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曾流浪 > 第179章 流落何處(續)

第179章 流落何處(續)

    人類喜歡總結過去展望未來,期待自己的生活越來越美好。我們從來沒有那樣的習慣,我們只管面對自己的每一個日子,認真地、隨遇而安地過著就行。美好的生活不是期待出來的,也不是祝福出來的,而是一步一個腳印踏踏實實地過出來的。

    出發之前,先認真地思考一番非常必要最為重要。我慢慢地走過十字路口,走到那個我非常熟悉的廣場上。那天的廣場,沒有人走動,只有我一個在慢慢地踱步,運動場內也不見孩子們揮灑熱汗的運動身影。

    大過年的,他們都被關在房間內其樂融融地過年。多麼重要的一個節日啊!一下子改變了平時的熱鬧和繁忙。我走到大街上,都有點不大習慣了。這個時候,我可以在清靜之中慢慢地走著,也可以找一個地方靜靜地待著。反正走出了院落,我是無家可歸的,但也是相對自由的。接下來的生活,該在什麼地方度過,也不能不考慮一番了。

    不論什麼地方的節日氣氛都與我無關,我類似一棵樹或者一棵小草,只是具有生命,不該擁有思想和感情。在人類的視野中,所有的動植物幾乎都是微不足道,都是他們生命征程上的點綴或者插曲。

    他們無視我的存在,我卻要自重,要努力的將生活進行下去。大千世界,誰都有生存的權利,走在山間的小道和城市的大街上,感受的生活都是真切的、具體的。陽光照舊燦爛著,風兒照舊吹拂著,鳥兒照舊鳴叫著,一切照舊繼續著。

    一晃度過了幾個小時,我鼓足了勇氣,要向著城市最為繁華的中心地帶走去。因為臨近過年,大街上的人不是很多,人行道上,我可以一路小跑,類似一個馬拉松運動員,不停地跑著。

    路邊偶爾有人在走動,但他們都無視我的存在,他們不擔心我也不在乎我,我就感到城市的和諧原本就是如此的互相的信任。過去在農村,只要有人看見我這個樣子,不是擺出要進攻的架勢,就是顯得特別謹慎,總以為我會無端地襲擊他們。城里,總有城里的大度,城里的狗,都習慣了默默無聞地前往,城里的人,也都不大在乎我們滿大街的行走。城市,不僅是他們的,也是我們的。我們相安無事地在城市生活著,也就構成了城市和諧的風景。

    曾經听大默的幾個同伴說起他們無意間走進政府機關的事情,想來實在好笑。他們幾個在一個很大的廣場上散步完畢之後,就想著隨便走一走看一看,看見面前一座高樓,十分壯觀十分氣派,他們就想著進去看個究竟。

    “不知道要不要我們進去?”

    “管它吶,前去試一試就知道了,反正我們不是破壞分子,參觀一下總可以吧!”

    它們幾個這樣議論著,就從一些台階上走了進去。門前懸掛著白底紅字和白底黑字的牌子,它們都不認識,就滿不在乎地經過,向著後院走去。這個時候,就遇見了幾個穿著工服的安保人員趕了過來,很好奇地嬉笑著,還不時地嘀咕著︰“這些狗,也真是的,不進來上班也不進來辦事,跑到政府機關干啥!”

    安保人員友善地議論著,沒有一點驅趕的意思。它們幾個走了一圈,見識了一些獨特的景觀,體味了一下嚴肅的氛圍,就匆匆離開了。

    進到城市的最大收獲就是見識了一些在農村怎麼都想象不到的新鮮事情。城市的繁榮足以證明人類的聰明和智慧。他們在創新,在奮斗,于是就過上了好日子,如同我這樣渾渾噩噩地打發時間,過著無聊的日子,自然就只能為了生計而奔波著。

    ----想的太遠了,還是想點現實的吧!

    公交汽車照樣滿大街跑著。“都辛辛苦苦跑了一年了,怎麼就不停下來歇息幾天呢?”看著一輛輛發出轟隆隆的聲響、快速向前疾馳的公交車,我就不由地想。與之同時,我也想,假如能允許我們狗類也可以乘坐公交,那就算城市的一大進步了,可這個想法終究太天真,或許永遠都難以變成現實。

    一口氣跑了很遠,我就改為小步快走。大街兩邊做生意的百貨店、餐館和煙酒店都關門了,顯得冷清了許多,但前邊一個地方的人卻很多,不是提著行李包,就是拉著旅行箱。他們怎麼還這樣匆匆忙忙地奔波著呢?我感到好奇,就慢慢地走了過去,想認真地看個究竟,也想趁機給自己找一個可以落腳的地方。

    說來也非常奇怪,那個地方的人都是前擁後擠地向外走,沒有一個進去的人。我仔細一看,原來是汽車站。

    “快點,快點,再堅持一個小時就回家了!”

    “我實在走不動了,別那樣著急了,慢慢走,反正趕得上!”

    一個男人在前面快步地走著,一個女人在後面艱難地追著。他們都帶著很多東西,好像要從一個地方搬家回來一樣。他們說著就從我的身邊快速地離開了。

    那個地方一直有人走出,我就感到好奇。能不能進去呢?我需要先沉思一下,有些場合,對我們的進入是嚴格限制的,那麼我就只能遵照執行了,既然他們不要我們進去,我就只能在外邊遠遠地看著,千萬不可冒然撞入自取其辱了。

    等了大約十分鐘左右,我看到並沒有限制我們入內的告示,門前沒有人在檢查或者阻擋我們,那樣就可以壯膽進去看一看,不說別的什麼驚喜,至少可以在里面避避風,打發將要來臨的又一個嚴寒之夜。

    幾乎沒有遇到一絲曲折,我就走進了那個大廳。說是大廳,卻只有幾排木椅子,為數不多的人好像在等著什麼,更多的人都是步履匆忙地走著,經過了大廳走到了外邊。

    畢竟是人類生活的場所,我能夠進去就是他們對我的一大恩賜了,在顯眼的中心地帶是不能久留的,我只好選擇在一個相對偏僻的角落里趴下,恢復體力,養養精神,也觀察那個新奇地方的一切。

    看樣子有幾個工人員在大廳里心不在焉地走動著,他們好像檢查著什麼,但對我卻是視而不見,也沒有表現出要立即驅趕的意思。謝天謝地,他們算是有點愛心的人,我不由地為他們的寬容大度而心存感激。我靜靜地趴著,看著眼前的一切,除過人在走動,就是幾個人坐在椅子上不是吃東西就是閉目養神地打發著時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