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駙馬乃紅顏 > 第170章 表親?

第170章 表親?

    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

    “啊哈”

    “這都睡了九個小時了,怎麼還覺得困呢,腦子也昏昏漲漲的,啊哈,不會是被那毛丫頭打出毛病了吧?”

    嘴上如是說,師中泰臉上卻沒絲毫的擔心,一手托著下巴一手拿著筷子夾菜,一邊兒吃嘴里時不時的還打著哈欠,困到極點還能擠出幾滴眼淚,不過這卻半點沒影響到他吃飯。

    “公子爺,要不小的去請個大夫來家里給你把把脈?”

    一旁伺候的貓四臉上堆著笑,很有眼色幫師中泰夾菜盛湯,“就當請個平安脈也成啊,你說是不是?”

    “啊哈”

    這都不知道是第幾個哈欠了,師中泰眼楮都紅了,若不是被餓醒他也不會流著眼淚吃飯,不過也確實奇怪,明明自己睡的已經夠久了怎麼身體還這麼困,簡直就是不正常。

    “算了,我去洗把臉清醒清醒,再這麼睡下去我這身膘可就軟了。”

    “那小的伺候公子爺洗漱。”

    爺說什麼就是什麼,貓四可不會在師中泰耐性最差的時候來駁他。

    接過貓四手中的毛巾,打濕後又洗了一遍臉,這才擰干重新擦拭,突然想到昨晚回來的太晚,就沒去找何汝蓮,她父親的事兒還沒來得及告訴她。

    “何姑娘呢?”

    “何姑娘一大早就出去了。”

    “出去了?”

    將毛巾丟給貓四,師中泰還沒睡醒的臉顯得還有一點迷糊,“她去哪了?我這沒注意,都感覺好幾天沒見到她人影了。”

    “小的也不是很清楚,就知道她是在何老伯的事情。”

    “何久翁?我找她就是要跟她說這件事呢,她爹的死因已經查明了,凶手也已經抓到了,還想著讓她高興高興呢。”

    聞言貓四沒有一點兒驚訝,反倒是笑了笑,道,“這件事何姑娘昨日便跟我們說過了,我們也都很替她高興。”

    “跟你們說過?這事她知道?”

    “嗯,就是昨天,昨天午時後她從外面回來,一臉的激動,就把這件事告訴我們了,而後放下東西就又跑了出去,說是出去辦點事。”

    貓四撓了撓後腦勺,皺眉繼續道,“昨天晚上她都沒回來,興許是忙了一晚上吧,方才回來換了件衣服便又出去了,也沒說要干什麼。”

    “她昨晚沒回來?我去,我回來見她屋子里沒亮燈,還以為她早就睡了呢,原來是一晚上沒回來的緣故。”

    師中泰有點迷糊,“那她干嘛去了,一個大姑娘,大半夜的在外面瞎溜達,她就不害怕?”

    貓四眼珠子轉了轉,有意無意的瞥著師中泰的表情,臉上猶猶豫豫的好像是有什麼話想說又不敢說。

    “有事你就說,別賊眉鼠眼的偷瞄我,我又不是老虎,難不成還能吃了你啊!”

    雖說沒看貓四,可余光的範圍還是很大的,貓四那偷偷摸摸的神情一點兒也不隱蔽。

    “其實,其實何姑娘早上是跟一個男的一起回來的。”

    啥玩意?

    在師中泰震驚的眼神中,貓四低著頭吞吞吐吐繼續道,“那,那男的站在門口,等何姑娘出去,兩人便一起走了。”

    “何姑娘沒說那人是誰嗎?”

    貓四搖了搖頭,“沒有,何姑娘只字未提。不過,不過小的之前見過那男的。”

    “你見過他?誰呀?”

    “其實公子爺你也見過,名字小的不知道,不過小的記得很清楚他是大理寺衙門口守衛的官兵。”

    “大理寺?”

    衙門自然會有守衛的,不過師中泰卻也不記得大理寺衙門守衛的士兵長什麼模樣,不過何汝蓮怎麼會跟他攪合在一起,還一起進進出出的,這里面不會是有什麼事吧?

    貓四還以為師中泰會很生氣,自己的女人被人搶走了,這換做那個男人都會受不了,可現在看師中泰的表情,好像並沒有自己想象中的那般嚴重,難道只是何姑娘喜歡公子爺,公子爺不喜歡何姑娘?

    “說不定那人是何姑娘的表親,公子爺不必擔心什麼。”

    “我擔心什麼,我有什麼好擔心的,那男的是何姑娘的誰,又關我什麼事,你這話說的好像我見不得何姑娘有其他男的似得。”

    狠狠地瞪了貓四一眼,本來還想屢屢二人是什麼情況,經貓四這麼一問,師中泰突然覺得自己這無異于吃味的心思,便豁然扔到一邊兒不再想了。

    貓四被狠狠地一頓訓,也不敢再胡亂說話,心里卻認定公子爺和何姑娘之間絕對有問題,至少不會是像公子爺嘴里說的那般干淨。

    刑部衙門。

    “敢問大人尊姓大名,在哪個衙門辦什麼差?”

    “鄙人師中泰,在軍器監擔任監丞一職。”

    “師,中,泰”

    不等錄事官將泰字寫完,錄事官便一臉震驚起身,上下打量了師中泰一番,問道,“你就是被選為駙馬的師中泰師大人?”

    “正是鄙人。”

    “久仰久仰,師大人的名諱卑職早就耳聞,今日一見果然如傳聞中的那般風流倜儻。”

    得到師中泰的肯定,錄事官便滿臉諂媚的笑容,眼角的皺紋一層一層的,堪比登山石階。

    好听的話听得多了就不覺得激動,尤其是別人听說自己名字的方式,心中不忿,面上師中泰客氣道,“哪里哪里”

    “不知師大人今日來刑部所為何事?”

    “求見尚書吳大人。”

    錄事官眉頭一皺,道,“那真是不巧了,方才吳尚書才傳下話,謝絕今日所有來客。”

    謝絕來客?

    “敢問在我之前可有什麼人求見過吳大人?”

    錄事官笑了笑,搖頭道,“這個卑職就不便告知了,今日吳尚書不見任何人,還請師大人改日再來吧。”

    “既然如此,那我便他日再來,多謝大人,告辭。”

    一邊兒往外走,師中泰一邊兒回頭望衙門里瞧,吳思明謝絕來訪,看他錄事官的意思前腳肯定有什麼人先進去了,而後吳思明才會如此,看來這個人相當重要,只是不知那人是誰。

    刑部後堂書房。

    “還請大人為我爹伸冤。”

    將手中的賬簿合攏,吳思明面色有些凝重,之前皇上也只是吩咐查明何久翁的死因,現在凶手也已找到,卻又無端升起另一件案子。

    “何姑娘你先起來,這本賬簿雖記載詳細,本官也需要派人落實查明,若你爹真的是被人冤枉的,本官自然會還他一個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