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無量劫主 > 第三百八十九章 業余信使

第三百八十九章 業余信使

    走進朝天觀中,發現這就是一個普通的小道觀,院牆年久失修,滿是斑駁。

    剛剛的紫氣朝天的景象不過是陳安一人所見,陰陽眼雖然慘了點,但也自有他的妙用。至于其他人眼中所見,這里就是個小破道觀,說好听點是歷史悠久形貌古樸,說難听了就是年久失修行將崩塌。

    前殿供奉的四尊護法尊神倒是上過漆翻修過,這屬于短了誰也不能短了神明,其他地方麼就听之任之了。

    宋之平等人卻並沒有因為此處的殘破而有辦法輕視,顯然知道這里是什麼地方。

    其實在之前,得知陳安將要往朝天觀一行,宋之平就有所猜測。一路上陳安又表現出種種神異,他自然更加確信自己的猜測,陳安並非普通的武神這麼簡單,當是仙門中人。

    此時見陳安路過前殿看也不看和他們一般直接往道觀深處走去,一點也不覺的驚訝,甚至對在路上自己一直恭恭敬敬的表現深感慶幸,沒把這位爺當普通武神對待。他明顯就是仙門中人,眼下自己要送少主和小姐入仙門,還需要他多多照拂。

    路過前殿,途至正殿,這里一般是供奉著開派祖師或觀中正神的地方,可陳安卻看到了一尊泥塑的雕像身著明黃團龍袍,頭帶十二旒平天冠。

    這不是昊天上帝嗎?

    陳安一呆,這小破道觀怎麼都不可能是昊天上帝的傳承,那就是說其供奉的尊神是昊天上帝,也是稀奇。

    他們一行隨香客進入,卻沒在此處停留太久,直接向後殿而去,卻在後殿門口被人攔住,那是一個年輕道士,身著灰色道袍,面相不差。

    陳安沒動,宋之平上前交涉,他拿出一枚桃符,遞給對方,那道士在上官宜,阮清霜,陳安,紅衣四人面上掃了一眼,就把那枚還給宋之平,揮手示意他們進入。

    宋之平讓兩個護衛一個隨從等候在此,只與陳安、上官宜、阮清霜、紅衣四人走入後殿。

    陳安眼楮一眯,發現這里面有個誤會,道士以為陳安也是宋之平一伙的,宋之平以為陳安不需要身份桃符就可以直接進入。

    只是他雖看出來了,卻也沒有點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由是幾人來到後殿,宋之平帶著上官宜和阮清霜還想直入三清殿,卻听得陳安道︰“我們就在這里分別吧,你等且自去。”

    宋之平動作一頓,卻沒有覺得太過意外,只是轉身對陳安拱手謝道︰“這一路多虧仙長護持,我等感激不盡,他人若有能效勞的地方,必不推辭。”

    他連前輩也不叫了,直接以仙長稱呼,顯然是想點出這個他認為的共識,拉近與陳安的關系。

    陳安也不分辯,只是笑而不語,帶著紅衣轉身朝著東廂房位置走去。

    東廂玄字六號房。

    陳安數著門牌走到這里,正欲敲門,卻不想門從里面拉開了,走出一身著白底紫紋道袍的中年道士,他一點也沒有得道高人的仙風道骨模樣,頭發亂糟糟的在頭上堆成一團,胡渣滿臉,把原本應該不錯的樣貌,掰扯的相當邋遢。

    他拉門正欲外出,卻與陳安照了個面,眉頭微皺道︰“來參加升仙大會的?三清殿集合,到這里來做什麼?”

    陳安一怔︰“升仙大會?”

    這個名詞他倒是知道,卻不是來源于秋塵老道當初的講解,而是還在昆侖昊天境時,在閑聊中听姚琴提過。

    仙門每隔一段時間都要補充新血,盡管他們的地盤都是劃分好的,不存在梵音宗治下拜入百花谷這種事情,但對于一些模糊不清地域的生員還是要爭上一爭,就比如在大乾的生員份額。這個時候,他們會舉辦一次升仙大會,各自展示實力,吸引弟子來投。

    就是不知道這個世界道門的升仙大會與仙門的升仙大會是否一樣。

    邋遢道士見陳安的樣子,眉頭皺的更深了,同時身體微側,指尖掐訣,隱隱有些戒備︰“不是來參加升仙大會的?那你怎麼進來的?”

    未免不必要的誤會,陳安不先解釋,而是先拿出紫靈玉道︰“我是來送信的,要見這玄字六號的主人。”

    “紫靈玉?它怎麼會在你手上?”邋遢道士見陳安伸手掏摸東西,本能將戒備提到最高,可看清他掏出的物事,整個人一呆,失聲驚呼。

    陳安也不拐彎抹角,直接道明來意︰“我受秋塵道長囑托,將此物送到他大徒弟崇日道長的手上,還請你行個方便。”

    “師,師父他老人家呢?”

    咦,這貨是秋塵老道的弟子,那自己豈不成了他師叔了。陳安略微意淫了一下,便不再設想,秋塵老道給他寫的那封證明他身份的信早被他毀了,他可不想無端多個師門出來。

    “被妖魔所害,仙逝了。”

    “不可能,師父他老人家仙法驚天,什麼妖魔能害得了他。”

    邋遢道士語帶哽咽,嘴里說著不可能,實際上心中已然信了,消息可以作假,擺在面前的紫靈玉卻是真的,對此他自有秘法感應。

    不動聲色地瞥了身側的紅衣一眼,陳安實誠地道︰“一個大妖魔解封了魔種,那魔種生出了靈智變成了一位相當厲害的魔主,秋塵道長不敵,也就因此隕落。”

    “魔主降世?”邋遢道士眼角掛著淚痕,一臉呆滯。

    片刻之後,他猛然反應過來道︰“快走,這就返回門中,通訊此消息,讓大家戒備起來。”

    他一邊說著,一邊還往外走,同時抓住陳安手臂,想拖著對方一起離開。

    只是他這麼一扯,卻沒有扯動,反倒把他自己拽的一個趔趄,這讓他不禁詫異回首,看向陳安。心道這家伙好大的力氣,也有修為在身?不對啊,明明沒有任何法力波動,看來只是單純的力氣大而已,但這力氣也太大了吧,剛剛給自己的感覺就像是拽著一座山。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無量劫主》,微信關注“熱度網文或者rdww444”與更多書友一起聊喜歡的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