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星岳奇緣 > 第三百三十五章 挖洞高手小山

第三百三十五章 挖洞高手小山

    “劍舞天涯!”

    一聲厲喝之中,一道金色氣流縱情穿梭間從熊熊赤黑烈焰與滿天殘磚碎石間飛掠而出,所過之處每隔數米便會閃出兩道金色劍影。隨著氣流疾飛,那些劍影依次飛射而出,相互縱橫交錯間向著那個火焰巨人亂舞飛斬而去。

    巨臂一振,朝著那道金色流光便是一聲咆哮。滾滾烈焰沖下山崖的同時那道流光周圍頃刻間化作一個巨大火球是轟然炸開,一片毒燎虐焰轟然而起,瞬間映紅了天際。

    “劍破蒼穹!”

    毫不示弱,那道流光正是李曉岳身邊斗氣映出,滔天熾焰之中的少年猛一甩手,金蟾劍破空而出後瞬間化作劍芒無數,從那化身“火焰巨人”的達洛克身邊掠過後眨眼化作一柄金光巨劍將其一分而二!

    猛烈的爆炸撼天動地的同時,洪水猛獸般的滔天烈焰將桑羅內城瞬時吞噬,哀嚎遍野,生靈涂炭。

    這時,無論是岳雨晨和英吉他們,還是桑拖他們三個都早已結束對戰,各自施展絕技退到了安全地帶。

    烈焰之中盡是蓋過風雪呼號,撕心裂肺的淒厲慘叫,一座座宏偉建築與那些高高聳立的魔法塔、炮塔及街道民房一起陷入火海之中,慘不忍睹。

    “喝啊!”

    一聲咆哮,重回“炎魔”形態,三米多高威猛非凡的達洛克突然從李曉岳背後爆出的一道烈焰法陣中一拳轟出。

    “拳頭是吧!”隨著陣陣狂風裹挾著淒厲哀嚎從自己耳畔掠過,少年凝眉怒目是一聲怒吼。

    隨著一道龍影閃現,李曉岳憤然轉身一記暴拳怒轟而出,正與“炎魔”虐焰一擊撞在一處。

    一聲巨響虛空一震,出膛炮彈一般李曉岳被狠狠砸進了肆虐內城的火海之中。

    嘴角微微上翹,剛剛露出一絲笑意的達洛克便面目扭曲中一聲慘叫。只見“炎魔”那條粗壯健碩,暗紅肌膚上遍布金色魔紋的右臂竟突然青筋暴涌後血痕開裂,轉眼便隨著幾道金光從右肩射出的同時炸裂開來,血肉橫飛,整條右臂頃刻間化作血淋淋一副白骨。

    慘叫隨著扭曲的五官逐漸變成攝人嘶吼,左手中指上那枚碩大的寶石戒指突然射出一道道幽藍靈光。達洛克化作血腥白骨的右臂猛然插入曼舞流光之中向外一抽,烈焰飛卷中右臂瞬時恢復如初的同時,手中還多了一跟漆黑如同墨染的烏骨法杖。

    “混沌之戒,黑龍法杖,同時擁有兩件上古神器,這位桑羅總督果然大有來頭啊。”

    一艘停在高空,進退兩難間不知所措的巨大戰艦之上,“智慧之書”菲爾曼深吸了口氣後再度發出了蒼老的聲音。

    這時,無論抱著自己的盲女卡琳,喚出了火焰精靈的英吉,一身風之斗氣的岳雨晨,正要狂化的賽魯特還是地精少年萊卡多以及正跟興頭兒上的達達,大家在那黑龍要塞爆炸的一剎那,都被菲爾曼一個傳送術隨機帶到了這艘已經傷痕累累的飛空戰艦的甲板之上……

    “大地保佑,這究竟是怎麼啦?”

    沖出火海,穿透風雪,飛到近兩千米高空之上,一頭遍體鐵甲鱗片的雙尾黑色飛龍背上,矮人戰士多剛望著下面奔騰肆虐的赤黑火海,瞪大了眼楮,和那些殘存的桑羅空軍一樣,一時痴呆呆不知所措。

    “卡爾和西蒙他們呢?”

    就在多剛看著下面發愣的時候,身後突然傳來了依絲倍兒驚恐的聲音。

    “啥?那些孩子不是一起上來的麼?”

    多剛聞言趕忙轉身看去,就見此時這巨翼飛龍之上除了那個龍騎士,依絲倍兒和自己之外竟再無旁人,明明一起上來的那些孩子竟然一個都沒有了……

    “我說卡爾你有病呀!干嘛突然跳下來啊?”塞莉亞娜大聲埋怨道。

    “就是的,這下咱們怎麼辦啊?”依麗莎跟著問道。

    “我說你們女生就是事多,我卡爾•尼亞又沒逼著你們下來。”

    “卡爾,難道是你想去救那兩個人?”顯然西蒙口中的“那兩個人”指的是華蓮和拉希爾。

    “我和他們又不熟,再說天知道現在他們跟哪呢啊?”

    “這麼說是你還不想回去?”西蒙接著問道。

    “我的天哪!我們機智勇敢的大勇者卡爾•尼亞先生,您老不想回去也不能隨便往火坑里跳吧!還拉著我們一大幫人?”塞莉亞娜火兒更大了。

    “拜托了我的大小姐,誰拉你們啦?你們怎不問問哈魯到底怎麼回事啊?”

    卡爾大聲說完,大家的目光齊刷刷轉向了正摳著鼻孔,一副若無其事樣子的大胖小子哈魯。

    “不好意思啊,剛才嗯,剛才是我把卡爾拽下來的。”

    原來,隨著一陣巨響將黑龍要塞炸上了天,奔騰烈焰開始向著內城瘋狂蔓延的時候,機警異常的依絲倍兒便叫著多剛,帶著卡爾他們上了已經等在後院的巨翼飛龍,隨著幾團烈焰突然將周圍點燃,巨翼飛龍在龍騎士的駕馭下飛速騰空而起。

    卻不想就在這時,哈魯突然一滑是急忙拉住了身前的卡爾,卡爾一驚,沒明白咋回事兒呢就順著哈魯的力道折下去了。

    正好回頭看到卡爾掉下去的西蒙想都沒想,完全出于本能地捅了一下小山就蹦了下去,小山一看以為卡爾他們另有打算,連忙輕輕捅了捅前面的依麗莎……就這樣,剩下這四個小伙伴互相使了個眼色後乘著飛龍一個側身的功夫兒,牙一咬心一橫,手拉手兒就跳了下去……

    “呵呵,原來罪魁禍首是你啊?”氣的牙根兒癢癢,賽莉亞娜狠狠瞪著哈魯說道。

    “沒時間抱怨了,咱們趕緊想想怎麼出去吧。”面對越來越熱的空間,阿爾沙加也很緊張。

    現在這些孩子正身處一座大型炮塔的地下室里,周圍堆了不少木箱,除了他們幾個,還有五名士兵和兩個灰袍法師。

    “哇奧,這些箱子里都是什麼啊?有吃的麼?”摳著鼻孔,哈魯忽然盯著那些畫著不同符號的木箱說道。

    “那些是彈藥箱,里面都是經過附魔的特制炮彈。”一個身穿皮甲的年輕戰士脫口答道。

    “炮彈?!”

    正在這地下室里一片驚恐之時,周圍微微一顫,一道金色劍芒正刺穿地面插進孩子們身邊青石地面之上。

    金光飛散,一條火蛇從破口中猛鑽了進來。手疾眼快的阿爾沙加迅速發動沙塵術,一只巨大沙手將那烈焰硬“推”出地下室的同時牢牢堵住了缺口。

    “大伙兒快過來,我已經挖好出去的路了。”

    就在烈焰逐漸鑽透流沙之時,牆角突然傳來小山的聲音。

    就這樣,在赤黑相間的烈焰點燃那些木箱之前,眾人悉數鑽進了剛挖好的地道之中。

    一路向前,爬了大概半分鐘不到,這地道便隨著一陣巨響是一陣搖晃,塵土飛揚。

    又爬了大概有一分鐘,推開堵在洞口的一堆碎石,眾人依次跳進一條昏暗的地下走廊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