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武林盟主葉乙傳 > 第二百三十六章 追不舍

第二百三十六章 追不舍

    “小乙”

    “葉兒”

    這微弱的聲音,不知道從哪里出現的。

    葉小乙捂著胸口,停下了腳步,一股勁風從身後回轉,腳前的樹葉飄起又落下。

    內心,莫名的有種不祥的預感。

    他捂著自己的胸口,望了望天。

    可惜不會星象之術,望著滿天星河,不知如何看卦。

    他長嘆一口氣,猛提真氣,頓時勁風在耳邊呼嘯而過。

    這心法,果然厲害!

    天行健!

    地勢坤!

    氣膽洪運,

    星河璀璨!

    風聲叱喝,

    萬物如影。

    葉小乙嘴角微微上揚,他喜歡這種速度帶來的快感。

    這讓他內心平靜,暫時忘掉了剛才那不祥的預感。

    “若是能快過拓跋師父,那會是什麼景象!”

    他咬牙加快了速度。

    “咦?”

    一種特別的感覺,讓他忍不住往斜前方看了看。

    這是一種熟悉的感覺。

    “救我”

    雖然微弱,他卻听的真切。

    他咬了咬牙,轉身向著那個聲音方向疾馳而去。

    山林中,微風吹過,樹葉颯颯作響,若是仔細觀察,會發現有幾片樹葉猛地晃動了幾下。

    “好快!”

    躲在一棵大樹中的紫雲峰心中驚疑不定難道拓跋遷擺脫了楊卓,趕回來救朱剛了?

    他從樹葉細縫中望過去,但見朱剛的身旁,站立著一個人。

    一個美人!

    這世上,竟有身法如此之快的美人!

    他甚至有點沖動,想要上去阻止她。

    這樣一個美人,被千雪寒蠱給侵佔了,豈不可惜?

    只是,他不敢確定,七俠之中,每個人都有秘密,即便是教主,也都會對他們留了一個心眼。

    他想了想,終是忍住了,全身防備,偷偷的觀察遠處的一舉一動。

    葉小乙一掌拍到朱剛胸口,突然渾身一顫。

    氣海重新歸位,那里,似乎有一雙赤紅的雙眼在凝視丹田。

    他居然有些害怕之感。

    來自靈魂深處的恐懼。

    “千雪寒蠱,是你嗎?”

    葉小乙沉聲問道。

    “是我,老大。”

    千雪寒蠱的聲音也變了,變得無比陰沉。

    其實也不對,千雪寒蠱本身不會說話,葉小乙能听見聲音,完全是因為潛意識里的一種意念傳達,他知道,自己是因為有些害怕,才導致千雪寒蠱的聲音也變了。

    “你殺了他?”葉小乙望著氣絕的朱剛,心中不禁泛起寒意。

    “不,是楊卓殺了他。”

    葉小乙對朱剛並沒有什麼情感,七俠之中,他恨白無影,佩服冷沖,感恩飛雪等人,唯獨對朱剛沒有什麼感覺,只是,因為朱剛是師父拓跋遷的摯友,師父摯友死去,他也不免有些傷悲。

    千雪寒蠱聲音傳來“他早就死了,活著的,不過是變異的萬蠱王而已。”

    葉小乙皺了皺眉,他早就覺得朱剛有些不對勁。

    原來如此。

    千雪寒蠱“我將那只萬蠱王吃了。”

    “什麼!”葉小乙心中一沉,同時,他的眼楮望向了山洞處。

    “老大,咱們得盡快找到新的宿體。”

    “為什麼!你待在我氣海,幫助我豈不是好?”

    “不,那樣,你的壽命只有十年!”

    葉小乙喉嚨里像卡住了一塊石頭。

    “怎麼會這樣?”

    “我吞噬了楊卓體內的千雪寒蠱後,才發現,我們這種組合並不是人蠱合一,氣海的存在,本來就將你的五髒六腑都損傷了,繼續下去,你的身體會慢慢腐蝕,那些成為萬蠱王的宿主,並不是智力變差,而是宿主的身體已經被侵蝕的差不多了,行動力已大不如前,除了能吸人內力外,根本稱不上高手,我們千雪寒蠱,被創造出來便是被人類利用的命運。”

    千雪寒蠱的意念並沒有情緒起伏,但在葉小乙听來,這無疑是悲傷的語氣。

    只是,這千雪寒比以前知道的更多了,讓他不得不懷疑。

    “你是如何得知?”

    “我在楊卓和朱剛體內的蠱意識中,尋到了戰戈的氣息,也察覺到了他的一些意識,知道了千雪寒蠱的由來以及這兩百年來的各種宿體的下場。”

    一聲嘆息,

    像是葉小乙發出,又像是千雪寒蠱發出。

    葉小乙不經意間又向山洞方向望了望。

    “有人!”

    千雪寒蠱也幾乎同時說道。

    大樹中,紫雲峰皺了皺眉,心中咯 一下,眼楮一動不動的盯著遠處。

    他紫家的輕功雖然在江湖上沒有什麼名頭,但論隱藏,還是有些實力的。

    不過,他是個無比謹慎之人,在與那美女“對視”半晌後,他身子一晃,往山洞處急奔而去。

    細風吹過,似乎沒有任何異常的響動。

    但葉小乙還是感覺到了一股氣息在附近,就在剛才,那氣息似乎逃走了。

    “不止一人!”

    他和千雪寒蠱都同時說道。

    “師父有危險。”葉小乙心中閃過這個念頭,暫時將自己有危險這事拋到了九霄雲外,提起真氣,無影腳法催動,身子一晃,已出現在十丈開外。

    “你這功法,比真元階的瞬移不落下風。”千雪寒蠱的意念傳來。

    葉小乙卻高興不起來,因為他捕捉到了一絲動靜,正是剛才所察覺的那股氣息。

    若是拓跋師父,定然不會見到朱剛死去而不過來,更何況,這身法,比拓跋師父要差許多。

    他皺了皺眉。

    難不成,是這人殺了朱剛?

    不管如何,這朱剛的死,和他定然有些聯系,想到此處,葉小乙加快步伐,離那氣息越來越近。

    紫雲峰從未像今天這般震驚,若剛才還有些疑惑,現在則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後面那美女的身法,既詭異又迅捷,他一個真元階,竟然都難以避開。

    他嘗試轉變方位,後面的氣息卻始終跟著他。

    他的心跳越來越快,

    普天之下,怎會有這種奇女子?

    江湖中的女子,唯有五娘,還算有些名頭。

    但五娘不過一個骨替上層,據聞一直以來都無法突破真元階。

    事實上,以幻術聞名的神月教,內力境界往往不是重點心。

    幻術才是重心。

    他的背後,已經能感受到陣陣勁風。

    他知道,自己是逃不掉了。

    他不相信,自己的真元階瞬移之術,竟然會敗給一個女子。

    她,一定是用了幻術!

    對!

    “慢!”

    他突然轉過身,一手伸在胸前。

    那美女,果然听了下來。

    月光下,樹影間,兩個人就這樣對峙著。

    “我乃蒼瓊派長老,蒼瓊派與神月教向來交好,還望女俠報上名來。”

    紫雲峰說著伸出一塊令牌來。

    葉小乙點了點頭,這倒提醒了他,他現在的身份,是女子。

    女俠,這稱呼到也不錯。

    “是你殺了朱剛?”

    葉小乙盡量模仿的像一些,但這聲音出口,依舊有些深沉。

    但他多慮了,此時的紫雲峰,卻是一點都不懷疑。

    神月教的幻術向來神秘莫測,江湖中能破解的方法少之又少。

    蒼瓊派倒是有一個。

    紫雲峰冷哼一聲,即便是神月教教主見到他,也會尊一聲紫長老。

    這小女娃子,居然直稱他為“你”。

    他手掌中,已然出現一物,這東西,他蒼瓊派大多數弟子都會帶,更不用說長老,事實上,他所帶的,質地遠比普通弟子帶的好得多。

    有了依仗,紫雲峰說話鎮定許多。

    “是我殺的又如何?不是我殺的又如何?神月教的小娃娃,見到蒼瓊派的長老,不應該作揖行禮麼?”

    葉小乙見他如此高傲不羈,不禁有些惱火。

    朱剛的尸體未寒,這人口口聲聲說是盟友,卻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

    他握緊拳頭,沉聲道“你為何要殺他。”

    紫雲峰哼了一聲道“殺了便殺了,那麼多理由,難道,老夫殺個人還要向你這小娃娃匯報?”

    “你!”葉小乙心中如麻,氣海處一陣翻涌,突然間一股染 猶迥詡ジ潿觶 遄拋顯品搴糶Еャbr />
    紫雲峰心頭哼了一聲,忖思道你這小娃娃!也忒欺人太甚!

    說著,手中一彈指,一粒核桃般大小的黑丹飛射而出,到了葉小乙跟前突然爆開,一股煙霧頓時籠罩住了葉小乙。

    “想逃?”葉小乙下意識的用手去揮,捂著鼻子以避開這“毒霧。”

    豈知,體內的千雪寒蠱卻是大驚道“不好,是狼煙!”

    葉小乙心中頓時出現一種不好的預感,千雪寒蠱突然道“老大,快遠離!切莫吸食狼煙,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