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最強大昏君系統 > 第215章 我是隋煬帝

第215章 我是隋煬帝

    215我是隋煬帝

    大業十四年(618年)三月十日夜,江都成象殿。

    “殺啊!”

    殿外喊殺聲震天,無數士卒廝殺在一起,全部為隋兵。

    一方是裴虔通率領的叛亂隋兵,一方是孤獨盛率領的,負責保衛楊廣的守衛。

    裴虔通率領的叛亂隋兵眾多,一路殺進來,孤獨盛獨木難支,邊打邊退。

    “嗯?”

    這個時候,許風剛剛醒來,通過身邊的侍衛和宮女,用了小半天時間,搞清楚了自己的身份。

    “這具身體是隋煬帝嗎?這個平行世界內,此時已經大業十四年了。

    也就是說,如果我不過來,今晚隋煬帝就要被宇文化及等叛逆溢殺了。”

    許風喃喃自語道。

    “殺啊!”

    這個時候,許風已經隱約能听到外面的廝殺聲了。

    “陛下,裴虔通謀逆,帶著叛軍快要殺過來了。”

    渾身染血的孤獨盛來到宮殿門外,對許風喊道。

    “擋住!”

    許風冷聲說道。

    “是。”

    孤獨盛咬牙應道。

    此時,整個江都城內,司馬德戡,裴虔通,元禮等隋將,紛紛帶兵造反,真正還繼續效忠隋煬帝的人馬,沒有多少了。

    孤獨盛率領的百余近衛隋兵,此時也被裴虔通率領的數百騎兵,殺的節節敗退。

    很快,就會殺到許風此時所在的宮殿。

    這個時候,許風的眼前,再次出現系統信息。

    時間︰隋煬帝大業十四年。

    新寄宿目標︰隋煬帝楊廣。

    寄宿時間︰六年。

    終極任務︰剿滅各路叛軍,鑄造一個巔峰強隋!

    “果然,還是老樣子。”

    許風看到系統的這個終極任務,撇撇嘴。

    “叮,恭喜寄主獲得新的身軀。

    現在江都城內,宵小橫行,叛軍亂,寄主要以雷霆手段,剿滅這些叛逆,震懾宵小。

    謀逆者,都要死!

    任務︰三日內,鎮壓江都城內各路叛軍,活抓或斬殺叛軍首領宇文化及。

    完成任務,獎勵寄主一次抽獎機會。任務失敗,扣除三千積分。”

    緊接著,系統就發布了第一道任務。

    “既然如此,那就開始吧,我可是還有三萬多積分沒用呢,我已經等不及了。”

    許風站起身來,目光冷冽。

    從大秦時代離開,許風不僅將諸葛亮,郭嘉,呂布謀臣武將,全都留在了大秦,就連那一千玄甲鐵騎和三千虎豹騎,也留在了大秦。

    許風唯一帶走的,就是他在大秦最後積攢下來的十三萬積分。

    這十三萬積分,也是許風在隋末這個時代立足,保住性命,剿滅各路叛軍,鑄造巔峰強隋的資本。

    “召喚周瑜!”

    “召喚白起!”

    “召喚典韋!”

    “兌換十金兵,一百銀兵,一千銅兵。”

    財大氣粗的許風,直接花掉四萬積分,召喚出周美郎,人屠白起和丑漢典韋。

    同時,還直接召喚出十名金兵,一百銀兵和一千銅兵。

    這些從系統召喚出的士卒,全都冷酷無情,只知殺戮,不知畏懼,對于許風的命令絕不打折扣。

    “周瑜參見陛下。”

    “白起參見陛下。”

    “俺典韋,參見陛下。”

    周瑜,白起,典韋三人出來後,對許風單膝跪地行禮道。

    “卑職參見陛下。”

    後面那些金兵,銀兵和銅兵們,也紛紛跪地行禮。

    “平身。”

    “周瑜,白起,典韋听令。

    你們三個各帶一支人馬殺出去,為朕剿滅所有叛軍之將。”

    許風走到三人跟前,面容冷酷的說道。

    “臣等遵旨。”

    這個時候,許風眼楮望著三人,發現眼前無法顯示三人的基礎數據了。

    “丫的,換了個身子,連數據之眼都沒了。

    你這破系統,真是夠坑的。”

    許風不由得吐槽道。

    “啊!裴虔通,你敢犯上造反,不得好死!”

    這個時候,還在殿外率領少量護衛,死死抵抗裴虔通率領的數百叛軍士卒的孤獨盛,已經堅持不住了,對著裴虔通吼道。

    “呵呵,楊廣殘暴無道,人人得而誅之,我也不過是順應天下大勢而已。”

    裴虔通冷笑著說道。

    “其他人造反可以,可你裴虔通深受皇恩,卻該帶兵造反,還想弒君,你簡直就是個不忠不義的小人。”

    孤獨盛繼續辱罵裴虔通。

    這個時候,裴虔通周圍的隋兵護衛,已經全部被殺死,就剩下受傷的他,還執拗的擋在宮殿前。

    “孤獨盛,本來我念在咱們同袍一場的份上,本來還打算饒你一命的。

    沒想到你如此冥頑不靈,不知好歹。

    既然如此,那本官就送你上路,下黃泉去給楊廣這昏君盡忠去吧。”

    “上,殺了他,進去將昏君楊廣抓出來。”

    隨即,裴虔通對身邊的叛軍隋兵,吩咐道。

    然後,幾名叛軍隋兵,便朝著受傷的孤獨盛,殺了過去。

    嗖!

    噗嗤!

    突然,一道鐵戟從成象殿內,破門而出,直接刺穿一名叛軍隋兵。

    那斷矛上攜帶著巨大的力道,直接刺穿那個叛軍隋兵,將其帶出去好幾米才停下來。

    突來的這一幕,也嚇住了裴虔通和一眾叛軍隋兵。

    “什麼人!”

    裴虔通眼楮望向成象殿,大聲喝道。

    砰砰砰!

    然後,成象殿的門窗便被撞開,周遇,白起和典韋三人,帶著一千余士卒,沖了出來。

    “陛下有命,叛逆者死。

    裴虔通,過來受死!”

    周瑜沖出來,大吼一聲!

    突然從成象殿內,沖出這麼多士卒,裴虔通也被嚇了一大跳,還以為是楊廣早有準備呢。

    但現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裴虔通也沒有退路了。

    “不用怕,他們沒多少人,上,殺了他們,將昏君楊廣抓出來,我帶你們回關中的。”

    裴虔通強行壓下內心的驚恐,咬著牙對周圍那些同樣驚懼的叛軍隋兵們,喊道。

    “殺!”

    這些叛軍隋兵,隨即沖殺過去。

    “哼,不知好歹。

    殺過去,一個不留。”

    周瑜見到裴虔通不降,這些叛軍隋兵沖殺過來,冷哼一聲,對身後的那些金銀銅兵們,下達命令。

    “姓周的,你給這家伙 率裁矗 吃緹偷炔患傲恕br />
    俺去殺人嘍!”

    周圍旁邊的典韋,身先士卒,沖在士卒前面,殺了過去。

    典韋如同一頭蠻牛般,持著一支鐵戟,橫沖直撞過去。

    典韋手里的右鐵戟,重達四十一斤,每一戟揮出去,沒有那個叛軍隋兵擋得住。

    噗嗤,噗嗤!

    典韋如同一只凶虎,將擋在他前面的叛軍隋兵,全部殺死。

    他沖到十幾步外,那個剛剛被他投擲出去的左手戟刺死的叛軍士卒身前,拔出這支左手戟。

    “哈哈!殺!”

    然後,典韋興奮的吼道,情緒亢奮,再度沖入叛軍士卒群中。

    典韋之勇,無人可擋!

    再加上那一千多金兵,銀兵和銅兵的攻擊下,裴虔通帶來的幾百叛軍隋兵,很快就被殺的七零八落。

    周瑜和白起兩人,站在殿前的台階上,根本都沒有加入到戰斗。

    “這些都是什麼人?我怎麼都沒見過。

    難道是陛下暗中養的人馬?”

    此時的孤獨盛,望著突然殺出的典韋等這些士卒,在驚喜之余,也很疑惑。

    “啊啊!”

    慘叫聲在殿前回蕩著,這一次淪為這些叛軍隋兵們,成為了被屠殺的對象。

    許風從系統兌換出的這些金兵,全都是百戰老兵,在戰場上能以一當十,那些銀兵同樣不弱。

    只有銅兵武力最差,但單個戰力,也絕不輸給普通的士卒。

    現在有著典韋這頭猛虎帶領,很快裴虔通麾下數百叛軍隋兵,就被殺得潰逃。

    裴虔通見勢不妙,先一步于這些叛軍隋兵們逃走了。

    “該死,怎麼會這樣,陛下的宮殿里,怎麼會有這樣一支厲害的人馬。

    此前我怎麼一點都不知道,真是邪門。”

    逃走的裴虔通,心里越想越是想不通。

    為了這次造反起事,裴虔通和司馬德戡等人,已經暗中謀劃很久了。

    為楊廣身邊的親信,裴虔通自認為,對于楊廣的一切,都了如指掌,卻從來不知道楊廣暗中有這樣一支厲害的兵馬。

    不過,這個時候逃走的裴虔通,已經來不及想這些了。

    他這次,干的可是謀反的事情,這真要是失敗了,他這顆腦袋,絕對保不住。

    “不行,此次起事絕不能失敗。

    現在,我得趕緊去找司馬德戡,讓他率領大軍殺過來。”

    裴虔通帶著殘部,迅速去東城去和司馬德戡匯合。

    這個時候的司馬德戡,率領舊部,已經在東城起事成功,控制了東城門,將城外數萬叛軍人馬放進了城。

    “陛下!”

    許風從殿內走出來,孤獨盛立即上前參拜。

    “平身吧。”

    許風望著眼前這個,對楊廣忠心耿耿的右屯衛將軍,說道。

    “謝陛下。”

    “孤獨盛,你帶著朕的旨意,去西城外大營,聯絡西城大營人馬,讓楊元御領軍入城平亂。”

    許風對孤獨盛下達命令。

    “是,微臣這就去西大營。”

    這個時候,在江都的隋軍,足有八萬之眾,全都是之前楊廣從關中帶過來的。

    一大半都是隋軍精銳人馬,裝備精良,訓練有素。

    雖然,之前楊廣要留著江都,不再返回關中的事情,寒了這些隋軍將士們的心。

    但也不是所有隋軍將領,都準備造反,只是宇文化及,司馬德戡,裴虔通這些野心之輩罷了。

    此時,司馬德戡在城東召集舊部,引城外東大營三萬隋軍入城。

    只有城外西大營的隋軍大將楊元御,沒有像司馬德戡這般造反。

    本來自古以來,造反就是殺頭的大事,這些隋軍即便是對楊廣早就不滿,也不是所有人在短時間內,就能全部聯合在一起的。

    也不是所有將領,都有造反這個膽量的,造反不成,就是死啊!

    “周瑜,白起,典韋,你們領軍,隨朕殺往城東,剿滅叛逆。”

    許風看向周瑜三人,發號施令道。

    “是,陛下。”

    隨即,許風帶著周瑜等人,率領系統召喚出的一千余士卒,直接殺往東城。

    這個時候的許風,花了一萬積分,直接從系統內兌換出一套叫‘戮仙屠魔決’,讓此時的許風,重新感覺身體變得強大無比。

    之前,許風剛寄居楊廣的身體上,就發現此時已經五十歲的楊廣,身體孱弱的很,隨便一個叛兵都能殺了他。

    所以,許風這次不再吝嗇,兌換了一本上萬積分的功法,比許風在大秦時修煉的易經筋,要厲害霸道太多。

    此時的許風,不僅感覺血氣充盈,渾身充滿了力量,更是身輕如燕,體質不輸給二三十的青年,哪有五十歲的樣子。

    “走,去殺叛逆,俺還沒殺過癮呢!”

    典韋忍不住喊道。

    殺戮讓他興奮,他天生就是為戰而生,為殺戮而活的惡主。

    另外一邊,裴虔通率領殘部,在撤往東城尋找和司馬德戡匯合時,遇到了虎賁郎將元禮。

    元禮也是今晚起兵的隋軍將領之一,此時正帶著三千隋軍士卒,準備殺往成象殿,和裴虔通匯合呢。

    “裴大人,你這是怎麼搞的?難道行動失敗了?”

    當元禮見到裴虔通的狼狽模樣時,心里頓時生出不好的預感,趕緊走到裴虔通身邊,低聲問道。

    “被提了,我們都被楊廣蒙蔽了,他手里還掌握有一支精銳的親衛人馬。

    我們剛剛都已經殺到成象殿前了,眼看就能活抓楊廣了。

    沒想到,突然從成象殿內殺出千余名精銳士卒,頓時將我們殺的七零八落,我只好過來和司馬德戡他們匯合了。”

    裴虔通此時還一臉郁悶的,說道。

    “難道陛下早就知曉我們今晚的行動?可是,不可能啊!”

    元禮此時心里也開始害怕了。

    “先別管這麼多了,我們已經沒有退路了。

    這次起事必須成功,不然我們落到楊廣手里,誰都活不了。”

    “正好,你現在帶兵過來了。

    你派個人,去聯系司馬德戡,讓他率領大軍殺過來,免得夜長夢多。

    元禮,我和你帶著這三千來士卒,再殺回去。”

    裴虔通望著元禮,眼神堅毅,開口說道。

    元禮當然知道這個道理,這一次他們可都是把腦袋,拴在褲腰帶上起事的。

    要是失敗,他們必死無疑。

    “所有人,跟我和裴大人殺回去,活抓昏君楊廣,沖啊!”

    接著,裴虔通和元禮兩人,就帶著三千余叛軍士卒,返身殺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