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世子的崛起 > 第三十二章、魏朝仁

第三十二章、魏朝仁

    “雖然這兩日不讓人上樓能增加神秘感,那是因為現在名氣還不足,我估計再過兩天就會有你攔不住的人來。”李業對嚴昆道,秋兒和月兒跟在他身後,安安靜靜听著。

    此時已經黃昏,他們所處之地是听雨樓後堂,德公和她的孫女已經走了。

    “到時候你就按我說的跟他們說。”

    嚴昆嚴肅點頭,然後認真听起來。

    “世子吩咐的老奴一定會照辦。”听完後嚴昆長揖道。

    李業點點頭︰“若是出什麼事實在處理不了就找我,我一般在王府或者听雨樓。如果找不到我就听秋兒的。”李業說著把身後的秋兒拉上前。

    嚴昆一愣,猶豫一會兒︰“世子,這”

    李業抬手打斷他的話︰“我知道你想說什麼,畢竟秋兒年紀小,而且只是個女子,你這樣實屬正常。但你只要記住,如果你信不過秋兒的時候就信我,相信我的選擇,相信我的眼光,明白嗎。”

    嚴昆沉默了一會兒,鄭重點頭道︰“明白了世子,若有那般境遇,我們就听秋兒姑娘的。”

    李業笑著拍拍嚴昆的肩膀,明顯感覺到秋兒的手握得更緊了,他翻過手腕,輕輕撫摸她的手背才讓她放松下來。

    “以後每一位來望江樓的客人都要奉上免費的香茶,話要說得漂亮些,盡量沾點文氣。”李業接著交代。

    “可是世子,這香茶可不便宜”嚴昆肉疼的道。

    李業當然知道不便宜,這香茶和後世的茶葉不同,搗碎的茶葉只是其中配料之一,里面還要加油鹽,花椒,八角等各種香料,然後煎煮而成,成本很高,他自己喝不來,但這個時代的文人墨客就好這口。

    “這是必須的,我們必須拉高門檻,不然以後這樓容不下那麼多人就會出亂子。酒樓所有菜價也要漲,每隔五日就漲半成,直到漲一半為止。”李業一邊搓手一邊說。

    “可世子,這樣客人會不會不滿。”嚴昆有些擔憂。

    “放心吧,有些東西是本能。就跟飛蛾看到火光就會撲過去,之所以讓你提供免費的香茶就是因為人也有很多本能一般的行為。會先看到能佔的便宜,然後再思考得失,這種考量的次序絕大多數人都是改不過來。”李業信誓旦旦。

    也正是如此,後世才會有那麼多的各種打折,優惠券等等,其實多數情況人們並沒有佔到便宜,而且早已厭倦這些促銷。但因為這個考量次序的存在,無論你一開始是多麼討厭或者鄙視,最終大多數人還是本能的踏入那些圈。

    這是一種本能,人身為動物趨利避害的本能。

    客人會先想到免費香茶,然後就少有人會去考慮菜的價格了。嚴昆似懂非懂,但想到世子總是料事如神,連忙答應下來。

    處理完事情走出听雨樓時,李業松了口氣,天還很冷,差不多他也可以恢復以前閑散的生活了,王府的經濟危機到現在解除大半,接下來他可以和以前一樣,安安逸逸混日子,直到四年後分封京都之外,然後瀟灑一生。

    他已經想好了,想辦法推脫王憐珊的婚事,到時他就不涉入朝政之事,再遠離京都,從此沒人知道他李星洲,他也不會千夫所指,寸步難行。在外地建府,然後娶秋兒和月兒,她們是奴婢出生,不過李業不在乎,也算給兩個可憐的丫頭一個身份。

    在那之後接濟當地百姓,多行善事,安安穩穩過完一生。

    何昭揉了揉發漲的太陽穴,年關將近,開元府許多積壓公文事務必須在年前處理完。本來就嘈亂,令人頭疼,可偏偏這時候朝中也為如何處置魏朝仁的事情吵鬧得不可開交。

    秋收時遼人南下,關北節度使魏朝仁奉旨率關北軍四萬余眾北上,結果敗在遼人手中,新州城、漠洲城、石子河縣、沙縣等十二城被破,慘遭遼人屠戮,生靈涂炭,慘絕人寰。

    最令人不能接受的是根據當時前鋒戰報,遼人兵甲不足萬。也正是如此陛下龍顏大怒,撤除魏朝仁關北節度使之職,押解進京。

    朝中大臣也為如何處置魏朝仁的事吵得不可開交。

    有人主張殺魏朝仁,有人主張不殺,這幾日每天早朝都在爭這事。主張殺的人以參知政事羽承安為首,認為北方十二城告破,數萬百姓慘遭屠戮,大景顏面掃地,于國于民都應該殺,以儆效尤。

    主張不殺的以樞密使冢道虞老將軍為首,認為關北是和遼人交兵的最前線,情況復雜凶險,除了已經鎮守十余年的魏朝仁沒人能坐鎮。

    這幾日雙方在朝堂上吵得不可開交,陛下也左右為難,但事情絕對會在年前有定論,因為鎮守關北的人不可能長時間空缺,現在北方天寒地凍還好,等到來年開春遼人說不定又會來犯,屆時必須有人坐鎮北方。

    雙方都想拉攏何昭,但他不站任何一邊,很多人以為他這是玩弄權術,待價而沽,其實是因為自知不通曉軍事,如此草率貿然決斷他做不到。

    而且魏朝仁是關北節度使,朝廷二品大員,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定論的。

    正當他思緒神游的時候,府里總管敲門進來。

    “老爺,小姐還是不吃肯東西。”

    何昭頭更大了,怒拍桌子道︰“不吃東西!她還想怎樣!反了她,早就跟她說過不要去招惹那李星洲,可她偏偏不听,好了傷疤忘了疼!”

    何昭一邊說一邊往外走︰“結果前幾日她還私自跑去找那李星洲,我不過將她禁足在家中,你說這事我有錯嗎?”

    “老爺當然沒錯。”總管快步跟著,連忙回答。

    “哼,不就是禁足嗎,她有什麼好鬧的,還嫌自己闖的禍不夠多麼,這次我這個作父親的一定要好好訓斥她一番!”何昭怒氣沖沖的道。

    總管跟著點頭︰“那是自然,那是自然”

    “咳,你等在院外,我自己進入便是。”走到小院門前,何昭擺擺衣袖,嚴肅的道。總管恭謹的等在院外,他昂首闊步走了進去,“我這就去訓訓這不懂事的丫頭!”

    總管站在院外搖頭,這情境他都不知道見多少回了

    ()