在空中亂舞,想要盡力維持平衡卻不可得。

    顧瑞星族的戰士在空中劃出了一道弧線之後,還沒到最高點,就被細絲猛然的拉向了地面。

    轟的一聲,這位剛才瀟灑地把一個對手砍成了兩半的顧瑞星族戰士把地面砸出了一個大坑。

    同那些碎石和泥土一起飛出來的,還有些溫熱的液體。

    可沒等這位戰士站起來,身體再次失控,第二次被甩上了天空,他的根系和鞭狀結構想要抓住地面,卻只帶起了幾個土塊。

    轟轟轟轟!

    顧瑞星族的戰士被不斷的甩向天空,又被砸到地面,周圍一片已經被砸的凹陷出了許多個深坑,哪怕兩個受傷的新人也不得不連滾帶爬的盡量遠離一些,省得被砸死。

    他們覺得那個圓球狀的戰友現在很生氣,壓根不太在意他們的死活。

    也不知道被砸了多少下,顧瑞星族的戰士明顯已經不太掙扎了,球球把它直接甩到了兩個受重傷的新手面前,細絲也都收了回去了,放開了對目標的束縛。

    接著它滾動了兩下,朝著兩個新人唔唔唔的說了幾句。

    直到後來,新手戰場全部結束後,兩個新人才弄明白了球球的意思。

    “出手啊,弄死他啊,本萌都要累死了!”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