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真武斬道 > 第42章 血氣如龍

第42章 血氣如龍

    許蟬一聲長嘯,血氣浩浩蕩蕩沖天而起,原本三千米的血氣沖入雲霄,竟然再次暴漲一倍有余,將近七千米的血氣如擎天之住般橫亙在天地之間。

    “化龍!化龍!化龍!”

    擎天血氣緩緩旋轉起來,血氣頂端的雲層也隨之轉動,逐漸形成一個龐大的漩渦。

    一股龐大的威壓從蒼穹之上橫壓而下,許蟬抬頭看天,忽然心中有股明悟,他之所以觸摸到了血氣化龍的門檻,卻一直沒有能晉升,正是因為血氣太過于龐大,只憑借自己力量無法將其凝聚,想要真正的血氣化龍晉升煉源中境,還需要這天地之力的幫助。

    以血氣之力攪動天地異象,消耗也異常的恐怖,許蟬毫不猶豫的將剩余的源力灌入三月果,再次將它催熟,吞入腹中。

    有了三月果的相助,因為流血過多的許蟬,再次變得龍精虎猛,擎天血氣之住加速旋轉起來。

    虛空之中的漩渦被血氣侵染成了血紅之色,越轉越快,也越來越大,周圍的雲層不斷被卷入其中,片刻之後一道直徑數千米的血色的漩渦懸于天際。

    無盡陽剛之氣爆發出來,籠罩蒼穹,遮擋了大日光輝。

    虛空之中仿佛響起了無盡龍吟,就像是有難以計數的驚龍憾世拳意在回蕩,威懾八方。

    漩渦之下的黑鐵異獸,身軀之上如同扣上了厚重的枷鎖,被一股浩蕩的血氣壓迫,匍匐在地,那些青銅位階的異獸,眼中也浮現出一絲忌憚之色,然後緩緩退出了漩渦所籠罩的區域。

    鎮守風暴哨崗的戎牧,忽然抬起頭,北方傳來的源力波動太過于驚人,以至于他也不得不側目。

    “如此氣勢,這是我人族哪位天驕在源界突破晉升!”

    他身旁一個軍裝大漢也看了過來,嘆息一聲道,“應該是那個覺醒之時,血氣三千米的神秘武者,可惜他才突破煉源中境,如果他能突破煉源後期,或許能逆斬天罡,我們也能增加一大助力。”

    “殺戮將起,可惜!可惜啊!”

    “未必就沒有機會。”戎牧卻是咧嘴一笑,“剛剛傳來的消息,軍部已經和教育部溝通已經有了結果,今年的安城和源城的升學大考改成了源界試煉,時間將會從六月初持續到八月底,試煉結果以軍部的軍功之數為準,四大學府甚至還會拿出特招名額作為獎勵。”

    “在老子的地盤搞試煉,他們如果敢不出死力,我就將他們的後代弄出去送死,他們為了幾個爭奪名額就死傷數十個寒門子弟,我為了安城的安全,弄死幾個小輩,誰敢說老子不對,老子一刀砍了他!”

    在距離風暴哨崗三百里的一片沼澤之中,黑色的枯枝敗葉隨處可見,偶爾有一個氣泡從沼澤之中冒出,化作一點磷火升入空中,沒入沼澤上方終日籠罩的灰色,然後歸于死寂。

    這里沒有異獸出沒的蹤跡,瘴氣又異常的危險,所以從來不會有獵人深入沼澤。

    虛空之中血氣漩渦轉動引發的源力波動傳入了沼澤之中。

    咕嚕咕嚕!

    沼澤中央忽然冒起了大片的水泡,黑色的淤泥沉渣泛起,一只猙獰的黑色巨物蠕動著從沼澤底部緩緩升起。

    黑色巨物就像一頭趴在地上的巨大蠕蟲,足有百米至高,數千米長。

    淤泥從表皮之上滑落,顯露出內里堅硬的厚重的皮甲,透過皮甲的間隙,可以看到內里蠕動的血肉,一團團青筋包裹的黑惡血肉不斷的蠕動著。

    一股血腥、殺戮、死亡的氣息彌散開來。

    若是戎牧在這里,就會知道,這就是他苦苦尋找的修羅母巢,是修羅場最核心的所在。

    修羅母巢一端的厚甲忽然裂開,一股渾濁的氣流噴出,吹動灰色的瘴氣,攪動了沼澤的平靜,

    一個頭生雙角的修羅族從裂口之中走出,站到了修羅母巢的背上,它的頭頂雙角呈紫色,這是修羅皇族的特征。

    片刻之後又有一道渾身包裹在黑袍之中的縴瘦人影從母巢之中走出,與他並肩站在了母巢的背脊之上。

    “那是什麼,怎麼會有如此龐大的源力波動?”黑袍人影問道。

    “是你們人族的天才在突破。”修羅人的聲音之中帶著一絲悸動。

    黑袍人影忽然盯著他,眼中散發著危險的氣息,“我是母體雖然是人族,但我的體內同樣留著修羅皇族的血液。”

    “剎狄,你如果再敢胡說,我會殺了你!”

    被稱為剎狄的修羅人笑容愈發的燦爛,“我親愛的同父異母的妹妹剎燼,你千萬不要忘了,你的名字還沒有能記載于血月之譜,這意味著你的存在並沒有得到承認,還無法享受我族的無上榮光!”

    黑袍人眸光閃動,“等到安城覆滅,修羅母巢進階子爵,我的名字就會登上血月之譜,你若是再敢說錯話,我登上血月之譜的第一件事,就是想你發起源血淨化!”

    听到源血淨化的瞬間,剎狄眼中忽然閃過一抹驚懼,片刻之後他才平靜下來,對于每一個修羅族來說,源血淨化都是一個沉重的話題,這是他們強大的捷徑,也是他們繞不過去的噩夢。

    沉默片刻之後,剎狄轉移話題說道︰“沒想到在這種地方竟然能遇到一個人族的天才,不過他也活不了多久了,等到母巢成熟之後,不但方圓千里的所有生物都會被血獸撕成碎片,大門背後的安城也會被異獸屠戮一空,他們終將變成母巢進階的血食。”

    “風暴哨崗已經有了準備,這一次的修羅場未必會有飛鷹哨崗那次順利。”黑袍剎燼淡淡的說道。

    “那又如何!”剎狄陰沉的笑道,眼中閃過一道血色光芒,“若是風暴哨崗和整個安城都齊心協力,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可人族最喜歡內斗,安城的那些天罡境武者寧願舉家遷徙,也不願意進入源界面對修羅場的恐怖,只憑借風暴哨崗的力量如何能擋我修羅母巢的肆虐。”

    “你在安城也有眼線?”剎燼眉頭一皺。

    “引誘人族背叛並不困難。”修羅看著遠方的血色漩渦,“每一個智慧的種族都會有背叛者的存在,若非有背叛者泄露情報,我族爭伐第六座天穹之島怎麼可能失敗。”

    “這一次修羅場,你到底有幾分把握?”黑袍狄燼忽然問道。

    “以風暴哨崗此時的實力,我至少有八成把握。”狄剎神色傲然,“狄戎牧掃蕩異獸,雖然帶來了一點阻礙,卻阻止不了修羅場的形成,這座沼澤之底沉積了無數異獸骸骨,其中蘊含的能量,已經足夠支撐母巢完成清掃。”

    “只有八成把握,還不夠!”剎燼搖了搖頭。

    “那你就去狩獵更多的獵物。”剎狄指著遠方那一道攪動天地風雲的擎天血氣之住。

    “只要你能給母巢足夠的食物,我給你一個十層的承諾又如何!”

    兩人說話之間,遠處虛空之中的那道巨大漩渦忽然一顫,天地之間擎天血氣之柱陡然化作一條數千米長的血色巨龍,在雲海之中俯視源界大地。

    金色巨龍發出一聲渺渺龍吟,龍吟所到之處,無數異獸停下了腳步,如同附和一般,同時仰天咆哮起來。

    一時間,無盡獸吼響徹源界方圓千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