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掌玄生滅 > 第二百二十二章 秦雲

第二百二十二章 秦雲

    余萍萍更是失聲驚叫道“秦雲”

    沒錯,這個撲出來的人影正是秦雲。

    只是,他此刻的狀態明顯不對。

    不但不認識他們,還狀若野獸,誓要吃了他們。

    余萍萍急聲道“秦雲,你怎麼了是我們呀,我是余萍萍,你不認識我們了你快醒醒,別嚇我們啊”

    秦雲置若罔聞,猶自掙扎咆哮,撕咬不休。

    張宇風看著秦雲,驚怒交加的同時又痛心疾首,道“沒用的,他已經瘋了,已經不認識我們了”

    這話自然是說給余萍萍听的。

    余萍萍頓時怔住,默然不語。

    化為野獸的秦雲蠻力極大,連張宇風都隱隱控制不住。

    他抵在秦雲膛的雙手,止不住的跟著秦雲的掙扎而顫抖。

    麗華仙子看著秦雲現在的模樣,臉上閃過一絲不忍。

    忽,她抬手彈出一滴水滴,“啵”的一聲,落到了秦雲上。

    頓時,秦雲以眼可見的速度凝霜結冰,保持著張牙舞爪的狀態, 當掉落在地。

    麗華仙子自然拿捏了分寸,沒傷他,只是冰封了他。

    張宇風抽手,舒了口氣,立即從雙兒的背上跳下,落在了秦雲的旁,蹬了下去。

    其他三女也連忙跳了下來,將秦雲圍了一圈。

    四人細細打量,

    見冰晶里的秦雲,披頭散發,衣衫襤褸,形似是野人。

    其面泛青氣,眼中更隱隱冒有綠光。

    俯著子的柳燕兒,看向張宇風,訝道“他怎麼了看形,好似中毒。”

    “是的”張宇風點頭,目光定在秦雲上,繃了繃嘴唇道“毒素已經侵入了他的識海,導致他精神錯亂。若不是他中毒不久,又修為高深,怕是已經隕落。”

    三女悚然。

    余萍萍更是“啊”的驚呼一聲,忙道“此毒可解否”

    “當然”

    張宇風朝她灑然一笑,道“斗姆泉可是號稱一滴便可藥到病除的神物,區區毒素,何足掛齒”

    轉而抬首看向麗華仙子,張宇風沉聲道“麗華,煩請撤掉他脖頸以上的冰晶,待我喂下了斗姆泉,再去掉他上其余的冰晶。”

    麗華仙子點頭,也不廢話,當即別袖蹬下,伸出玉一般的右掌,貼在秦雲肩膀處的冰晶上。

    接著,微一提氣,

    便見秦雲自脖子以上的冰晶快速融化消散,露出了他猙獰的臉龐。

    “哇嗷嗷”

    秦雲一冒頭,便左右撕咬起來。

    但他體被束,只一個頭顱,根本無法建功。

    張宇風再不遲疑,

    心念一動間,

    曲指彈出一縷斗姆泉,

    趁秦雲嗷叫之際,隔空送入了他的口中。

    四人一眨不眨的盯著秦雲。

    須臾,

    便見秦雲逐漸安靜了下來,臉上的青氣和眼中的綠光也開始慢慢消散。

    四人心里同時松了口氣。

    麗華仙子再不遲疑,心念一動間,秦雲上的冰晶轉瞬化作霧水,鑽入了她的掌內。

    隨即,她收掌直起了子,臉上又恢復了淡然的模樣。

    脫離了冰晶束縛,秦雲不再暴動,反變的呆滯。

    張宇風連忙扶他坐起,緊盯著他的面孔,試探問道“秦雲,是我,你還認得我嗎”

    秦雲臉上的青氣和眼中的綠光已徹底消散。

    他機械的轉首望向張宇風,目光開始在張宇風的臉上聚焦。

    待看清張宇風的臉龐後,他發出嘶啞的聲音道“是你,張宇風”

    見他終于清醒了過來,三女的臉上頓時閃過一絲欣喜。

    張宇風更是差點喜極而泣,忙不疊的點頭道“是我,是我,你終于認得我了”

    隨即,他轉而疑惑道“發生了什麼事你為何會變成如此模樣”

    不想,他不問還好,

    一問,秦雲竟子一震,忽然撲向了張宇風。

    四人嚇了一跳,以為他又要發瘋。

    卻見秦雲用力的抓住張宇風的雙肩,雙目變的赤紅,急聲道“快去救救真真,快去救救顏師妹,快去,快去啊”

    張宇風軀一抖,也急了,道“到底怎麼了你快把話說清楚”

    “來不及解釋了”

    秦雲片刻都不肯耽擱,一把推開張宇風,自直接彈起,竄了出去。

    緊接著,背後傳來他的聲音道“你們速隨我來”

    看著秦雲急急奔行的背影,張宇風也迅速起,掃視三女,輕喝了一聲,道“上背”

    他率先一躍而起,落到了雙兒的背上。

    其他三女速度也不慢。

    幾乎是緊隨其後,按先前的坐法,一一落到了雙兒的背上。

    張宇風神色緊繃,拍了下雙兒的脖頸,伸手一指前方奔行的秦雲道“雙兒,追上他”

    “嗷嗚”

    雙兒仰天一聲狼嚎,周的黑煙翻滾而起,裹著四人一下子竄了出去。

    轉眼便追上了奔行中的秦雲。

    黑煙散開,速度放緩,張宇風緊追著秦雲,俯向他伸出了一只手道“上來”

    秦雲臉上閃過一絲驚色,但很快又被焦急所取代。

    他也沒多想。

    奔行中,單腳用力一蹬,伸手搭上張宇風的手,一下子躍了上去,坐在了張宇風的前。

    甫一坐穩,秦雲便朝前方連連指去,急聲道“那邊,那邊,速度快點,再快點”

    張宇風自然不敢耽擱,指揮雙兒依言而行。

    頓時,雙兒奔行的速度提到了極致,如黑色閃電一般,裂空而去。

    很快,雙兒便載著五人穿過了密林,來到了大片灌木叢前。

    “停”秦雲一聲斷喝。

    張宇風連忙將雙兒勒停。

    “看見那顆大樹沒有”

    秦雲伸手指向遠方,道“便是那顆巨大樹妖捉走了真真,顏師妹和一眾其他弟子。”

    “而要靠近那樹妖,就必須穿過這片灌木叢。

    但這片灌木叢及其難纏,不但可以無限變長,還自帶厲害的毒素。

    一旦被其纏住,不消片刻,便會化作血水。

    先前我就是著了它的道,才導致精神錯亂。”

    在來的路上,秦雲已經把自己的經歷簡單的講敘了一遍。

    卻原來,他和張真真,顏琴,一眾各宮弟子傳送到了此地,卻苦于找不到出路,一直在此地打轉。

    上拉加載下一章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