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最強大昏君系統 > 第165章 楚燕聯合

第165章 楚燕聯合

    165楚燕聯合

    “殺啊!”

    邯鄲城內,此時喊殺聲震天,無數的齊軍將士沖殺進城,勢不可擋,城內的常山軍士卒節節敗退。

    “大王,城里的將士們頂不住了,讓卑職掩護你撤走吧!”

    一名常山軍將領,騎馬沖進宮殿,對張耳說道。

    這個時候,張耳都已經能隱約听見宮外的喊殺聲,讓他臉色慘白。

    張耳之前還硬氣,下令城內各路常山軍人馬,死守邯鄲城,誓要將入城的齊軍殺出去。

    要知道,此時在邯鄲城內,還足有近十萬常山軍將士,比韓信帶來的全部兵馬還多。

    但可惜,這些常山軍將士們,戰斗意志根本無法和士氣高昂的齊軍相比。

    “撤,撤!”

    張耳此時也沒有之前那麼硬氣了,神色驚慌,喊道。

    他也怕死,眼看齊軍已經全部殺進城內,局勢已經無可挽回,張耳也只能選擇逃命。

    隨即,張耳在一批親信心腹的保護下,殺出邯鄲城,往北面敗逃。

    半日後,邯鄲城全部落入韓信手中。

    韓信奪取了邯鄲後,又馬不停蹄的出兵,北上奪取武安、信都,短短不到一周內,將整個邯鄲郡佔領完了。

    而這個時候,張耳也已經帶人逃到了北面恆山郡郡城東桓城內,苟延殘喘。

    “陛下,剛剛收到消息,邯鄲城被韓信攻破了,張耳敗逃北面恆山郡。”

    韓信攻破邯鄲的三日後,許風在平陽收到消息。

    “邯鄲城還是被韓信攻破了嗎?”

    許風沒有太意外。

    “陛下,那個張耳就是個白痴,根本沒將陛下善意的提醒放在心上。

    三日前,韓信奇襲邯鄲城。

    邯鄲城內的張耳,毫無防備,還以為韓信不敢再來了呢。

    結果,被韓信一戰破城,現在逃到北面東桓城苟延殘喘去了。”

    旁邊的趙雲鄙夷的說道。

    “哎,朕原本還指望,讓張耳在東面抵御韓信一段時間。、

    可惜這個張耳,也是爛泥扶不上牆,連半年時間都沒堅持過去。”

    許風嘆息說道。

    甚至,許風都已經做好必要時刻,不惜出兵幫助張耳的打算,只求抑制住韓信擴張的腳步。

    但可惜,張耳太大意,根本不知道韓信領軍作戰的厲害。

    敗的太快,根本就來不及支援。

    “不過,也還行,張耳至少為朕爭取了數月的時間。

    現在,太原,河東等郡,都已經被我們消化的差不多了。”

    “子龍,你立即前往壺關,監視齊軍的一舉一動。”

    許風對于韓信,提防心十足,對趙雲命令道。

    “諾,陛下,微臣這就啟程前往。”

    趙雲領命,隨即領軍前往壺關。

    在上黨郡的壺關,乃是扼守西面上黨郡和東面邯鄲郡之間的要道。

    隨著韓信打下邯鄲郡,大秦的地盤正式與韓信的地盤接壤了。

    壺關就成了許風,對付韓信的前沿陣地,也是防備韓信打過來的一道防線。

    “南面劉邦那邊的情況,怎麼樣了?”

    許風此時也關心起劉邦在南面的情況。

    韓信這邊的情況,已經無法挽回了。

    許風可不希望看到他第二個心腹大患劉邦,也在南面做大。

    “回陛下,五日天郭大人送來最新消息。

    劉邦與項梁率領的楚軍,以及共敖的臨江軍,在江陵一帶大戰,目前處在膠著狀態,勝負未分。

    不過,郭大人說,再繼續拖下去,劉邦可能真的會擊敗項梁和共敖,打下江陵。”

    金大站在許風身後,開口說道。

    “不能讓劉邦在南面再做大了,傳令回咸陽,告訴郭嘉,讓魯智深在漢中向蜀中發動進攻。

    我倒要看看,到時候劉邦退不退兵回去。”

    “諾。”金大應道。

    ‘我這樣做,倒是幫了項羽一把。’

    許風在心里苦笑。

    沒辦法,許風寧願地盤在項羽和共敖的手里,也不希望看到劉邦奪取江陵。

    相比起項羽來說,一個強大起來的劉邦,威脅比項羽大多了。

    “廢物!”

    另外一邊,項羽在趕回彭城沒多久,就收到韓信攻破邯鄲的消息,氣的大罵張耳。

    “霸王消消氣,現在還是想想接下來該怎麼辦。

    張耳派來求援的使者,又到了。”

    範增坐在一旁,說道。

    “本王不管了,張耳那廝,讓他自生自滅去吧。”

    項羽在火頭上,一甩手說道。

    “霸王說的沒錯,管張耳那廝干什麼,白白消耗咱們的實力。

    這次,為了救他,我們損失了數千將士,還損失了一大批糧草。

    結果呢,張耳自己沒用,邯鄲城還不是被韓信攻下了。

    咱們什麼都沒得到,就讓張耳那家伙自生自滅好了。”

    旁邊的龍且,此時也支持項羽的說法。

    “愚蠢!”突然,範增呵斥。

    隨即,範增拄著拐杖,在旁邊虞子期的攙扶起,顫顫巍巍的站起來,走到龍且跟前,再次呵斥︰“愚蠢。”

    被範增這樣呵斥,龍且心里也不高興,但卻不敢發作。

    範增看向項羽,說道︰“霸王,咱們支援張耳,為的是對付韓信。

    韓信此人,狼子野心,而且領軍打仗十分厲害。

    如果,讓他順利吞並了張耳,到時候我們北面可就多了一頭猛虎。

    到時候,咱們可就真是寢食難安了。

    現在,韓信實力不如咱們,他才沒有主動招惹咱們。

    可是呢,我敢保證,一旦他手里實力強大了,必然會南下對付我們的。

    與其,咱們坐等韓信強大起來,與我們為敵。

    還不如此早下手為強,絕不能坐視他繼續壯大了。

    這些,我以前都已經跟你們說過了,我不想做重復了。”

    听完範增的話後,旁邊的鐘離昧等人全都微微點頭,這點他們其實也都明白。

    之前項羽和龍且那麼說,也是被氣的。

    項羽此時也冷靜下來,看向範增,問道︰“亞父,你是讓本王,繼續出兵討伐韓信?”

    說實話,項羽這段時間收到的挫折不少。

    兩次伐秦失敗,兩次討伐韓信失敗,讓項羽自信心遭受嚴重打擊,甚至讓他有些不願打仗了。

    項羽此時覺得,只需要守住現有地盤,每天有虞姬相伴,便是一件幸事。

    “是的,霸王。”範增點頭。

    “霸王,現在韓信已經吞並了張耳手下的巨鹿郡和邯鄲君,讓他手里的地盤暴漲一倍。

    如果不出意外,很快張耳連他北面的恆山郡,也會守不住。

    那時候,韓信可就是坐擁六郡之地,還都是比較富饒的地盤,到時候再想對付他,可就更難了。

    最不濟,霸王也要將邯鄲城,從韓信手里奪回來。

    要不然,坐擁臨淄和邯鄲,這兩座齊、趙舊都城繁華之地的韓信,可就真有爭霸天下的能耐了。”

    範增看得很透徹,和許風一樣,此時視韓信為心腹大患,一心希望為項羽鏟除這個大患。

    反倒是以前被範增敵視的劉邦,暫時被範增遺忘了。

    霸王有些猶豫。

    範增進一步說道︰“霸王,這一次霸王可以放棄張耳,以張耳手里的地盤,與北面的燕王臧荼兩手,南北兩面夾擊韓信。

    霸王可以許諾臧荼,只要擊敗韓信,張耳北面的恆山郡,可以交給他。”

    “臧荼會答應嗎?”

    “多半會的。”

    “那好,本王就再听亞父一次。

    傳本王命令,集結人馬,征收糧食,十日後大軍出發,再戰齊軍。

    另外,派人去燕地,找燕王臧荼,提聯手對付韓信之事。”

    項羽下達命令道。

    項羽這次听了範增的,直接將爛泥扶不上牆的張耳,給拋棄了,準備聯手北面燕地的臧荼,南北夾擊韓信了。

    這一年來,燕地的燕王臧荼和遼東王韓廣的斗爭,一直都沒有中斷,最後更是爆發戰爭。

    但最終,還是燕王臧荼,更勝一籌,取得了最後的勝利。

    早在四五個月前,燕王臧荼就擊敗遼東王韓廣,擊殺韓廣,將韓廣的地盤吞並。

    經過這數月的消化,此時臧荼已經將韓廣在遼東的地盤,完全消化完畢。

    此時的臧荼,坐擁北地六郡之地。

    遼東郡,遼西軍,右北平郡,漁陽郡,上谷郡,廣陽郡,這六郡的地盤,比原本燕國全部的土地,還要大。

    臧荼,此時才是當之無愧的燕王,真正的北地之王。

    只不過,北地苦寒,人口稀少,所以臧荼手里大軍並不多,甚至比之前的張耳還要少,只有十八萬人馬。

    但此時,相比起此時躲在東桓城苟延殘喘的張耳來說,臧荼是項羽在北方,唯一能夠聯手的盟友了。

    當初,項羽分封的十五諸侯,此時也就劉邦和臧荼還混得不錯。

    至于其他人,不是被滅,就是被俘虜或苟延殘喘,不足為慮。

    十一月末,項羽再度領軍北上,準備從韓信手里奪回邯鄲城。

    而這個時候,韓信在邯鄲城留下三萬守軍後,早就親自領軍北上恆山郡,準備從張耳手里奪過恆山郡,徹底覆滅張耳的常山國。

    張耳在東桓城,就只剩下一批殘兵敗將,那里還能是韓信麾下齊軍精銳的對手。

    十一月二十六日,東桓城被韓信攻陷,張耳被殺,至此常山國被韓信覆滅。

    結果,還沒等韓信欣喜,他就收到項羽打下邯鄲城的噩耗。

    “項羽,本王和你勢不兩立!”

    韓信在東桓城收到這個消息後,也是怒聲咆哮,算是恨極了項羽。

    韓信並沒有急著領軍返回邯鄲,他知道此時回去也晚了,邯鄲城已經被項羽奪回去。

    韓信在東桓城休整一周後,在得知項羽又領軍殺奔巨鹿城後,他才領軍殺回來。

    隨即,韓信率領五萬齊軍,與項羽的十二萬楚軍,對峙于巨鹿一帶。

    “哈哈,這里可是本王的福地。

    當初,本王就是在這里,一戰擊敗王離,覆滅了王離麾下二十萬秦軍軍團的。”

    項羽再次領軍來到巨鹿一帶後,大笑著說起他曾經的光輝戰績。

    的確,當初巨鹿一戰,項羽能以少勝多,擊敗王離的二十多萬秦軍主力,也是大秦滅亡的重要轉折點。

    “霸王此次必然還能重復當年光輝戰績,一舉擊敗韓信。”

    旁邊的鐘離昧等人,此時很適宜的對項羽吹捧道。

    “哈哈,但願如此。”

    對于這樣的吹捧,項羽還是很受用的。

    “霸王,剛剛收到北面燕王的回信,答應了咱們提出的聯手夾攻韓信的提議。

    燕王說,他半個月後便可發兵南下。”

    這個時候,英布也給項羽送來一個好消息。

    “好,哈哈。還算臧荼識相。”

    項羽听後,大笑說道。

    “等臧荼領軍南下後,到時候我們南北夾擊,本王就不信,這次還能讓韓信逃過去。”

    項羽此時心情很好,楚燕聯合,佔據天時地利人和,項羽不信韓信還能擋住。

    畢竟,這個時候的韓信實力,還不算怎麼強。

    說實話,此時韓信的實力比起項羽都不如。

    要不是韓信領軍打仗厲害,他根本不可能在距離項羽地盤這麼近的情況下,存活下來。

    許風之所以前面,能保住大秦最後的關中之地,除了他自帶系統開掛之外。

    其中,很大的一部分原因,是因為關中之地在西面,距離東面項羽的地盤比較遠。

    項羽西征伐秦一次,路途較遠,給了許風足夠的緩沖和準備時間。

    要是項羽的地盤,就挨在關中旁邊,許風還真不一定能守住。

    不得不說,韓信能硬生生的在齊地北面,距離項羽老家彭城,這麼近的距離上,奪下一塊地盤。

    並且,還能在短短時間內,發展到這個程度,已經十分厲害了。

    也正是因為如此,此時的韓信才會被項羽,視為心腹大患的。

    “你們說,韓信什麼時候能回來?”

    “五日之內,韓信應該能從東桓城趕回來。”

    項羽等人認為,他們進攻巨鹿城,韓信一定會領軍回來,不可能白白放棄巨鹿這一一座大城。

    只可惜,項羽等人又想錯了,韓信根本就不在意區區一座巨鹿城。

    韓信此時深知,自己手下兵馬實力,還不是項羽的對手,他選擇了避其鋒芒。

    秦二世六年十二月十二日,就在項羽領軍進攻巨鹿城的時候,韓信領軍從北面又殺回了邯鄲城,重新奪回邯鄲。

    三日後,巨鹿城陷落,被項羽攻陷。

    項羽在巨鹿這邊,始終是沒等到韓信領軍回來,後面索性真就吧巨鹿城打下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