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蜀山魔門正宗 > 217 滅魔傳說

217 滅魔傳說

    <content

    傅則陽這次出手的戰略目的,是要讓這件事的直接責任人全部沉淪魔道。

    岳韞拜他為師,算是向他屈服,又向魔神立誓,任他搓圓捏扁,日後到底是否行魔道全看乖不乖。崔蕪見了兒子和養女行那事,此刻已經走火入魔。謝山從發下誓願,不殺掉他絕不成道,也相當于沉溺輪回,不能解脫了。

    傅則陽大的目標都已經達成,但是他此刻卻沒有想過要逃走,因為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謝山和葉繽若是跑去肆意殘殺光明教徒,傅則陽的這些徒子徒孫們就幾乎沒有幾個能夠抵擋得了的,除非去光明頂把光明左右使者、護教法王們全部找來,跟他們打一場全面戰爭,但那樣的話,又于自己不利,相當于代人受兵,紅蓮老魔該偷笑了。

    真正牛逼的領導人,不是想發動戰爭就發動戰爭,而是想終止戰爭就終止戰爭。

    傅則陽放出太虛仙環,化作一圈烏光,先把k姆的一串無音神雷收了進去,再把芬陀的金光大手收進去,最後經緊跟著飄來的漫天心燈火花也收了進去。

    他左手指天,太虛仙環在他頭頂上空飛速旋轉,漲到數畝大小,方圓千里之內的光線都被它吸攝進去,蒼穹大地為之暗淡,如同世界末日一般。

    見他動用此寶,不說芬陀大師為之忌憚,連嚴k姆也一副投鼠忌器的模樣,將抬起的拐杖又放了下來,只有謝山不管不顧,放出九天都羅神鋒,卻被一道須彌佛光擋住。

    “禪師!”謝山見天蒙禪師出手攔阻他的攻擊,有些不解加不快。

    葉繽拉他衣袖︰“那是老魔用諸天秘魔神梭煉成的吸星琢。”

    “那又如何!”謝山俊臉漲紅,叫囂,“他辱我女兒,便是跟他同歸于盡,就此隕落,萬劫不復,也在所不惜!”

    “阿彌陀佛!謝道友稍安勿躁。”天蒙禪師叫眾人全都停手,跟傅則陽說,“傅教主今日大逞神威,要做的全部達成,也該收手了。”

    傅則陽笑著把太虛仙環收回來,重新戴在手指上︰“老禪師說得極是,不過還是方才論的,不能我單方面收手,你那師弟願不願意收手呢?”

    芬陀大師突然開口︰“傅教主既然逃脫了貧尼的妙法雷音陣,今日之局已然是教主勝了,諸位皆是數世修行,千年百載的有道高人,不必學凡間混混死皮賴臉。既然仇怨不能化解,也可暫時擱置,謝道友如今不是教主的對手,若是貧尼所見不差,教主的血神經也還未修煉到形神俱妙之境地,不若另行定約,各自回山修煉神功寶物,便以一甲子為期,六十年以後,大家若是還不能看破放下,到那時再有仇的報仇,有冤的伸冤,諸位以為如何呢?”

    在場三位絕頂高手,都知道今天不可能真正干掉傅則陽,天蒙禪師一直在試圖讓兩方放下,雙方不肯放下,于是芬陀大師要兩邊擱置爭議,這一僧一尼的目的是要讓傅則陽知道厲害,日後不敢肆意妄為,最重要的,還是要讓傅則陽管制長江水患。

    嚴k姆今天是佔便宜來的,趁著傅則陽氣運低落,跑來落井下石,傅則陽如果不能從妙法雷音陣里逃出來,她不介意乘機把傅則陽打殺轟碎,但是從傅則陽逃脫的那一刻起,她便知道,自己可以走了。像她這種高人,都講求不出手則已,出則必中,直打要害,絕不會死皮賴臉,破褲子纏腿般地亂打王八仗。再斗下去,一旦把太虛仙環引爆,造成無量殺劫,誰都不會有好下場。

    至于謝山和葉繽,他倆知道合二人之力也斗不過傅則陽,也認可芬陀大師說的,要回山修煉降魔大法,再煉制幾件專門克制魔頭的法寶,日後再報仇雪恨︰“不過,你得把我女兒還有岳道友師徒完好還來!”

    “這個倒是無妨。”傅則陽甩手之間,袖中飛出汩汩青煙,煙中顯出兩個赤身少年男女,被一個老僧放出袈裟隔空接去,“兩個小的還給你們,至于岳韞,已經拜我為師,成了我的徒兒,他的生死就不勞諸位關心了。那于端為賤婢所迷,濫殺無辜,我替韞兒將他開革出門牆,你們喜歡,日後就入得你們的門下了。”大家都是多年積修的高人,說出的話都要算數,傅則陽將人送回︰“就依照芬陀大師所說,六十年後,我隨時恭候諸位大駕便是!”

    他說完將身子一展,合身化作一道金光,憑空晃了幾晃,便消失在天邊視野之外。

    法華寺已毀,芬陀大師請大家到後山妙法庵暫歇。

    謝山急忙查看女兒情形,見只是暈過去了,仍然是完璧之身,方才松了口氣,暗道這老魔竟然只是嚇唬自己?

    他卻不知道,傅則陽曉得仙都二女根骨資質俱都極佳,謝瓔心性更好,未來成就更大,傅則陽才出手毀其未來,似謝琳這般,跟萬珍、易靜同樣位列三賊六婢之一,留在敵人身邊形同禍根,法力越大,禍害越大,傅則陽自然舍不得現在就毀了。

    轉念之間,他又想起同樣赤身的于端,跟愛女同處一處,從大魔頭的混元一氣球里飛出來,又被同一件袈裟裹住帶回,這樣有肌膚之親,日後對女兒清白聲譽恐有妨礙……

    天蒙禪師看他神色變動,知道他已經由嗔心入魔,便開口道︰“你過去世本是我的師弟,與我佛門有緣,以你現在的實力想要對付傅天運相差甚遠,不若跟我回大雪山去,我傳授你降魔大法,六十年後,方有得勝的希望。”

    天蒙禪師德高望重,佛法高深,成名更久,能得他收做弟子,對于哪個來說都是得天之幸了。謝山先前听傅則陽數次說自己是他師弟,現在又得老禪師親口承認,便雙膝跪倒︰“懇請禪師傳我降魔大法!”

    天蒙禪師把他扶起來,然後跟眾人告辭,要帶謝山回大雪山。

    他是擔心謝山到別處去另尋神功寶物,勢必又要生出許多事端,一個行差走偏,便要落到萬劫不復之地,因此要把謝山帶在身邊,傳授他最上乘的佛法,教他修菩薩道,以慈悲、持戒、忍辱、禪定、般若等手段化解心中戾氣,教他堪破因果,放下仇怨。

    謝山臨走之前,拜托葉繽照看仙都二女,等他走後,葉繽便要帶謝琳走,嚴k姆忽然道︰“其實你也與佛門有夙緣,過去世曾經亦是佛門中人。”

    葉繽福臨心至,趕忙跪倒,請求芬陀大師收錄。

    芬陀大師明白了嚴k姆的意思︰“你雖然亦是佛門中人,卻與我無師徒的緣分,況且我收下的兩個孽徒,俱都行在沉淪魔道的邊緣,實無精力再收傳人。k姆大師的心意我知道,不過有些凶險,我說與你听,到底願意與否,憑你自願。”

    葉繽說道︰“請求大師不吝賜教,為我指點迷津!”

    芬陀大師說︰“在我昔日故地川邊倚天崖對面的一片峭壁之內,有千余年前高僧絕尊者以極大發力開闢出來的三千尺深的石洞,洞內留下一座淨世寶幢,幢內存著一部秘籍,名為滅魔寶。絕尊者是旁人送的綽號,他本來的法號名為住一,因為曾經發下宏願,要蕩盡世上一切邪魔,不令任何一個異派存活,為此專研邪魔兩教中的各種法術,發明破法,創下了號稱破盡天下一切魔法的絕滅真經,便是滅魔寶了。”

    葉繽說︰“我听說過這位神僧的大名,也听說過這滅魔寶,只不如這般詳細。”

    嚴k姆說︰“絕尊者昔日獨自殺入魔教總壇,滅魔無數,法力無邊,逼得魔教教主不得不遠走海外,另立道場。”她略頓了下,“便在小南極四十七島之間,傅則陽手上的兩只秘魔神梭也是那時候的魔頭們所煉來要跟絕尊者同歸于盡的,只是尚未練成,要麼迷人自迷,走火入魔,要麼作惡太多,服了天誅,也算是惡貫滿盈,後來不久四分五裂,隨著諸多長老出走,就煙消雲散了。”

    芬陀大師點頭︰“不錯,但是絕尊者也因此造下了無邊殺業,連同他的弟子,雖然殺了無數魔頭,但是萬千異派邪魔應運而生,此起彼伏,殺了一批又出一批,雖然都斗不過他們師徒,但是數量非但沒有減少,反而越來越多,層出不窮,最後鬧得絕尊者的好幾個門人也都走火入魔,甚至大亂,在關鍵時刻倒戈相向,互相殘殺,鬧得不可收拾。”

    “啊!”葉繽方才還是十分向往絕尊者那麼強大的神通,擁有可掃蕩群魔的法力,沒想到最後竟然會事與願違,造成這樣的結果。

    芬陀大師微微嘆息︰“非但他的弟子先後依次盡數遭劫,連絕尊者自己幾遭不測。後來他向佛陀座前引咎懺悔,願意積修善功,收拾局面,又用了五百多年的時間,轉了數世,才將事情了局。就算這樣,也未能將舊因全部還完,不過仗著西方三聖的佛力加持,伏業往生,到西天極樂世界修持經年以後,將來仍要回來,把所有昔日造下的殺業全部了結,才能圓證佛果,涅寂靜。”</content

    最快更新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