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山里漢寵妻︰撿個皇後當娘子 > 第三百章 赫連沛涵請求出征

第三百章 赫連沛涵請求出征

    少師夢回頭看著站在她旁邊的少師陽,“父親,阿慎哥那邊可有傳來最新的消息?” 少師陽像是早就知道他會這麼問的樣子,在少師夢的旁邊尋了一個石凳坐了下來,百里流月听到少師夢這麼問也趕忙湊近過來听,“阿慎那邊挺好的,才剛到關塞口能出什麼大事呢。你現在是關鍵時期,可不能胡思亂想增加憂慮,這對孩子不好。” 少師夢點著頭,“那就好。” 唯獨只有百里流月听到這個消息後更加不安起來,她不知道自己內心的不安從何說起,又擔心自己不好的情緒會影響到大家,便尋了個由頭離開了花園回到自己的院子。 福壽宮內,赫連沛涵坐在凌太後的身邊撒嬌地說道,“母後,我也想去關塞上陣殺敵。” 凌太後假裝沒有听到的樣子自顧自地打量著面前花瓶里的鮮花,赫連沛涵不甘心地繼續湊過去,“母後,你就讓我去吧。” “你是北國的長公主,身份尊貴……” “母後,這與尊貴不尊貴毫無關系,這赫連皇家的江山就是老祖宗從馬背上馳騁下來的。再者說,當年母後您不也是常年與父王征戰沙場麼?” 凌太後听到赫連沛涵提到先王,不由得臉上緩和不少,赫連沛涵繼續說道,“母後,咱們北國的女子從來不是柔柔弱弱的象征,這一點我相信肯定也是贊同的,可是為什麼一到我這就變了質呢。” “傻孩子,母後知道你的心思從來不是簡簡單單的相夫教子,可是戰場瞬息萬變,沒有人可以保證誰百分之百的安全,母後不想已經有一個兒子為了北國的江山而上了戰場,現在又得有一個女兒陷入危險。” “母後你放心,雖然我知道自己有時候很魯莽,但我一定會保護好自己,現在北國大敵當前,我們不能每次都只讓大哥沖鋒陷陣。” 凌太後將目光重新投到赫連沛涵的身上,這一次她很認真地看著赫連沛涵說道,“你真的考慮清楚了麼?” “我當然考慮清楚了母後。”赫連沛涵義正嚴辭地說道,“赫連皇家的子孫都不是怯懦的。” 凌太後思索片刻說道,“那這次就讓你去,不過你必須向母後保證到了關塞後,一切都听從你大哥的。” “我記下了母後。”赫連沛涵興奮地站了起來,“我肯定會听從大哥的調遣的。” “你先不要高興的太早,”凌太後拉了下正在雀躍的赫連沛涵,“這件事你還必須去跟你王兄商量一下,只有你王兄同意了你才可以去。” “好,我現在就去找王兄,跟王兄說去。” “別听風就是雨,”凌太後又些無奈地對著赫連沛涵笑道,“這會你王兄怕是沒忙完呢。” 凌太後正打算再與赫連沛涵打趣一番,就听到外面通傳道,“啟稟娘娘,蕭璐姑娘求見,正在在殿外候著呢。” “她?她怎麼來了?”赫連沛涵一臉的不耐煩,“當初母後與大哥出現誤會的時候怎沒見她露個臉?這會來您這乞好賣乖,虧母後當初還那般善待她。” “好啦,當初對她好也是因為她是蕭夫人的養女,我對小葉有虧欠,自然……” “那是母後您心好,您看看她?真不知道蕭夫人那種性格的女子怎麼會撫養出這樣的人” “你呀,這般不待見她就先去你王兄那,我哀家傳她進來,看她到底是有什麼事要說。” “不,我偏要看看她有什麼事要找到母後。”赫連沛涵不僅沒有離開反而在凌太後的身邊尋了個位置坐了下來。 “那一會你可不要隨便耍小性。” “母後,難不曾我在您宮里,在這帝宮還得怕她不成?” “話不是這麼說。” “哎呀,管她怎麼說,反正她要是做了什麼不該做的,說了什麼不該說了,我可不會忍她。” “你喲,”凌太後無奈地笑著點了點赫連沛涵的額頭,然後轉頭對身邊的茹月說道,“讓她進來吧。” “諾。” 茹月出去沒一會,就帶著蕭璐走進殿內,蕭璐看到凌太後和赫連沛涵趕緊行禮道,“蕭璐拜見太後娘娘,拜見長公主殿下。” “起來吧。” “這聲長公主殿下叫的倒也順口,不過當初本公主可是听到有人說自己也是公主呢。”赫連沛涵假裝無所謂地說道。 蕭璐听到赫連沛涵的話,臉色瞬間煞白起來,連忙解釋道,“這怎麼可能,一定是什麼不長眼的奴才才會說這種大逆不道的話。” “哦,是嗎?本公主怎麼記得……” “沛涵,”凌太後輕聲地打斷赫連沛涵的話,然後看向蕭璐,“你這個時候來找哀家可是有什麼事?” 蕭璐如逢大赦般地對凌太後說道,“太後娘娘,我這也是思念您的緊,記掛著您腸胃不好,特意自己下廚做了些您平日里愛吃的零嘴。” “還真是費心了,這種時候還想著我母後。”赫連沛涵有些不屑地瞥嘴說道。 “這……蕭璐一直以來都承蒙太後娘娘不嫌棄,厚待關愛于我,我心里也一直把太後娘娘當作娘親一般……” “打住,”赫連沛涵實在听不下去了,“你連自己的親身,母親是誰都不知道,憑什麼把母後當作娘親?” 連親身母親是誰都不知道,這一點一直是蕭璐內心深處的一根刺,這麼多年來,一直小心翼翼地呵護著內心這份不甘,可是現在被赫連沛涵就這樣毫無顧忌地說出來,蕭璐不由得暗中握緊了拳頭。 “蕭璐來尋哀家可是有事?”凌太後適時打破尷尬,對著蕭璐詢問到。 “太後娘娘,我來尋您主要是因為掛念著您……” “那次要呢?恐怕次要才是重點吧。”赫連沛涵再一次冷笑地說道。 “沛涵,”凌太後不得不再一次提醒這赫連沛涵,然後讓蕭璐繼續說,“沒事,說吧。” 蕭璐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對著凌太後請求道,“太後娘娘,我來這里,確實有一件事想求您。” !!:!! 筆下讀,更多精彩閱讀,哦。 手機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