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逆流戰國當名嘴 > 第一百七十二章 針尖對麥芒之舌戰商鞅

第一百七十二章 針尖對麥芒之舌戰商鞅

    直到晚上,甦秦才有機會,隨趙良的引領下,在後府花園見到在中國歷史上稱為變法第一人的千古名相。

    今晚的月光很亮,月光下的商鞅,一個人負手立于樹下,雖然年近五旬,但無論是身子還是影子,都挺立得上一把開鋒的青銅劍。

    趙良緩步上前,拱手道,“侯爺,這就是來自齊國的甦秦。”

    背對他們的商鞅慢慢轉過身來,深陷在眼眶中的眸子射出兩道精光,讓甦秦的呼吸都為止一頓。

    他不是沒有看過大人物,可無論是齊宣王還是鄒相國,都不如對面的商鞅給他帶來這一種排山倒海的壓迫感。

    他定了定心神,這才拱手朗聲說道,“周人甦秦,參見相國!”

    一瞬間聲音恢復了鎮定。

    商鞅靜靜打量甦秦,一步一步向前,在離甦秦一步之距站定,開口道,“免禮,鬼谷先生可好?”

    他聲音听起來倒有幾分親切,不過不問甦秦本人,直接問他師父,讓甦秦心里有些淡淡的不悅。

    “家師很好,”甦秦答道,又小心翼翼的問,“相國和家師有舊?”

    “本侯當年曾經也想拜在鬼谷先生門下,可他說我功利心太重,不肯收留,所以我只好投奔法家門下,”他說到這里上下再次打量一下甦秦,“據趙先生講,除了孫臏外,在鬼谷先生眾弟子當中,你是其中最出彩的一個。”

    甦秦剛想說不敢當,卻听商鞅冷笑道,“今日一見,不過是個毛頭小子,無官無職的閑人罷了。”

    這話讓甦秦臉色一沉,對于遠道而來的客人,商鞅這口吻也太傷人心了吧,果然是霸道宰相,怪不得連趙良這樣睿智之人,都勸不動他。

    趙良連忙解釋道,“侯爺有所不知,甦秦不僅是稷下學宮論戰大賽的魁首,還被當今齊王封為上大夫,並非是一個無足輕重的閑人。”

    商鞅背過身看著浮雲間的月色,淡淡笑了笑,“這些只會動動嘴皮子的人,在本侯看來,一不能富國,二不能強兵,百無一用爾。”

    甦秦胃都快氣炸了,緩了一口氣,這才讓自己的一顆燃燒的心冷靜下來,突然仰天哈哈大笑。

    看他笑得如此肆意,背對他的商鞅沒有任何反應,趙良卻急忙扯扯甦秦的衣袖,讓他控制好自己的情緒。

    甦秦甩開趙良的手,既然商鞅不肯轉過身來,他就直接轉到商鞅跟前去,指著對方鼻子冷笑道︰

    “相國死到臨頭,居然還有閑情對我這個外來的小子冷嘲熱諷,我看相國倒是比在下更像一個閑人。”

    商鞅臉上像打了蠟似的,依舊沒有任何波動,“哦,為何本侯死到臨頭,小子你倒是說叨說叨。”

    他安靜的坐在一個草席上,指指對面,示意甦秦和趙良坐下。

    ……

    甦秦看了看四周,趙良在一旁笑道,“賢弟,這樣偌大的花園里,除了你我三人,並無他人。”

    “看不出你這人還挺謹慎。”商鞅聲音沙啞的說,手指案幾上的茶碗,“這是茶,你喝過沒有?“”

    甦秦哼了一聲,端起一杯咕咚咕咚的咽下,空杯對商鞅一亮,咂咂嘴道,“沒有齊王宮的好喝。”

    看甦秦硬懟他的樣子,商鞅反而嘴角勾起了一抹微笑,重復問,“本侯如何死到臨頭,願聞其詳。”

    “相國何必明知故問?”甦秦身子前傾,盯著商鞅的眼楮。

    這咄咄逼人的無禮姿態,讓趙良不禁搖頭苦笑。

    他請甦秦來,是想讓甦秦當一個合格的說客,而不是一個無腦的激怒者,不過商鞅今日也有些反常,平時他對外來的客人,無論是賢與不賢,都會保持一個容忍的大度。

    可今天他和甦秦,卻有一種針尖對麥芒的感覺。

    商鞅並不回應,依舊帶著饒有興致的目光盯著甦晴的嘴。

    意思很明顯,他就要看看甦秦的嘴到底有多厲害。

    甦秦算是踫到高級無賴了,只得開口道,“相國,你又何必裝傻充愣呢?秦孝公很快不久于人世,你當年割了太子老師的鼻子,太子對你恨之入骨,一旦他上位登基,一定先拿你開刀,你不是死到臨頭又是什麼?

    商鞅听完這句話,臉上依舊沒有表情,只是問了一個問題,“秦國正是靠本侯的變法,才成為七國之首,太子若滅了潁 筒慌慮毓值雇說揭鄖澳歉銎度醪豢暗氖貝穡俊br />
    “你傻呀,”甦秦指責商鞅的鼻子冷笑,他態度又囂張了一份,讓趙良像看怪物一樣看著他。

    “他可以殺了你,但可以保留你變的法。一舉兩得,又有何不可?”

    甦秦直言不諱,“他這樣既賺了民心,又報了私仇,兩全其美。”

    商鞅微微低頭,喝了一口茶後,喃喃自語道,“不錯,秦國百姓對本侯確實心懷怨恨,現在想來,本侯也確實對他們過于苛刻了。”

    趙良起身,端起茶壺給商鞅和甦秦各倒了一杯,坐下後用寬慰的語氣對商鞅道,“侯爺,既然你也知道,失民心者不可久居上位,我和甦秦的意思是一樣的,趁秦孝公現在還在,不如及早提出辭呈,帶家人離開秦國,所謂君子不立危牆之下”

    甦秦也用同樣的眼光看著他。

    商鞅緩緩站了起來。手扶著樹干。在干枯的樹皮上撫摸了一陣。就好像在撫摸過往歲月。

    良久之後才轉過身來。太子影視。等候很久就在觀察了,世人都以為他對本侯恨之入骨。但本侯卻認為恰恰相反。因為他要比他父親更大的野心。而野心必須有實力支撐。縱觀秦國。也只有本侯才能真正助他一臂之力。所以。倘若尚未登機。反而能讓本侯更能大展拳腳。

    這話讓甦晴和趙良听得都是一呆。久久都說不出話來。

    若太子影視果真是商鞅口中所說的這種人。那麼商鞅當然沒問題。可若不是呢?幾個用生命賭明天。

    這委實太冒險了。

    而且更重要的是。作為穿越者。甦秦知道。商鞅最終還是被太子一事。在登記之後五馬分尸。

    所以甦秦也忍不住站了起來。商鞅。你不要太天真了。你的變法就是他最大的實力。而不是你自己。得民心者得天下。殺了你。可得天下民心。這樣才能實施他的野心。

    他只呼喚商鞅的名字,可以說簡直無理到極點,而這次趙陽卻是不動聲色的看著,因為他也發現,或許只有用這種簡單粗暴的方式才能讓相國清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